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五章 霜刀剑雨
    墨昙心站在众人面前,也自觉的有些惶恐,他的武功非常杂乱,有云家的剑法,还有他曾经学习很长时间的综合格斗技术,以及一些身法,这些是他最大的依靠,路余现在要做的,看样子是要重复那天他与众人混战的辉煌,给其他人看看他所用的技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平心而论,墨昙心的徒手格斗技巧确实在这个时代是远远超前而领先的,是人类数千年格斗技艺不断的浓缩后留下的东西,加上他的判断反应五感天生都非常灵敏,这更是让他如虎添翼,他所见的武功,很多都是过于套路,或者追求美感而牺牲实用性,或者配合高深的内功有很感的威力,比如抖出剑花,一剑刺穿岩石。但是在内力相差不多的情况下,墨昙心的徒手格斗水准确实是异常的实用,而且几乎有压倒性的优势。

    初入谷时打倒数人,墨昙心那独特的武功很多人都已经见识过了,那种武功简单直接,在他们眼中,几乎没有技巧,有些人有点惧怕,有些人却跃跃欲试,对自己上次被打败总觉得很不服气。

    “谁先来。”路余问道。

    “我。”他话音刚落,张缺已站了出来,脱掉武士服,凶狠的看着墨昙心,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两人的差距有那么大。

    “开始。”随着路余一声号令,张缺猛然跺地的双手张开,做了一个老鹰展翅的动作,看起来威风凛凛,却又有点滑稽。

    张缺大吼一声,猛然朝墨昙心扑来,他身形本来就高,此时看起来更是异常的大。

    一靠近墨昙心,他就鹰爪上手,只取墨昙心咽喉,墨昙心却很巧妙的后退一步,避开他那攻速不快的鹰爪功,趁张缺右手抓到左边的一瞬间,墨昙心轻巧的上前,左手一按封住他的右手,右腿上前别住他的右腿,一记下勾拳重重打在张缺的下巴。

    张缺一下子扑倒在地,晕厥过去。

    这一次交手太快,完全在电光火石之间。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在众人眼里,看到的就是张缺突然扑过去,却只在一招之间,就轰然倒地,而墨昙心,仍然摆着一副奇怪的攻守姿势,他的姿势看起来怪异,很多人多看两眼,已发觉出来,他的姿势进可攻,退可守,提前已护住眼睛咽喉心脏肋骨等重要的位置,配合上那种跳来跳去的步伐,更是灵活的可怕,而墨昙心对时机的把控,更是让他的出击显的凌厉。

    路余好奇的看着墨昙心,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武功,但直觉告诉他,这个少年所用的武功,很强,现在因为内力所限,还威力还不尽如人意,但是未来可期,而且他隐隐觉得,墨昙心武功,比他将要交的更加的有效,至少是在无兵刃的情况之下。

    张缺的一招即败,让很多人都觉得新鲜,也激起了更多人的好胜心与好奇心。

    又有人站出来,这次使用的是地趟类的功夫,专攻下盘,数记横扫后,被墨昙心一式低扫记晕,全程没有护头,在墨昙心眼中,这实在是有点愚蠢,但是这样的武功路数,让他的家族在当地却也有很高的威望。

    半个时辰后,场中已又倒下十余人,他们武功各异,却倒的很简单,都是数招之间被墨昙心抓住时机,一击破防,直接打晕。

    辜问雪看戏一般看着这场闹剧,想见识见识还有什么武功,他没有什么想上场的意思,就算是要比试,他也会等墨昙心完全恢复,斗志昂扬的时候与他酣畅淋漓的打一场,分出一个高低。

    现在场中墨昙心已气喘吁吁,真真正正是强弩之末,辜问雪不可能与他动手,而冷雪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有几个女子已倒在墨昙心的手下,败像都很难看,她心底要强,却不想与墨昙心对敌,就算现在他看起来已没有人多少力气,可她还是一点把握都没有。

    “还有人要挑战吗?”路余对这种结果意料不到,却感觉心里有些得意,龙虎卫这下子可真是要捡到宝了,他也许会是第二个解寒衣。

    路余问过这话后,楼中已没有应答,其他还站着的都有些畏惧,他们虽然很多人非富即贵,娇气非常,但确实也害怕自己被人一拳打倒在地,把家传武艺的脸丢个干净,索性不再迎战。

    “我想试试。”突然一个声音从角落里响起,一个瘦弱的少年从其他人身后走过来,眼睛不自觉的看向冷雪,因为害怕人发现,又很快的把头转开。

    待这个少年走到众人面前时,很多人不出不屑的眼神,确实,他满脸菜色,一看就不是出生于富贵之家,与墨昙心如出一辙。

    这下狗咬狗了,有人心中暗喜道。

    “名字。”墨昙心感觉自己有些虚脱,他现在这副身体依旧不够强大,撑不住他的剧烈运动,他还要变得更加厉害才行。

    “高岳。”少年犹豫片刻,到了木楼最中间的演武场中那个圈子,然后他突然双臂上抬,做出了和墨昙心一样的格斗动作。

    众人都有点吃惊,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二人是一派的?为什么武功相似?只有墨昙心知道,自己面前这个个头与自己相差不多的少年,只不过是在照猫画虎罢了。

    轻轻的抖着脚尖,墨昙心突然放下双臂,整个人也不再胡蹦乱跳,只保持稳定和开放,与刚才很多人开始的架势相差无几。

    他这些干什么?辜问雪只觉的满心疑惑,他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优势啊?

    墨昙心放弃自己那奇怪的姿势,让高岳心里有了很大的压力,他感觉自己有点要弄巧成拙了,刚才观察近半个时辰的打斗,他感觉自己已学的不少,但是真正用起来,因为与他平时所用大相径庭,让他颇为难受,却又不得不用。

    两人对峙,首先出手的是墨昙心,他整个人一个虎扑,已直朝高岳扑去,高岳一拳击出,墨昙心灵活的偏头一躲,避开这直冲脸上的一拳,同时双手已完全抱住高岳。

    瞬间转身,一记漂亮的抱摔,高岳只觉眼前一花,人已重重砸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