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章 落花
    解寒衣将墨昙心直接从虎团调到自己身边,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就连唐云也有些不理解,但是也不便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解寒衣在龙虎卫中人缘极好,其他人俱是敬多于畏,既然总统领神一对这事也没有说什么,自然不用他们这些下属发问。

    很多人在心里都已确定,墨昙心是解寒衣与神一极看重的人,他未来前途无量,这也让很多人对世家子弟对墨昙心有诸多不满,他们倾尽全力也没有得到的,墨昙心就轻易的得到了。

    墨昙心成为解寒衣侍从后,他反而过的比在虎团还要艰苦,在虎团时,他所学的武功还都是基本,虽然这基本已是很多人可遇而不可以求的,但是解寒衣直接略过了他消化的过程,而完全按照教导一流高手的方式在教导他。

    平日里习练木剑的时刻越来越少,到后来,大多时间都是以铁剑过招,偶尔用重剑比斗,一场比试下来,大汗淋漓,苦不堪言。短短数月,墨昙心的武功以远超一般武林人的速度提升,他的见识眼界内功更是不断提升,在解寒衣手下,已能过数十招,里面自然有解寒衣的退让,但更多的,是他自己的技巧与变通。

    此时距离万乐堂被灭已有半年,山海观的风头过了最盛时,已慢慢平和下来,与沈家龙虎卫的冲突变得少起来,主要还是沈家不知怎么,开始收敛爪牙,蛰伏起来。

    墨昙心波澜不惊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已是又起风波,十二惊鸿中雪舞堡出事了,至于出了什么事,解寒衣也没有给他细说,看起来似乎很是棘手,因为解寒衣这次出动的人都不一般。

    春日已过,絮飞蝶舞。

    解寒衣带着墨昙心与木成舟等十余人穿道北上,似乎要去塞外。让墨昙心想不到的是冷雪竟然也在其中。北上旅途遥远,解寒衣没有坐车,快马加鞭,很是焦急。

    一路颠簸,让墨昙心也感觉有些受不了,日日在马上骑行,双股战战,觉得肺脏都要吐出来,冷雪对此种种却视若罔闻,只是一直紧紧皱着眉头,看起来很不开心,墨昙心多次想跟她搭话,总是三句话后就不知再说着什么,只能闪到一边,陪她一路走着。

    一行十数人,墨昙心认识的也就三人,所有人都是便服,底下套着软甲,看起来就像是一户人家要迁居塞外一般。

    行了半月有余,墨昙心一行终于出了塞外,塞外此时水草正盛,他们所在的地方还有辛国铁骑驻守,所以没有狼骑踪迹,只是因为地域宽广,还是有很多马匪穿行,旅途仍然危机重重,墨昙心倒是不太担心,这些人都是什么人?沈家龙虎卫,随便出来一个,至少在江湖上都是可以横行无忌的主,谁会来打劫他们呢?

    只是他们出塞没有几天,就有人盯上了他们,那人有数次离他们不足百米。墨昙心亲眼看出那人长身猿臂,一身夏服,一双眼睛闪动着精明的光芒,马侧还挂着一把长弓,距离太远,墨昙心看不出那弓的形制,只大概可以看出,与塞内的弓箭多有不同。

    “成舟,去看看。”解寒衣往那人方向看了一眼,吩咐道。

    “好。”木成舟翻身上马,疾驰而去,那偷窥的人一见木成舟快马而来,立刻驱马逃开,他的骑术与木成舟不相上下,不一会儿,已逃得没影,木成舟悻悻而返。

    “所有人做好警戒,塞外马匪渐多,小心。”解寒衣道。

    “是。”

    自那骑士来过两次后,一行人已不再那么轻松,都很是警惕,晚上睡觉时,守夜的人也多了两人。

    月高悬,在这草原上看月亮,大的出奇,好像随手可以接触到,墨捕头与冷雪一组,两人守着夜。

    两人都把身子缩在毯子里,只把头伸出,夜里的草原温差非常大,冷的可怕。

    “你怎么也跟来,一路上也不说话。”墨昙心看着月亮道。

    “有什么好说的。”冷雪使劲把毯子裹紧了,淡淡道。

    “因为要到家了,所以很担心吗?”

    “你怎么知道?”冷雪哑然道。

    “我们这一行人,只有你越来越焦急,心不在焉,解二哥也常常和你在一起,我想他也在开导你。能值得龙虎卫出动的,应该是大事件,雪舞堡出事了吗?”墨昙心把自己所有猜到的全都说了出来。

    冷雪叹了口气,道:“是啊!都让你猜到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墨昙心有些疑惑道。

    他实在很难想到武林十二惊鸿中最神秘的雪舞堡出了什么事,他也很期待去那里看看,传说雪舞堡位于帝国极北,雪落则现,雪隐则隐。

    “雪舞堡对上狂徒了,损失惨重,求援二爷。”冷雪皱着眉头,叹道。

    “狂徒是……”墨昙心记得自己没有听过这个词。

    “你不知道吗?”冷雪有点惊讶道。

    “这个组织很出名吗?”墨昙心道。

    冷雪幽幽道:“这不是一个组织,而是一个人,一个让武林中曾经闻风丧胆的人,一个真正的狂徒。”

    “你知道武林中沈骆之前最厉害的人是谁吗?”冷雪突然问道。

    墨昙心听解寒衣所讲多是武林局势和其他乱七八糟的,对于这种市井旧事知道的确实很少,他也只有老实的点点头。

    冷雪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墨昙心,徐徐道:“那时武林公认的第一高手,便是狂徒,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只知道他一月间挑了数十个门派,三年时间,杀人逾百,所杀者无一例外都是很难对付的高手,霜刀剑雨楼上一任楼主就是死在他的手上。他性格暴戾嗜杀,为祸武林多年。后来沈骆崛起,在天不佑峰骆明山将他打落,岂料他还没有死,如今突然出现与雪舞堡结下梁子,我很担心。”

    “他只是一个人,有什么好惧怕的?”墨昙心有点不太理解。

    “一个顶尖的高手,神出鬼没,何况,他似乎还有帮手。”冷雪眉头皱的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