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四章 兄弟
    ……近来数年,大师姊一直出门在外,数日前方才回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路过此处,小居两日便回了村庄。”孟郑娘牵着马,陪着赵政,边走边说,一路林边的小药园行去。

    孟郑娘说些什么,赵政没太在意。心中高兴,一路乐呵呵的,偶尔嗯哼一声。以此回应少女述说。想来也是,自小起,赵政女玩伴就少,回到咸阳后虽有些女侍,但这性情多变,话语滔滔的小娘子又岂能与呆偶般的侍女可比拟的,而幼稚时的女玩伴,又岂能与此时身边的少艾相比。心中窃喜,怡然自得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拿棍棒敲晕了事。这不,身边的少女就直接抬脚,也不见怎么用力,一脚就把赵政踹到了路边的草丛里。

    “有人暗地放箭,快寻一安全之地藏身!”刚翻过身来,正欲开口说语,孟郑娘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随即就听见突突的破空声。箭矢已到孟郑娘近前。赵政心中一紧,直接伏在地上,不敢妄动,眼光却四处打量。孟郑娘避过数支箭矢,出掌轻拍马背,喝了一声:“快跑!”紧接着双手探出,各击落一箭。

    “突突突”破空声大作,一片箭矢如乌云般急射而来。一声娇叱,就见孟郑娘腾空而起。双手分击,又击偏数支。孟郑娘身体居然在半空中打横,翻滚中两袖一扬,就见两点乌芒激射而出。身子却向地面坠落,堪堪避过箭雨。没有停留,半蹲着身子就地翻滚几下,直到一方巨石前方止。看着前立足之地早已被一片箭矢覆盖,孟郑娘手扶巨石,背靠石壁缓缓直起身子。

    赵政看得肝胆俱寒,心悸不止。见少女躲在一块巨石后,那巨石高及成人,可避箭矢。没有迟疑,当即就着树密草长之处,伏地爬向巨石。学着孟郑娘样子,赵政背靠石壁缓缓直起身体。惊魂未定的问道:“好生凶险,可是汝之仇家?可是他们前来复仇?”

    孟郑娘摇了摇头,缓缓说话:“我没有仇人!就算有,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必然是汝的仇人!汝没看见放箭者有十四人之多。且有多无少!”

    “兹”的一声,赵政拔身随身佩剑把在手里,目光却打量着周边。望着里许外的房舍和数里外军营没有任何动静,微微皱眉。攥了攥手中的剑,发现手心全是汗水,剑柄都有些湿漉漉的。这才发现自己胸膛起伏,呼吸湍急。扭着朝少女望去,发现少女额头有些晶莹,却没有汗水。呼吸也平缓。

    “众军士必然有异,恐已不能前来相救。然贼人势众,吾等却人单力薄,为之奈何?”用袍裾擦了擦手心的汗水,赵政紧张的问道。孟郑娘也打量着四周,听得赵政相询,手一抬,就见三个圆珠依次沿着袖口朝空中射去。随即空中就传来三声巨响。这才偏转脸面,对望着自己衣袖出神的赵政说道:“等!等众位师兄和村庄里的人前来搭救!”

    “冲过去,格杀毋论!”孟郑娘话音刚落。赵政正欲平落下自己情绪,就听巨石后方有人发出号令。估计对方也猜出刚才爆响是传讯求救,所以安排人前来冲杀。不一会赵政就听得巨石后面不断传来唏唏嗦嗦的脚步声。必然是众贼人摸索前来。

    “汝剑击技艺如何?”赵政感觉自己心都要跳出胸腔之际,身侧却传来孟郑娘的话声。赵政借机平息了下心跳,道:“剑击我不过是中人之姿,勉力方可抵住一名军士!”说完,扭头看了看身边的孟郑娘。这发才现,不知何时孟郑娘手上已握着两支短剑。“如此,你便留在此间,我出去引人!”孟郑娘说完便持剑转身冲了出去。

    听着石后不断传来的剑铗相击、重物落地和惨叫声。赵政紧张非常,犹豫着要不要出去一起厮杀。即担心孟郑娘人单力薄吃亏,又怕自己前去相帮反让孟郑娘分心。正纠结之际,就觉得眼前光线晃动,破空声就在耳边响起!赵政忙把剑格在头顶,而头一低,就地滚离巨石。翻滚之际,就见一蒙着黑衣男子,手持长剑斩在巨石上,火光四溅。若不是赵政躲得快,此时定然已身首分离!黑衣男子见赵政滚离巨石,也不言语,持剑又朝赵政逼了过来。赵政见此,知已无法幸免。赵政幼稚时随父质于邯郸。与邯郸众多纨绔时有争执,值此之际,明白唯有勇字当先方有生机。故大喊一声,以壮胆气!举剑便向那黑衣男子刺去!

    两剑相交,赵政只觉得虎口巨震,手中剑险些脱了去!但没有放弃,调整步伐后举剑格档。双方轮番攻防,数回合下来,只觉得两臂发麻,微微颤抖。正欲重整旗鼓再战之际,就听得铜岭声响,孟郑娘出现在身侧,抬手一剑就把黑衣男子刺翻在地。大喝一声:“快走!”。双手一托,就把赵政扔到了闻铃而来的阿大背上。

    赵政落在马背上,马上没鞍,搂着马的颈脖才堪堪稳住身子。慌乱中发现贼人又在放箭!孟郑娘正左右腾挪闪避箭矢。十数名黑贼人已到近前。空中更有一批箭雨直射而来!顿感一股寒气直涌天灵。两腿一夹马背。大叫一声:“郑娘小心!”话未说完,人已随马走远。

    看着离草堂越来越近,座下红马却没有减速,知阿大欲跨栏而入,刚要箍紧些马脖。却听见谷口“嘣……嘣”连续传来两声巨响。心中一惊,正欲抬头细看,阿大却一个骤停,赵政措手不及一下就掉落在地上。仰头一看,却是屋舍大门。不作他想,赵政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反手就关上了门。

    正在上闩之际,只觉得一股大力就撞在门上,直把他撞得连退几步跌坐在地,眼冒金星。一道青影空中直入。“闩门!”就听得孟郑娘的声音在脑顶响起。等赵政闩上门回头,孟郑娘已不见人影。后院却传来打斗声。赵政握了握手中剑,深吸了一口气就往后院摸去。还没到后院,就见孟郑娘和周朱医士堵在过道中与数名黑衣贼人斗在一起。两人各执一柄长剑,衣裳上下都有血迹,尤其是孟郑娘,手中长剑行迹莫定,数合就刺倒一人。身上青衣满是鲜血。也不知是自己还是他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