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章 挑战
    说完这话,母子俩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好一会陈母才先缓过来,见离火默不作声,便有意说起一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道:“对了,葭不是说让你再找一个吗?这是对的哩,葭还是有你的心。我看你也不要再拖着了,赶紧的再娶一个(媳妇)才是正事。这周近的妹子我自已都没有看上眼哩,要不你到临江城还是南山去看看?当然,不管是哪(里)都成。只要你满意就好!”

    陈母边说边用帕巾帮离火把衣裳上的须发掸去。猛然间看到离火发际线上还没修好,便又重新让离火坐下,拿了剃刀重新剃了几下。再扳着离火的头左右细看了一番,觉得甚是满意后才在离火额头上亲了一口。赞道:“我儿就是长的标致、帅气。虽说年纪也不小了,但这十里八乡也没有哪个后生比你更靓哩!”

    亲额头这动作自从那年离火当着大家面亲了小七以后。便在陈家风行起来,不仅陈母经常会亲小七、芸。便是铎辞和媳妇林氏一高兴也会抱着自己小孩啃上几口。不过大人之间却是一直没敢这样做为。就怕带坏几个小孩子。

    陈母这动作和话语直接把离火雷得一愣,硬是没回过神来。过了才好笑的摇了摇头。就听得陈母说道:“还傻愣着做什么,去啊,给我找个儿媳妇回来!”

    听到陈母这样话,离火却是不愿意动了,嘴上埋汰道:“用得着这么急吗?这都还几天就过年了。急也不急在这几天啊!”

    见到离火使小性子甩赖皮。陈母倒是一愣,随后便笑了起来。离火好久不曾她面前这么做过了。有这行为的时候还是很小没中秀才的时候。现在看到这一幕重演却是有些暖心。不由的想到以前离火少时甩赖皮的的样子。

    想到这些,陈母便有些心软了。不过口中却是不肯放过,继续说道:“就是趁现在过年才好办哩,大家没什么事都在家或在街上行走。你要是有看上的直接上前打招呼就好。不说别的,就说南山吧,这么多年了,想必你的事山上有不少人也是知道哩。只要你有看上眼的(女子)就上前招呼一声,随便聊几句便好。现在的女子也精着哩,你这样的行为还能不清楚你想做什么?只要是有意的(女子)定然会近前主动和你攀谈哩!一回生二回熟不就有门路了嘛。去吧,说不得年前还能领个回来帮着做年饭哩。嘻嘻~”

    离火是听到陈母不同以往的笑声才回头看了母亲一眼,一见陈母这促狭的笑容还能不清楚母亲是在打趣自己!正要反言相击,却是看见陈母眼角还有泪水。配上这狭促神情甚是滑稽。于是笑着摇了摇头,帮着陈母把眼解的泪水擦去。盈盈的开口笑道:“妈,就这事还用得上南山吗?我这就去写个牌匾扛到圩上大路口去。相信不用半个时辰定能吆喝着一群妹子回来,不要说做年饭,就是你想捶背都有人给你捶背。想捏腿就有人帮你捏脚,哪怕是洗脚水想必也有人帮着你倒了。真真儿能把你爽翻了!”

    陈母原听着还是那么回事,谁知离火越扯越不着调。不由气得给离火来了一巴掌。笑骂道:“小子,你这是寻打。一群一群吆喝的能是妹子吗?那是鸭子。捏脚捶背的那也是佣人不是儿媳妇!你这是消遣我来着!”

    说完这话,陈母却是没有再说什么,拿了给离火剃须的帕巾转身就要走。

    “爸爸!”却是这时,传来了小七叫离火的声音。离火回头一看却是小七就站在房门口看着自己和陈母。小七满脸通红。脸上全是的泪水,哭得伤心。

    离火正想起身问问小七怎么回事。小七便哭着冲离火奔了过来。离火见此只得离了座,转过身连走两步,单膝跪在地上,把冲过来的小七揽在怀里。

    趁着给小七擦着泪水时开口问道:“小七,你怎么哭了。受委屈了吗?是不是哥哥姐姐欺负你了啊?”

    谁知道小七居然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哥哥姐姐没有欺负我。”

    小七这话一出。离火心里就一愣,想到了小七可能是听到自己和母亲的对话了。不由的有些担扰的看着小七。不过嘴上还是问了出来。道:“那是为什么?莫非是你听到我和奶奶说话了,所以哭成这样?”

    小七抽咽着点了点头。说道:“嗯。我听到你和奶奶说话了。爸爸,妈妈是不是要嫁人了啊。嫁人以后就不能要我和爸爸了吗?”

    离火听得小七这样问,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只能含糊着说道:“嗯,妈妈要是嫁给了别人,那她就和别人住在一起。不会和我们在一起了。以后也不会回来我们家了!”

    谁知小七居然对嫁人这事有些知情。点头说道:“我知道。我有个同年的妈妈就嫁给了别人后就再也没有回家了。爸爸,我要妈妈。我不要妈妈嫁给别人,不然我就没妈妈了。爸爸,你带我去见妈妈好不好?我要跟妈妈说让她嫁给爸爸,或是嫁给小七。这样我们和妈妈就在一起了。”

    听得小七这样说话,离火心里泛酸。感觉有些苦涩。不过还是回答小七道:“小七。妈妈本来就是嫁给爸爸的呢。只是后来小七的外婆病了,妈妈回去照顾她妈妈才一直没回来我们家。但她现在不想回来了,所以又选择嫁给别人。”

    “那为什么妈妈又要嫁给别人,不要小七和爸爸了呢,是小七不乖吗?还是爸爸你惹妈妈生气了啊?”

    离火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小七和爸爸都很乖,都没有惹妈妈生气。只是妈妈有妈妈的困难和苦衷。不能再回来了所以才嫁给别人。要不然妈妈一个人也没有人照顾她。会很难过的呢!”

    经过这一打岔,小七也没有了当初那么伤心。停了哭声也收了眼泪,只是不断的抽噎着。想来是在门口听了很长时间,还压抑着自己怕打扰屋里两人说话没敢大声哭。而陈母和离火也是心情激动没有留意到小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