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 双刀入红尘
    “我都不认识你,你话太多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墨昙心丝毫不顾及沈红衣沈家五少爷的身份,他是沈家的五少爷,又不是我的。

    沈红衣被墨昙心凶了一把,乖巧许多,想问又不敢,只好跟在身后,左瞧右瞧,好像要在这人身上看出一朵花来。

    墨昙心被他这样看两眼,觉得更加烦躁不安了。

    两马正要过沈府假山,突然从他们身前冲过四骑,穿着沈府黄羽蓝羽服饰,墨昙心微微皱眉,不过两息,斜刺里又冲出一人一马,马是沈家黑羽的骏马,人是太平道“六绝”之一的云平,以一口阔剑扬名,因为视力极佳,被人称为“目绝”。

    云平一见沈红衣,立刻笑道:“五爷,太好了,你还在。有人攻入府中,大爷让我来保护你。”

    他又看向墨昙心,兴奋道:“墨兄,你也在啊!”

    墨昙心不发一言,想要尽快驱马离开,帮完后山的事,他就要去追三凶了,还有刑事司的麻烦等他去解决。

    而且,他并不喜欢云平,总觉得他的一言一行有种难言的虚伪。

    “云捕头,我们要去后山帮我大哥。“沈红衣兴奋道。

    ”正好,我也一起走吧!大爷交代我保护五爷。“云平勒马调转方向,顺势跟在墨沈二人身后。

    墨昙心把沈红衣拉到自己身侧,用自己把他与云平隔开。

    风声微,雪满天。

    三骑眼看马上就要过了假山,沈红衣少年心性,快马加鞭,超过墨昙心,得意的回过头来,想要跟墨昙心炫耀一番。

    刚从脸上冒出的一点得意,在看到墨昙心身后的刹那,突然消失了。

    墨昙心看着沈红衣回过头来,他的眸子明亮,有种没经世事消磨的真,还有他的眸子里,那道从身后而来的剑光。

    剑光太快了,云平从马上跃起,正是沈红衣回头的时刻,墨昙心发现沈红衣眼中的那抹影时,两人间的距离已不足两丈。

    沈红衣惊叫一声,手一扬,将平时藏在袖中的一块美玉打出,玉剑相触,登时崩碎。

    沈家五爷的功夫颇有独到之处,他年纪不大,武功要远强过江湖同龄之人。

    因为这一下,云平剑锋微偏,攻势一滞。这一招,慢了半拍,墨昙心在生死边缘捡回了一条命。

    刹那,快刀出鞘,墨昙心以刀鞘一拨云平快剑,身形空中一转,同时刀划半圆,直向云平脖颈而来。后者一声轻笑,足尖在马头上一点,险险避过这一刀,身形掠向沈红衣。

    沈红衣本来看着墨昙心那一招使的实在漂亮,正要拍手叫好,突见云平朝自己扑来,心下一惊。

    立刻驱马就逃,他武功虽好,但是与云平墨昙心这种多次血战经历生死的人来说,实在有几分差别。

    突然云平转身,一剑隔开一物,却是墨昙心连弩一轮快射,十支短箭挟风射向云平,后者惊觉,回身数剑,剑光如皎皎月影,荡开所有箭。但也错失了抓住沈红衣的机会,就在这一瞬间,墨昙心已驱马到沈红衣身前。

    “老墨。“沈红衣想要说什么,但是还没有说出口,墨昙心已一拍他座下的马,护着他进了后山。独自留下面对云平。

    雪越下越大,两人头都已白。

    ”那天的雪没有今天大。“墨昙心淡淡道。

    云平的这一剑,他曾经见过,这一剑,让他差点死了两次。

    “那天的夜比今天冷很多。“云平也毫不避讳,笑起来,一边笑,将他那把阔剑插在地上,拧动剑柄机拓,从三尺阔剑中又抽出一把细剑,与那日刺杀墨昙心聂清的剑是一般制式。

    “你到底是什么人。“墨昙心看着他抽出剑,解下身后背包,放下刀鞘,以拖刀姿势握住手中的快刀。

    云平这样的人,可算是真正的杀手,与这种人的决斗,一招都嫌太多。

    “山海之上,世有奇观。“云平单手握剑,作势欲刺,右脚在前,左脚在后,让墨昙心想起击剑,只不过这不是比赛,这一剑中在身上,无论怎么样,都是一击毙命的,他的刀也同样。

    “山海观的人,倒还真是少见。“墨昙心不知道沈府的后山中,还有一大批山海观的强手在攻山。

    “不少见了。”云平一声轻笑,脚步如猫般轻灵,围绕着墨昙心转起圈子来。

    墨昙心眼光轻移,脚步却不动分毫,他就像是一尊冰雕一般,整个世界在他眼中,唯一移动的唯有猫一样的云平。

    两人一静一动,一方永恒,一方变化。

    墨昙心眼光不再随着云平转动,这已没有意义,云平已快转到他的身后,在云平眼中,墨昙心的身体一面满是破绽,一面又完全找不到丝毫破绽,所以他在寻找,在最坚固的一方寻找到哪怕一丝缝隙。

    墨昙心看了一眼面前的漫天飞雪,远处沈府的屋舍上满是银白,整个世界都变得温柔起来。

    墨昙心闭上了眼睛,这种生死决战的时刻,他竟然闭上了眼睛。

    “你知道吗?我其实很嫉妒你,你一个小孩子,武功却已到达这个地步,不知受过多少名家指点,真是好运气。”云平苦笑一声,转到墨昙心身后,寻找契机。

    但是此时在墨昙心的世界里,这些话完全没听见,他的内息运转,视觉已封,嗅觉也已被他可以封住,只留下听觉与触觉,他的触觉与听觉极度的灵敏。

    他听见雪落在身边的声音,感受到云平的衣袂摩擦着空气的流动。

    蓦地,一片雪花落在他的刀身上,发出一声清响。

    身后双手握刀的那处风流一动,一股气刺破周围的空气,直冲墨昙心的后腰。

    雪花落在刀上的声音瞬间变的爆裂,墨昙心猛地睁眼,雪花疯了一般的打在他的刀上,打的“叮叮“作响。刀划破空气,仿佛连空间也要划破。

    墨昙心右脚左转,划出一个半圆,恰好避过云平刺来的一剑,刀挥下,比雪打在刀上的声音更快。

    刀斩过,天地依旧一片飞雪,墨云两人周围一丈落雪被一扫而空,划出一个圆。

    刀回鞘,云平仍然保持着细剑前刺的姿势。

    墨昙心骑上马,向后山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