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 名门
    高岳还想起身,被墨昙心趁机绕到身后,一把搂住脖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一扣,裸绞已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高岳不及墨昙心高大,也没有他那样的气力,不过一息,已然晕厥。

    见对方已败,墨昙心松开手站起来。两人这一番打斗很出人意料,高岳用的武功身法与墨昙心极像,却依旧被后者用更加独特的招数所制住。

    路余看的明白,高岳完全不是对手,墨昙心从一开始就凭借身体优势将高岳的重心完全破坏,其后更是完全带动高岳,将他死死的压制,其他人看来也许会觉得高岳有很多机会可以反制,但路余看的明白,基本不可能,处处制肘,怎么可能反抗成功。墨昙心所用的招式与军中他们角力所用的技巧几乎一样,却更加精细。

    这个少年的师父莫不是也是军中之人?路余在心底里暗暗疑惑。

    “你的武功是和谁学的?”路余看着气喘吁吁的墨昙心和满地呼痛的人,奇道。

    “我自己摸索的。”墨昙心正色道,他总不能说是自己前世学的吧?说出来都没人信,搞不好还要被人当发了疯病,直接逐出虎团。

    “真是天才,行了,今天也不用教了,等他们醒了再说。”路余拍拍墨昙心肩膀道:“解二哥跟我说你是个天才时,我还不信,现在我信了。”

    路余这一说,立刻倒地的这些人都被同伴扶起,头晕目眩的回了各自住所,有些人还骂骂嘞嘞,却都是小声的暗骂,生怕墨昙心听到,这也不能怪他们,墨昙心下手实在有点狠,准确,干净,直接,完全不拖泥带水。

    待人已走的差不多,路余又把墨昙心留下,和他探讨了一番,都有很大的助益,路余本来对墨昙心还有点瞧不起,但是这一番探讨下来,恨不能引为知己,尤其对墨昙心所说武功空谈招式没有意义,永远是身体能力第一,功力第二深表赞同。

    两人直探讨了一下时辰有余,墨昙心才被放出武楼,

    刚一出武楼,就被几个野果砸到,是辜问雪和冷雪两人拿他开心。

    墨昙心这一支虎团没有事时,大多数人都要在书楼里看各种各样的书籍,学习各种实用的技巧,但是于墨昙心而言,那些知识并没有多少价值,因为书中所载错误太多,都是在前人经验上所得,各种错误花样百出,他的脑中有比那些书中所记更加有用的知识。辜问雪和冷雪两人却完全是秉承着武夫个性,对书一点兴趣都没有,更多时候,两人都是有问题就直接问墨昙心,反正他什么都知道。

    “又从书楼跑出来了?”墨昙心道。

    “明知故问。”辜问雪不满道。

    “老墨,你用的什么武功?那么厉害,我完全没见过,怎么练的?”辜问雪搂住墨昙心肩膀,笑道。

    “我教你。”墨昙心直爽道。

    “这……你师父会答应吗?”辜问雪本来是开玩笑,武林中各家对自己的武功都看的极重,没有谁会把自己的武功随便的交给其他人,至于甚者,一家之中,直传几人。而墨昙心所用的武功,威力非凡,其中细节处更是十分精妙,让他也觉得惊叹,这样的武功,怎么会随便教给其他人?他也应该是开玩笑吧?但是看他真诚的眼神,又感觉不像玩笑。

    “教给我,我拿雪舞堡的刀法换,如果嫌不够,我还可以教你轻功身法。”冷雪看着墨昙心,正色道。

    辜问雪眼前一亮,立刻道:“我也可以拿辜家的刀法换,估计我哥也不会怪我。”

    墨昙心本来想拒绝他们二人的交换,转念一想,他们两人出生武林大族,武功想来不低,多了解一番,日后肯定有好处,随即一口答应下来。

    很快寻到一处无人之处,墨昙心在谷中顺手打了两只野鸡,三人烤着野鸡,墨昙心很仔细的给他们讲步法动作与战术,其实他所讲的这些在很多武功中都有,只是隐藏在繁复的招式后面,稍稍一讲,二人立刻就明白了大半。墨昙心口才不错,讲起来深入浅出,更是事半功倍。

    讲完全部,墨昙心又与辜问雪一起实战演练,很明显辜问雪听进去了他所说的,虽然动作依旧有很大的变形,但也能初步运用墨昙心教给他的东西,只是和墨昙心这种精通战术的老手相比,他的大多攻击都被墨昙心轻易躲开,而墨昙心的攻击因为以前所学的限制,辜问雪没法及时躲开,想要依靠近身擒拿,被墨昙心的柔术抓住摔了几次后,很快就不敢再用,只是以试探居多。

    “速度力道可以,技巧太差。”墨昙心躲开辜问雪的拳头后,脚下一用劲,将他绊倒在地,冷雪大声喝彩起来,还一边使劲的拍手称快。

    “你这怎么学到的?”辜问雪从地上爬起来,打干净身上的土,奇道。

    “我自己悟的,我相信一点,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墨昙心看了烤鸡一眼,使劲咽了咽唾沫,他还没有吃饭,实在有点饿了。

    “别走神。”辜问雪一拳攻过来,又快且疾,却被墨昙心一手扣住,墨昙心整个人突然飞身而起,双腿缠上辜问雪身子,一招飞身十字固已然成型。

    辜问雪只觉自己右臂被控制,痛的厉害,忍不住叫起来:“停手停手,我的手要断了。”

    墨昙心松开辜问雪,满意的回想着刚才的结果,这一招他以前很纯熟,在这里却几乎没有练习过,不料初次出手,一招成型,确实让他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谁?出来。”冷雪突然一声大喝,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已多了一把飞刀,直射一株大树树顶。

    只听一声惊叫,一人坠下树来,三人看去,却正是高岳。

    “知不知道武林中偷看他人练武会怎样?”冷雪瞪了他一眼道。

    高岳茫然的摇了摇头,脸色有点苍白。

    “会被废掉经脉,一世不得习武。”冷雪道。

    高岳本来一张挺白净的脸此时更是白的可怕,墨昙心看到他嘴唇都有点抖起来。

    “何必偷学,我教你。”墨昙心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