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不退
    这马车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股难闻的味道,我揭开马车上脏兮兮的帘子,不满的冲刘老三道:哎!这马车上什么味啊?干啥用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是镇上灵车,我那飞剑返厂保修了,没办法载你,凑合用吧!”刘老三转过他那张鞋拔子脸,冲我道。

    “我……”我只觉一声声“卧槽”在心里冒出,突然马车窜过一条弯道时,一个漂移,直接把车厢甩出,车底就是万丈悬崖,惊的我胸前大划一个十字,口中直念“阿弥陀佛”。

    要不是刘老三手里捻诀,直接用道法在车底搞了个四丈的法阵,男主角都要挂在第一章。:

    他这么一搞,我实在是受不住了,早上的油条豆浆还是没保住。

    “你他妈要去投胎吗?”想着我那买早饭的四个铜钱,我破口道。

    “哎呀!要迟了,迟了就要坏事了,人命要紧啊!”刘老三拿着马鞭,大力的抽着拉灵车的马,马拼了命的跑。

    “到底怎么了?”我有点不耐烦,我挺讨厌这种净说废话,故作悬疑的家伙。要不是老相识,早就K他了。

    “哎呀!就是镇上来了个虎妖嘛!干了大半年,结果前两天他老板带着钱和小姨子跑了。这虎妖要不到工钱,本来上客栈三楼寻死。我们要上去救人,结果底下一楼来了三个打劫的黄鼠狼。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好?只能请你过去看看。”刘老三一口气连珠炮一般说出这档子破事来,真是难为他了。

    我躺在灵车里,摸着刚才马车漂移撞出来的伤,内心毫无波澜,怎么解决?直接上啊!《寒山妖精保护法》又不保护抢劫的。

    马车又抖了半小时,我寻思着再抖午饭都要出来了,转念一想,不对啊!我还没吃午饭。想到这,不禁有点饿,我又把头伸出去:“哎,老刘,中午饭你请啊!”

    “把事办了,怎么都行。”有时候我就喜欢我的不要脸和老刘的爽快。

    终于,马车到了市集,只见一间五层高的大商楼外,停了有十数辆各色马车,周边地区的修行捕快们都严阵以待,有拿刀的,耍剑的,持枪的,还有人拿着个紫金葫芦,大哥……你进错片场了吧?

    除此之外,还有周围里三圈外三圈围着的吃瓜群众,有人还搬来了小凳子,对于这种人间悲喜剧,有些人总是乐此不疲的想凑凑热闹。

    人们一看见那辆灵车来,都自动的让开了道。

    坐在马车里,我就听见人群里有人悄声道:“看啊看啊,远近驰名的大忽悠来了。”

    “真是他啊?传说长的好丑呢?”

    “这人靠谱吗?”

    “死马当活马医呗!能救是缘,救不了也是一段孽缘哪!”

    从马车中走出,我鼻青脸肿,走道都有点晃悠。听见那些见识浅陋的刁民之言,抱以鄙视一笑,大踏步走进了这五层商楼,身后跟着数个手持法宝的捕快。

    嗯……现在我看到的这个情形……有点诡异,所以我打算让店小二叙述此前发生的事件,毕竟他亲历了此次啥啥啥镇抢劫自杀事件。

    “哎……该你上了。”

    “哦……哦……小的明白……马上。”

    “你化什么妆啊你。”

    “各位看官,小的名叫王二,是本商楼第一层再来一桶饭馆的跑堂,本店的宗旨就是服务他人,快乐自己。而且,本店的特色菜码极多,比如: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

    我一听他要报菜名,赶紧打住,道:“说正事。”

    “哦……哦……职业习惯,抱歉抱歉。”

    王二调整了一下,开始讲述。

    “早上我正在给客人端饭,突然一条大汉,哇呀呀呀冲进来,腾腾腾就上了三楼。不多时,只听得三楼上传来阵阵哭声,原来是那汉子要跳楼。我们掌柜大惊呀,他是个老牌好人,直接摇了店中千里传音铃。”

    “那几只黄鼠狼呢?”

    “稍安勿躁,掌柜摇铃不过一刻,楼中又来了三个黄衣汉子,长的贼眉鼠眼,他们拔出快刀,然后抢劫了好几个商铺,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术法,其他人都没有摇铃。乖乖由着他们抢,结果三人打劫累了,非要在我们这里吃面。咕噜……咕噜……”

    “喝什么水,然后呢?”

    “这不面刚做好,附近修仙的大爷们就驱车来了呀!本来是要救那汉子的,结果那三人觉得是我们摇了铃,又说我们面做的难吃,让掌柜的和大厨互扇耳光,一人数着,还要其他食客唱歌助兴,拉着小人谈人生理想,最后道爷你就来了。”

    情况大概也就是这么个情况,我刚进楼就听见一阵“啪啪”声,一段老母鸡死前那种高亢的歌声,简直就是被死神亲吻过的嗓子,还有一人拉着小二打扮人物,谈些什么未来啊!梦想啊!自食其力什么的,诡异的慌。

    我看着他们,他们看着我,他们开始瞪我,我一双死鱼眼懒得一瞪。

    看着这三只有志气,想靠抢劫发家,实现人生理想的黄鼠狼,我漠然转身,上了二楼,身后的几个修仙者借着道法掩护,一哄而上,对三只黄鼠狼饱以老拳。

    我登上三楼,就看见了那只魁梧虎妖坐在栏杆边,哭红着眼,想死又不想死的样子。

    “虎哥,下来吧!”我轻声轻语道,我实在心里很厌烦这种哭哭啼啼的爷们。

    那只虎妖看见我,哭的更加厉害了,诉说着他的被骗经历。

    一般寻死觅活的都是这种修成形的妖怪,动植物成妖精的几率就和这世道逛街捡钱一个几率,一群几百只,有一只偶然或者受人点化悟了点道,有了法力。后来法力够了,量变机缘巧合之下再产生质变,化成人形,又是一夜回到解放前,耗光所有法力。

    没了法力,这种刚化形就从山沟沟里跑出来的妖怪,不懂人情世故,傻的可爱,一直是坏人的重点欺负对象和寒山的重点保护对象。

    “你这化形几个月啦?”我再次轻声轻语的问道。

    “一年了。”那虎妖扭头道。

    我装模作样掐指算了几下,心里有了数,没有客气,直接小跑过去,一脚把他从三楼踹了下去。

    只听楼下传来一阵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