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五章 旧时少年
    也不知有多少贼人,一个个从后门鱼贯而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门外的后院还有贼人在外纵火!正欲上前相助,却发现贼人却舍了二女,直朝自己奔来。见此,赵政转身沿着来路就跑。

    赵政沿着中院的徊廊不断的跑,不敢走到院中,怕有人放箭。不敢离二女太远,太远了对方照应不了自己。也不敢被围,贼人众多,以自己剑艺只要被围除死之外再无其它可能。但只跑了一圈,就发现没法再跑了,因为院里都处是人,孟郑娘二女也进了中院。择了一人少之处,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背靠柱子。赵政握紧自己手中剑,而对随后追了过来的贼人作出戒备状。

    赵政与孟郑娘二女不一会就被数十贼人围在中央。格、刺、格、刺、刺、格,赵政不断的挥动中手中愈加沉重的长剑。他不知道自己挥出了多少次剑,也不知自己杀了多少人。他本能的随着对手挥动着自己的手中剑。他无暇去看身侧二女的情形,但相信好不到哪去,要不是每每遇险之际,孟郑娘总能及时出现化解,自己早已抵挡不住贼人的攻击。他觉得自己早没有了气力,挥剑只是求生的本能所致。他相信身后二女也差离不远。更何况二女还分心顾着自己这个弱者。出力更甚!

    贼人无尽般不断出现在眼前,而自己却早已力歇,若不是坚信有援,或许自己已然放弃!等赵政再次横剑格档,却许久也未感受到贼人的剑击在自己剑上后才发现,四周早已没有了贼人!最后一个贼人攻击自己的贼人也被孟郑娘刺翻在地上。

    贼人俱亡,赵政没有感觉到诛贼后的喜悦和获救的轻松感。看着孟郑娘走到徊廊边靠着柱子不停的喘气,胸膛起伏不断,赵政也拖着脚步走了过去。倚着柱子一屁股就坐在孟郑娘身边。没有说话,茫然的看着满院被刺翻在地的贼人,再抬头看看蔚蓝的天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特意咧了嘴,呵呵干笑几声,感觉有了那应有的轻松后才扭头看看身边的孟郑娘。这才发现孟郑娘浑身是血,胫和臂膀上皆有创伤,鲜血直流。孟郑娘正拿着一块不知从青布条在包扎。看那布条形状,想必是刚从衣裳撕落。看着孟郑娘颤颤抖抖的双手,赵政连忙上前相助。这才发现,自己双手抖动更甚,完全不听使唤,连小小的布条都几乎把持不住!“让我来吧。”还好周朱医士及时出现,赵政连忙让在一旁。

    望着大火已将后院房舍全部烧毁,正沿着中院往前堂蔓延。看来是没法救了,院子里也无法再呆下去了。赵政突然省起什么,向周朱医士问道:“长发,长发在哪!我在前堂里没见着他!”闻得此言,周朱惊呼一声,舍下孟郑娘打开中院侧门就往外急急而去。

    见二女都拿了剑往外走,一咬牙,赵政也持起地上长剑,跟了过去。周朱出了院门,一路向屋后行去。口中“长发,长发!”的呼唤不停。待赵政赶到时,孟郑娘二女正在合力挪动置于地上的石制马槽。挪开马槽,露出一小口。小长发的啼哭声就传了来,原来却是一口暗窖。

    把小长发从地窖里接了上来,数人带着小长发,就近寻了一干净之地休憩。小长发满脸尘土,泪涕齐流。脸上泪痕宛延,想来已哭许久。不顾赵政故意嘲讽,就是不愿落地,伏在周朱怀里抽泣不止。直待周朱医士说了句:“长发,快下来,汝郑姊姊受创了,等着我给他医治呢。再不医治,郑姊姊就要亡了!”小长发才不情不愿的落地,站在周朱身边,看着周朱给孟郑娘医治创伤。

    山径上来了二个人,只是原先没注意,走近了些才发现是侍医夏无且和相邦府郎官李斯。想来先前兵营的两声巨响是二人所为。或许是看到赵政无恙,两人不断的挥手示意和高声叫喊。只是身边火烧屋舍,剥剥响个不停,根本无法听清对方喊些甚么。赵政不想理睬,坐在孟郑娘身侧动都不愿动一下。只感觉腹背被人踢了一下,用力不小!赵政一个侧摔,直接来了个脸着地,火辣辣的疼,定然是擦伤了脸面。

    “啊”的一声,听的小长发一声惨呼,赵政心中一紧,在地上连滚几下方直起身来。转过身来,就看见孟郑娘手持长剑,正与数名黑衣贼人打斗。周朱女士则在自己右边不远处抱着长发不断呼唤。一柄剑正插在长发背心上。却是有贼人从众后背后偷袭,掷剑伤人。刚才那脚,定然又是孟郑娘相救。

    看着周朱将小长发从怀抱里放于地上,置小长发的伤势而不顾,惨厉一声,就提剑冲向贼人。赵政只顿时满心酸楚,双目含泪。小长发亡矣!怒吼一声,赵政提剑就要往前冲,才发现已有二三贼人已到近前。最后一人已举剑欲刺,忙举剑相格。“当”的一声,格住第一剑,赵政还没来得及再次举剑,贼人第二击又至。避退却已来不及。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却又是“当”的一声,一柄长剑侧边伸来,挡住了贼人攻击。却是孟郑娘前来相助。不过孟郑娘也被后续贼人在小臂刺中一剑。痛呼之后,闪避不及,又被一脚凌空踢中。贼人腿劲甚巨,孟郑娘一阵翻腾,滚出五六圈之远才止住去势,然剑却已掉落在地上。

    得孟郑娘之助,赵政重整旗鼓,险险又格住两剑。却已发现第三击又至。贼人剑艺竟高明如斯!暗叹一声,心知已无法幸免。然又是“当”的一声,又是一柄长剑格住了敌人的攻击。却是侍医夏无且出剑相救。夏无且衣裳上下都是血。连脸上都是鲜血。想必也是生死厮杀过一番。

    见夏无且挡住贼人,赵政这才赶紧扶起孟郑娘。这才发现孟郑娘又有数道新伤,不但手臂、肩膀、小腿皆有创伤。大脚还插有一支短剑,鲜血直流。孟郑娘直起身子后,手腕晃动,铃档声响。对赵政道了声:“快走!”

    “此地凶险,王速速离去!”李斯也浑身是血,见赵政就在近前扶着孟郑娘,疾声说赵政说道。话未说完,人已加入战团与贼人斗在一起。赵政见此,扶着孟郑娘朝疾弛而来的阿大行去。众贼人见赵政就要离去,舍下夏无且、李斯等人疾追。夏无且二人也是舍命相阻,却无法全部阻住,尚有三五贼人追了过来。夏无且二人大急,却无可奈何,只得口中大喊:“王,速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