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杯清酒
    海上浮族,与陆地无二的绝代繁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祭祀名单已出,祭祀团卫队在各处船只上,将选中的人抓上一只特质的祭祀船,山上有各种各样的人,有垂垂老矣的将死之人,有天真无邪的孩子,还有貌美待嫁的女子,有精壮的男子。

    他们的名字都是被祭祀团的长老们刻在龟甲上,他们的人也被一个一个接上船,有人兴奋,为自己可以被献祭给神明而兴奋,还有人痛骂,有人发呆,有人在暗中哭哭啼啼。

    他们即将要前往人生的终点,在哪里,彼岸的神明在月亮里驶出高达数十丈的巨大楼船,带他们前往天堂神国。

    有人信这些要人命的鬼话,可是也有人不信,他们不愿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神明,他们只相信眼前的事,是异常的无聊与荒唐。

    一只小船缓缓驶到云玦部落的船上,利用绳索攀上大船,云玦部落的船只在船队的外围,船体狭长,风帆高挂,以轻快见长。这片大海下,没有人能快过他们的船只。

    卫队有六人攀上船只,向部落首领云奇看了祭祀团的龟甲,云奇的眼神刹那间凌厉起来,像海中嗜血的海龙一样。

    卫队的几人吓了一跳,急忙向后退去,但是看他没有动手的意思,胆子也大起来,为首的一个头领把头伸过来,悄悄道:“云首领,这是长老们接受神谕得到的,你不是要违背海神的旨意吧?”

    云奇收敛起严肃神态,缓缓道:“是,海头领说的是,是我不懂事了。”

    为首那人嚣张起来,大笑道:“这才对嘛!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说罢向船中走去,云奇的几个将领看着他,有些不解,好像以往的祭祀首领没有这么大反应啊?这次是怎么了?

    很快他们就知道就了这么回事,因为不过一刻,他们看见这些卫队带着云奇最疼爱的小女儿云柔走了出来。

    “喂,你们干什么?”云奇手下的护卫和将军拦住去路,拔出了刀,船上还有十数人也都搭上弓箭,紧盯卫队们。

    云玦部落中人,一直都非常喜欢云奇这位温柔善良的女儿,部落上下,把她当公主宠爱都来不及,此时竟然要把她当做这场祭祀的祭品,实在让他们不能接受。部落中人也都受他影响,对于这种祭祀抱着一种仇视的态度,也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的船队才被安排在这种地方。

    也是因为这样,部落中的人与大祭司的关系很是不好,有很多人都排斥那位大祭司的存在,当面顶嘴的事也有不少。

    这个时候那个狗祭司竟然把他们的公主要拿去祭祀?这超出他们的底线了。尤其是云柔脸上泪痕犹在,楚楚可怜,满脸都是不愿意。

    “你们要好什么?这是要造反吗?首领都发话了,几只狗在叫什么?”卫队领队一看人这么多,本来已经有点怂,转念一想,云奇自己都点头了,他们算什么,而且这事是由神决定的,这些人给他们十个胆子,都不敢背弃神明。

    他的心里这样一想,面上更是显的轻浮,其他人见他这副样子,都是愤怒异常,有人就要扑上来一刀杀了这人,被身边的人拦下来。

    “怎么了,还要杀我?我可是祭祀长老们特意指定的卫队领队,是神选之人,你们要违背神的旨意吗?”

    云奇只是默默站着,不说一句话。

    “狗屁的神明,我们敬他为神明,他才是神明,我们不敬他,他算是什么?”说这话的是云奇的近身护卫队长司空述,一个非常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以骁勇著称,不过二十岁,已是云奇非常重视看好的人之一。而且,他暗地里喜欢云柔,这也是部落中其他人都知道的事,此时叫他这个样子,不禁都叫起好来。

    云柔泪眼婆娑,也是感激的像她看了一眼。

    美人注视之下,司空述感觉心神一荡,内心更是坚定了下来,今天哪怕是拼死也不让他们带走自己的爱人。

    “你是想造反吗?来人,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也给我绑起来,交给祭祀长老们发落。”领队看着司空述威风凛凛的样子,也是有点害怕,慌忙叫道。

    其他几个卫队里的人已过来拿着铁链要绑司空述,一众将领卫队立刻拥过来,护住司空述,有些人包围住卫队,双方有要动手的架势,船上其他的人也拉紧了弓弦。

    “大家好好说话,不要动手。”云奇突然上前拉,拉住领队的手,劝慰道。

    “述儿,快向领队道歉,磕头认错。”云奇沉声道。

    “我没有错,为什么要向他认错?”司空述说着,乘其他几个卫队成员被人挤住的间隙,一把拉过云柔,把她护在自己刀下。云柔一下子脱离卫队控制,吓的呆住了,紧紧抱着司空述,软玉在怀,司空述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管他什么神明祭司,今天,没有人可以动云柔。

    “你竟然敢抢夺祭品?”领队大吼起来,他这一吼,立刻引的其他卫队成员上的人上来,不过片刻,又有几十人到了船上,要来抓祭品,一时间船上更是剑拔弩张,争吵不绝。

    “大家好好说话,千万不要动手。述儿,快道歉,大家都是浮族之人,今天这祭祀也是理所应当。”云奇这样说着,却是把领队拉的更紧,好像怕他跑了。

    “如果今天的祭祀是以柔儿为代价,那我宁愿不要做这浮族之人。”司空述说着狠狠的啐了一声,船上的云玦部落人看见,也纷纷应和,立刻满船响起一片啐声。

    他们部落多与辛国打交道,和浮族这种种族部落众多,是不是还互相背叛攻伐的一盘散沙相比,更多人还是更想当个辛国人。

    慢慢的,卫队中有人看着这个样子,感觉有些不妙,想要逃走,结果被人拦住。

    “好好手,不要动手。”云奇又不合时宜的喊起来,他虽然这样喊着,却给船上二层的弓手一个眼神。

    弓手立刻会意,一箭精准的射到了领队的眼窝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