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八章 重拾
    小七听得离火这话语后,连连表示自己不会改变,答道:“嗯,我知道了,小七不会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得小七这说辞,离火点了点头,赞道:“嗯,那就好。其实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想变,但是没有办法,不(改)变就没法生存。我们也一样!是人都会有改变。但小七要记得,无论你怎么变化,小七你要坚守着你的初心,坚守你心中的美好。不要让它变没了!只要你还能守住你心中的美好,那小七你无论怎么变,高矮胖瘦、贫穷或富贵、生老病死。都还是原来的小七。还是我们喜欢的那个小七。因为你的心还在,所以小七本质上是还没有(改)变的。清白了吗?”

    小七这回却是听明白了,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可以变得更高、更壮、更帅、更标致,变得更能说、更能打,变得更能干。但我不变心。那我就还是小七。是这样吗?”

    离火见小七理解自己的话语,很是欣慰,点头赞道:“对,小七就是聪慧!”

    小七听得离火这话语,脸上却没有多少脸色,而是开口问道:“爸爸,那有什么是不能放弃的吗?就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的那种。有吗?”

    离火听得小七这样问,点头便回答了小七。道:“有,但很少见,至少我还没有见过。小七,如果有一种东西能让人把所有东西都放下,哪怕是死,也不愿意放弃它。那么他那个坚守的东西就叫信仰。它可以是信念、操守、情感的虚无之物,也可能是财富、生命等实体物品。”

    小七听懂了离火的话语,却是还有些不太明白,追问着离火。道:“哦。爸爸,那要怎么样才知道什么是自己的信仰,是自己不能放弃的哩,爸爸你的信仰又是什么啊?”

    本想着离火能告诉自己什么是信仰,不想小七却听得离火这样说道:“我也不知道。小七,信仰这东西不是说有就能有的,更不是说是就是的东西。只有当你退无可退、避无可避、无路可走的时候,你才能知道什么叫忍耐、什么是极限、什么才是你的信仰!小七,如果以后有人在你面前说他的信仰是什么,那你就要离他远些,防备着他。能主动说自己有信仰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就是骗子!”

    这句话简洁明了,小七却是全懂了。不由的点头应道:“我晓得了。以后要是遇这有人说自己的信仰。我就离他远远的,不要和他交朋友。如果一定要打交道,我也要防着他,免得被他咬一口。”

    “对,小七说的没错。爸爸说了半天了,你还有记得爸爸和你说了什么吗?”

    小七听离火又考量自己,忙又细想了一会,答道:“有,爸爸说智慧和智识不是万能的。尤其是在取舍的时候容易让人对智慧过分的产生依赖,从而蒙住了自己的心。”

    离火听得小七这话,点了点头,应道:“嗯,没错,还有呢?

    “还有……爸爸说什么都是可以放弃的,但有些却不能拿来交易。……爸爸还说人都是会变的,但只要能坚守自己的信念、操守、坚守自己的初心,其它的都可以改变。人不变是没办法生存的哩!”小七眼看着离火,手不由自主的挠着自己的头发。思索着离火说话的话语,缓缓的回答着离火。

    离火听这小说完,却是没有说有没有错漏,只是问了句话。道:“就这样吗?”

    见小七迟疑着点了点头。离火想了想也没有想再说其它,于是点头说道:“行,那我们今天就说这些。小七理解的不错。记得也挺好。要记住了哈,不要忘了爸爸说过的话。”

    小七听得离火这样说,不由的长松了口气,连连点头,“嗯”了一声。

    铎辞见了离火和小七的表现和举止,连连击掌,叹道:“哥,真不容易。我便说不来这番话,还是你更晓得教些孩子什么东西。我也没这耐性!”

    说到这里,铎辞又转头对着喜和芸说道:“听清楚你大爸说什么了吗?小七固然是要记着。但你们一样要记着。不能忘了!”

    说完这话,也不管喜兄妹了是否真记住了,见喜和芸连点头应下后,铎辞便连忙倒了一杯茶水,双手奉到离火手上。说道:“哥,辛苦了。这一回没支千年的老白参都补不回来了,我倒杯水(给你),表示我的敬意。”

    “小七更牛气,这一大通话,居然也记了个七七八八,比成人也不见得逊色。大哥,我让他下去找斧头了,你过会再和斧头说一番吧。我们没你这番见识!”

    离火到底是没有离了家过年。而是等正月十五元宵节过后,带着小七去了学舍拜见先生。提交了束脩后将小七脱了蒙班入得经班开始学习经书。

    回到家里离火写了一张书单,下楼后对着陈母说道:“妈,我离家后你把这单子给铎辞,让他按上面的明细尽量早些买回来给小七和喜他们用。另外这上面的期刊也不容错过。必须要订!不过我们这乡下怕是有些会订不到。所以让我弟地府城订会方便些。”

    陈母接过单子看了看。说道:“成,我这就给你华叔送过去。他现在经常会下府城!铎辞已经请了好几个掌柜了。想必今年也是能时常回来,误不了小七他们几个的事。”

    离火听得陈母这样说也是点了点头,又说道:“妈,另外让铎辞再请个西席回来吧。秀才就行,举业再高些的估计也不肯来我们这乡下。年纪不要太强求。只要不是浪迹形骸和暮气过重显得死气沉沉的人就好。对了,另外那种纯粹认死理的书呆子也不要。其它的你和铎辞看着商量。”

    见陈母又是点头应下,离火便又交待了些其它注意事项后便离了家,御剑直赴南山。

    不过离火的运气并不算太好。不但在南山上没有什么收获。并是出外行走几次也是没有遇到所谓的机缘。只是得了一些丹药、材料方面的修炼资源。不过离火也没有失意,他知道机缘难得。不要说一二个月,便是三五年没遇上也是再正常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