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神一
    山间野叟,不敢有劳秦王挂念,吾姓陈名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现为村庄长老。昨日秦王驾临,夜里不便招待,故今日相请。与秦王一见,以全礼仪。”说完,陈创便让开大门,立在门边,伸手相引。赵政谦让,让老者先行。这才领着李斯跟着陈创进了大门。

    进得大门,发现屋舍面积甚广,摆着案几数十,能容下百人之众。门后站着数人,却是昨日里见过的大师兄、唤作子夜的白袍少年以及那位身材高大的黑衣男子,还有一个未曾谋面的肤色略黑的小少年。见得众人,陈创停下脚步,转身面对赵政,说道“数位皆是我村庄子弟,且容老叟为秦王介绍一二。”说完,便指着右手边的大师姊说道“这是吾弟妹之女徒,名清。多年来一直打理村中大小事务。今日也是其相请,老叟才有幸与秦王在此一会。”

    “见过清娘子”赵政和李斯连忙见礼,清则含笑颌首回应。

    介绍完大师姊清,陈创又指着左侧的大师兄对着赵政二人说道“此为吾村庄首徒宋喃君。”说完手指越过大师兄宋喃君,指着白袍少年介绍道“这是次徒燕子夜。”然手指着高大黑衣男子说“这是四弟子周平安周子正。”最后指着那肤色略黑的小少年说道“这是老叟幼子陈祀,在众弟子中行五。”介绍完后,双方见礼,陈创引着众人入席而坐。

    赵政是客,坐了右侧客席首座。李斯次客。左侧从大师姊清、大师兄宋喃君、燕子夜周平安、陈祀也依次入席。陈创陈长老坐的主位,周朱医士从后门进来,却是坐了次席。

    赵政暗暗打量一番,发现案上摆有一陶碗糜饭,旁有一碟,碟中整齐码着些许蔬菜和肉食,分量不少。且是肉比蔬菜还多。再有一盂,盛有肉汤。浓香掉鼻,数块肉食沉在盂底。葫芦一个,想来装的是酒,余下便是箸一双,空盏一个,皆是竹制。案侧摆有一盆,盆中装有些消水,却是相临两案共用。见对面诸席也是如此,赵政心中暗自埋汰天天这等美食,怪不得都生长牛高马大!想想自己出生就质于邯郸,无法饱食是日常,怎么有长个头嘛,现在郑娘都比自己高半个头!

    见众人皆已入席安坐,陈创这才拱手对赵政、李斯二人说道“深山野谷之中,饭食粗陋,还望秦王和李郎官莫要嫌弃!”

    “陈长老此言谬矣!”却是李斯接过了陈创的话头,李斯正手把葫芦往盏中注酒。注满之后,斯文的把葫口塞住。放下葫芦,这才在席中向着陈创拱手。道“此间有饭、肉食,还有美酒。此等精食,尚言粗陋,陈长老此言岂能不谬哉!长老美意,斯足感盛情,感激之至!”说完还偷偷瞄了一下赵政,刚才就是看见赵政一脸怨念的脸色,李斯才接过陈创话语的。

    “哈哈,秦王、李郎官合意便好,老叟朽木之人,言谬是否却是无关紧要。”陈创笑盈盈的捋了捋颌下略显稀疏的短须,哈哈大笑。举起手中酒盏,对着众人道“因缘相会,有缘方能相会,而相会更是有缘啦!秦王与吾等在此相会便是缘分。来来来,秦王、诸位,举起手中盏,饮盛!”饮毕,李斯又回敬了众人一盏,众人这才在陈创的示意下开始就食。

    不知道是不是昨日辛劳过堪,赵政吃得挺香,虽说糜饭不算太好,但蔬菜和肉食不仅咸淡正好,火候还把握的非常好,蔬菜色鲜不生,肉煮的糜烂,肥而不腻。不由的多吃了数块,最后意犹未尽的喝了碗肉汤后才停手。

    陈创端坐主坐,见众人进食完毕后,开口说道“昨日通川谷遇袭,贼人众多,为此折了长发,多人负伤。夏侍医人等更是伤势甚笃,至今尚生死难料。虽然贼多已授首,然事关秦王、村庄安危,必须慎之又慎。不知可有查到相关讯息?”说完,就把目光转向了大师兄宋喃君。

    大师兄宋喃君闻言,起身离坐。来到主案前,对着主案上的陈创、次客周朱、客席的赵政二人施礼。说道“禀师伯、秦王、婶娘,喃君与从众弟子自事发后一直在四处查探,虽有无具体指向,但也有些小得。然此间不便叙述,还请师伯、秦王诸君随喃君至后山一观!”

    众人随着宋喃君,穿过一排屋舍,转一个弯,又是一山谷。山谷中也是建有大片屋舍。路边更有一排大型马厮。想来那些骑兵的马就是养在此处。穿过马厮,往高处走,直至后山。

    尚未走近,远远就看见草地上摆放着两排尸体,足有十数具之多。等各人站定,宋喃君开口说道“昨日受袭,贼人分四次三处。分别在谷口兵营至草庐方向的隘口附近、药园边的小林及草庐后院。事发后,得尸百一十有七。其中中院最多,足有五十一具。隘口次之,余尸四十具整。小药园附近九具。后院附近及坡道一十七具。逃逸者有二。依贼人人数与行止,当是一场经过严密预算的伏击,冲秦王而来无疑。”说完,还特意转向看了赵政一眼。眼含深意。

    赵政一脸落魂,脸色有些苍白。我知道贼人多半是冲自己而来。昨日遇袭时孟郑娘就曾对他说过贼人是冲他而来,打斗中,贼人更是数次舍下他人追杀自己。但自己还是有些侥幸,回到村庄也不敢深想。毕竟没有实据。谁也不愿自己被人伏杀。更何况是一国之君是在自己国土之内,竟然会遭到如此大规模的伏击,实是不敢相信。而此时宋南君如此说道。必然是有实有据!

    果然,接着就听说宋喃君说“昨日伏击,贼人分属二股!诸君请看这边数具尸首。皆一击致命!再观近前,这数具却是皆有数道创口。隘口、林边及中院多是一击毙命者。而后院中则多有数道创口。周朱婶娘亦言中院贼人剑艺与后院贼人)相差甚大。中院平平,而后院多是悍勇之徒!前者人众,后者精悍,多是轻侠剑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