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四章 海盗
    “是我姑婆(爷爷的姐妹)送来给我公公哩,我婆婆当时就是这么说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这是铎辞接过了林氏的话,不过说到这,铎辞扭头对着芸又说道:“芸,不要把爸爸想那么坏,我当时跟着你大爸混了几餐好吃食。吃得直撑着哩,哪还有心思去说他坏话啊。那是你太婆四处说的哩!不过那也不是说的你大爸的坏话。当时你太婆只是说你大爸他嘴刁,一般的东西不肯进嘴!”

    看着众人点头后,铎辞又说道:“其实这名声对你大爸本身也没什么影响,只是你大爸还是很在意。所以我们也不敢当着面说这事。”

    “为什么?既然不是坏名声还这么在意?”却是喜在问,因为喜一直崇拜离火,所以一关于离火的事一向参与的很积极。

    “还能为什么,自有了这声名,别人就不愿意送他吃食了呗。也不对,是不愿意送他能填饱肚子当粮吃的吃食。”

    铎辞见几个小孩不了解,就继续对着芸说道:“你大爸小时话很少,但人却是热心。经常会主动帮别人。所以一直有很多人愿意给你大爸一些吃食。当时我们家小孩多,又都是才几岁的小孩。所以家里很穷。建屋舍又欠着债,加上又有了你小姑,生活更是拮据。所以他们就会拿些能顶饱的食物给你大爸。比如说红薯、紫薯、南瓜。还有一些炒熟了可以当零嘴的豆子。后来你大爸的声名一传出来后这些就少了,多半是一些应时的蔬菜了,虽说多半时是些精贵难得的好菜。但你大爸心里就是不高兴。”

    喜听到这里有些不明白了,开口中问道:“为什么不高兴啊,这也没什么啊,除了红薯不都是菜吗?红薯还不太好吃哩!”

    结果又是林氏给了喜一下,说道:“差远了,前面的可以做主粮当饭吃,蔬菜是不能当饭吃的哩。那时候的红薯能救命!有红薯吃就是过年了,我还吃过蚂蚁哩。饿急了抓着就直接吞进了肚里,嚼都没嚼。连吃了几只,都还没吃出什么味道来!”

    林氏说到这里,见大家都笑了,想想自己当时的样子,也是呵呵直乐。笑过才又说道:“喜,当年你妈我可凄惨了,一天到晚只能食一餐饭,还经常是南瓜或是红薯煮成汤水做当饭吃。偶尔还会断顿!你爸还好有你大爸带着,经常还能混个肚圆。你大舅是个半痴,不但不能给我找吃食。我反而还得经常顾着他。不然你外婆就会打人!”

    “这么惨?”喜一听自已母亲这样说,不由脸现讶色的出声问道。见一众大人全部都点头,喜又问道:“那为什么别人会给大爸吃食,就不给爸你呢?”

    “那是你大爸愿意帮着别人。你说要是有人帮了你你是不是心存感激哩。若是那人还是个小孩,瘦瘦小小的看着又是可怜。生生的站在你面前也不说话。你会不会心疼他给他些东西帮助一下呢?就是了!你都会,别人也会啊。你大爸再说也没有白白的开口讨要。他是经常有人主动送给他。”

    “你大爸这嘴刁的声名传出后啊,我记得有一年端午节涨水,下面坪上那几家全淹了。那里以前有个祠堂,住着几家人。你大爸就帮着一个独住的老太婆(老太婆有些地方是个敬称,表示年老的太上之人。大家不会在这会错意了吧。)把卧室里的水清(退)了。当时还有一个你大爸的同年一起,俩人估计忙活了一个多时辰。那老太婆很是感动,为了感谢你大爸俩个,特意将米糖条(一种用糖混合熟米做出来的甜品)拿出来给你大爸他们吃,例外还拿了盒点心给你大爸。给那同年的是一个大南瓜,这样小孩子可以滚着带回家去。当时你大爸就不太高兴,但又不太好开口说要换成南瓜,脸色就不太好看了。不过那老太婆却是会错了意,以为你大爸嫌差,又转身回去又拿了一盒出来给你大爸。把你大爸吓得脸都白了,硬是没敢接下。见老太婆太过热情,你大爸这才息了心思,谢了那老妇人后出来。我当时就在外面看得真切,你大爸当时那脸都抽成包子状了!”

    陈母听得铎辞说起这事,却是没有印象。不由的问道:“有这事?那老妇人也死了好些年头了。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几时的事啊?你们几个也没和我说过!”

    铎辞听得陈母相问,脸上却是有些不太好意思。讪讪说道:“妈,没敢让你知道哩。当时我见我哥拿了点心。他一出门我就迎了上去把点心接了过来。一溜烟就回了家,合着我妹俩人把那盒点心吃了。我哥也只吃了一小块。没有剩下!所以也没敢让你知道,不过我爸却是知情哩。”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怎么晓得你哥在那啊,我们到那还是有些距离哩!”

    “还能为什么,妈,你又不是不清楚。我小时候经常出去厮混,要是回来没看到我哥,我不会出去找么!那天都快天黑了,他不在家,我肯定也会去找啊。我也是远远看到他在那里吃东西,所以就过去看看。没好意思近前去,只能在那大院外头候着。”

    陈母听得铎辞这话直翻眼。埋怨道:“你也是这样,经常自己出去不带点东西回来给你哥吃。还抢着你哥的吃食。连你妹晚上放在袖袋里头的也不知被你偷吃了多少!”

    “妈,你还告诉我是老鼠吃了我的哩,原来是我小哥这只大老鼠偷吃了。小哥,你赔我吃食!”却是不知何时,离火的小妹也上了楼来。听得陈母这话接过了话头。

    见是小妹来了,离火忙站起身来迎了进来。心里却是不奇怪,因为离火小妹只要回来就会住在阁楼。多半是要从这厅堂里出去才能去到阁楼里。

    不过离火小妹却不止一个人,不但怀里抱着个小女娃,身边的那小名叫斧头的男孩也牵着她袄服跟着一块。后面还跟着她男人!所以离火才会站起身来迎接。

    “妹崽,天地良心,你找妈问那时候我还真是没吃过你的零嘴。我有吃(你的吃食)那也是在你还小、哥还在家的时候做下的哩。只有那时你兜里才会有些吃食,哥只要见到你饿,总会给你些吃食,再不济也会开锁拿给你些东西吃着。我就没有(份),你们经常背着我做下这事!”离火小妹的小名就叫妹崽。所以铎辞才这样称呼自己小妹。

    “哥不在家你有吃食的时候我多半也有。还会去吃你那份么?你也不想想,你就一爱吃独食的人,能有剩下的让我拿了吃吗?有那也是你求学以后的事了。那时家里不缺吃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