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九章 离开
    “你要去吗?”冷无心靠在柱子上,手中拿着一把小飞刀,正在修自己的指甲。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去,为什么不去,别人都请到家门口了。”墨昙心叹了口气,把那封信揉碎,扔在垃圾篓里。

    “我和你一起去。”冷无心看了眼墨昙心道。

    “不用,这种事我习惯一个人。”

    “杀人这种事,有时靠一个人不够。就这样说定了,我在你前面走,可以探探路。”冷无心不再给墨昙心说话的机会,转身离开屋子。

    墨昙心一个人独坐在屋子里,不言不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又或者,他什么也没有想。他已做了决定,自己当初在司空山庄后的昆玉山没能杀掉司空云晓,才让这样一个仇人活到今天,他要亲手去补救自己的错误,他要去解决这个麻烦。

    桌子上还有他的各种兵器,连弩,手弩,云香天菇的粉末,燧火枪,还有他自己制作的一些炸弹和烟雾弹,千奇百怪的暗器,绳索,望远镜。墨昙心仔细的挑选着,他现在拿走的所有东西,未来都可能要派上用场,他不能大意。

    至夜深,天上又是满天飞雪,落在风云城大街小巷,冬日已到,过不多时,又是一年冬祭,祈求棋之大神的护佑。

    第二天,沈红衣很顺利的把无悟接入沈府,有解寒衣现在出任沈府内卫统领,料想司空云晓也没有什么办法杀人,刑事司那里阮丰没有允许墨昙心的离开,有一个太平捕快的身份,其他人就算想要复仇,还要掂量掂量,可以省下很多麻烦。

    万事俱备,冷无心已先行离开,他一向行踪飘忽,这次他先在前方开路,探查一下消息,看看司空云晓有没有玩什么花样,墨昙心后面也好有什么戒备。

    “你一个人去行吗?”这句话沈红衣这些天一直挂在嘴边,墨昙心听的头疼,好像沈红衣觉得他这一去必死一样。

    “我肯定会活着回来。”墨昙心扶额道。

    “真不用我去?”

    “不用。”墨昙心斩钉截铁道,翻身上了马,也没有其他废话,冲沈红衣招了招手,轻拍马背,马儿会意,扬蹄狂奔了起来。

    漫天风雪里,一人一骑逐渐消失在远处地平线。

    沈红衣看着消失的墨昙心,感觉有些黯然,相处已有四年,他们算是最好的朋友,墨昙心在沈红衣眼里实在很神奇,他十二岁就杀了当时名头很响的齐昌年,现实四年后再回来,他连破数十大案,成为太平名捕之一,他总是有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总是有很多前所未见的神奇发明。可现在他这一去,谁知道能不能回来,不知道会不会死在某个没有知的角落。

    沈红衣不敢再多想,他觉得自己想的越多,就有更多的恐惧从各处爬出来。

    不行,我要想办法,沈红衣暗暗想道。

    墨昙心一骑快马,迎着满面的风雪,感觉头脑清醒的异常,马狂奔了有两个时辰,才停下来休息了一会,此时天色将晚,墨昙心找了一处背风地,吃着包袱里的干粮,突然传出几声清响,这响声很低微,几乎要和风雪融一体,但是墨昙心却听的很明白。

    三个人,从左右包抄过来,左边一人,右边两人,这三人似乎都知道这里有什么人,十分小心翼翼,墨昙心手边的刀还在,但是出鞘声绝对会惊动他们,墨昙心悄悄的拿起手边的连弩,拉上弓弦,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

    “嗖”的一声箭响,一只野兔被这一箭带飞,直接落在了墨昙心面前,与此同时,脚步声骤然变大。墨昙心的左右两边同时闪出人来。看也不看,墨昙心连弩扣发,箭矢射出,直冲右边二人头颈而去,同时他人已冲起,倒飞攻向左侧那一人。

    左边那人手中拿着长弓,应该是射兔子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墨昙心的一手点在他穴道上,一手的连弩也抵住他的脖颈。而墨昙心藏身在他后面,把身子全部隐藏在他身后。

    右边两人突然遇袭,一时也是手忙脚乱,苦不堪言,手中兵刃乱舞,堪堪将箭尽数挡了下来。

    “何人胆敢偷袭?”右手一个持弓的少年大喝道。

    “你们为什么要偷袭我?”墨昙心密切着另外两人,将左首这人拉住挡在身前,以防对方投袭。

    “我们是来打猎的,谁要偷袭你?把老魏放开。”少年虎视眈眈,怒道。

    少年右手边的中年人看出事情不对,收起手中长剑,抱了一礼,又示意那少年放下手中弓箭,笑道:“壮士只怕误会了,天晚了,我们是这来打几只野兔充饥的。”

    墨昙心稍微把头探出来,一看那中年人,两人四目相对,都是一呆,又不禁同时笑起来。

    “墨捕头。”中年人笑道:“好久不见了。”

    墨昙心放开手中控制的这人,收起连弩道:“老马,勿怪。”

    “哪里!”老马赶上前来,少年扶过刚才被墨昙心点倒的老魏,替他理顺气息。

    “小韩,这个人就是你一直想见见的太平“墨色”,今天见到了,怎么样?身手不凡吧?”老马冲小韩道。

    少年立刻起身冲墨昙心行了一礼,脸涨的通红,心虚道:“我有眼无珠,墨捕头恕罪。”

    “哪里的话,出门在外,像你这样嗯镖师确实要非常小心。”墨昙心笑道。

    这三人原来都是惊鸿镖局的镖师,墨昙心过去办案,多次与他们接触,都互相熟识,认识很多人,这中年人叫马发财,是镖局镖师,武功不高也不低,江湖上也还有些名头。另外两人墨昙心倒都不认识,经马发财介绍,被他制住那人叫魏宇,少年叫韩升,都是不久前才招进镖局的好手。

    魏宇被墨昙心一招点倒,穴道解开后很是不忿,却又碍于墨昙心的威名,不敢多造次什么,后来见墨昙心言辞恳切,也再没有计较,墨昙心被三人邀请同行。

    墨昙心推脱不过,也就和他们一起到了扎营出。

    只见有五六辆马车,还有十数匹健马和一众趟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