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二章 门楼
    真的,问了几次都没说,我都差点要给她跪下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硬是不说我也没有办法啊!”离火却是头也没抬,直接开口答道。说完便痛苦的闭上了眼。

    听得这话语和见离火这样的神情,陈母终于是相信了。气一妥便觉得两眼发黑,身子也是柔软无力。忙撑着离火肩膀挪到一边的床上坐着。

    坐在离火的床上直舒了几口气。感觉眼前不再发黑时,陈母才神色沮丧的对着离火说道:“你这样说,我定然是相信你问过了。这才是墨你的性子。不会见着自己家人有难而不顾。”

    说到这,陈母又强撑着身子来到离火面前,见离火还是闭着眼,满脸的痛苦也是心中难过。于是便低下头帮着把离火眼中的泪水擦去。劝慰离火说道:“墨啊,既是这样,那便怨不得你。你也莫要伤心!你便是再伤心,于今这情况葭怕是也回不来了。”

    陈母看到离火身上衣裳好像有些须发。心想着可能是刚才剃须时不小心沾了上去。于是又起身把离火身上帕巾去了,想着移去帕巾再来拍打身上的衣裳才能去掉衣裳上的须发。

    陈母手拿的帕巾,正要把离火叫起身,却又想到些什么,开口说道:“事已到今,你也莫要再想着葭了,也莫要去怨葭。她心里说不得比你更苦!你也更不能去坏了她的婚事。若是搅了说不得就废了葭的初衷和苦心!莫说葭没有对不住你,便是有些过错,看在小七面上你也得容忍一二。”

    “嗯,我已经答应凯华不会去搅和这事了!”

    陈母听得离火已经答应不去破坏管清青的婚事,不禁点了点头。说道:“你能这样想就好。葭虽说要舍了你嫁给别人,但也没有做错什么。我们没有那跑船的心胸去祝福她。但是成全她的心意(的心胸)总应有才是。”22222222

    说完这话,母子俩都陷入了沉默之中,好一会陈母才先缓过来,见离火默不作声,便有意说起一事。道:“对了,葭不是说让你再找一个吗?这是对的哩,葭还是有你的心。我看你也不要再拖着了,赶紧的再娶一个(媳妇)才是正事。这周近的妹子我自已都没有看上眼哩,要不你到临江城还是南山去看看?当然,不管是哪(里)都成。只要你满意就好!”

    陈母边说边用帕巾帮离火把衣裳上的须发掸去。猛然间看到离火发际线上还没修好,便又重新让离火坐下,拿了剃刀重新剃了几下。再扳着离火的头左右细看了一番,觉得甚是满意后才在离火额头上亲了一口。赞道:“我儿就是长的标致、帅气。虽说年纪也不小了,但这十里八乡也没有哪个后生比你更靓哩!”

    亲额头这动作自从那年离火当着大家面亲了小七以后。便在陈家风行起来,不仅陈母经常会亲小七、芸。便是铎辞和媳妇林氏一高兴也会抱着自己小孩啃上几口。不过大人之间却是一直没敢这样做为。就怕带坏几个小孩子。

    陈母这动作和话语直接把离火雷得一愣,硬是没回过神来。过了才好笑的摇了摇头。就听得陈母说道:“还傻愣着做什么,去啊,给我找个儿媳妇回来!”

    听到陈母这样话,离火却是不愿意动了,嘴上埋汰道:“用得着这么急吗?这都还几天就过年了。急也不急在这几天啊!”

    见到离火使小性子甩赖皮。陈母倒是一愣,随后便笑了起来。离火好久不曾她面前这么做过了。有这行为的时候还是很小没中秀才的时候。现在看到这一幕重演却是有些暖心。不由的想到以前离火少时甩赖皮的的样子。

    想到这些,陈母便有些心软了。不过口中却是不肯放过,继续说道:“就是趁现在过年才好办哩,大家没什么事都在家或在街上行走。你要是有看上的直接上前打招呼就好。不说别的,就说南山吧,这么多年了,想必你的事山上有不少人也是知道哩。只要你有看上眼的(女子)就上前招呼一声,随便聊几句便好。现在的女子也精着哩,你这样的行为还能不清楚你想做什么?只要是有意的(女子)定然会近前主动和你攀谈哩!一回生二回熟不就有门路了嘛。去吧,说不得年前还能领个回来帮着做年饭哩。嘻嘻~”

    离火是听到陈母不同以往的笑声才回头看了母亲一眼,一见陈母这促狭的笑容还能不清楚母亲是在打趣自己!正要反言相击,却是看见陈母眼角还有泪水。配上这狭促神情甚是滑稽。于是笑着摇了摇头,帮着陈母把眼解的泪水擦去。盈盈的开口笑道:“妈,就这事还用得上南山吗?我这就去写个牌匾扛到圩上大路口去。相信不用半个时辰定能吆喝着一群妹子回来,不要说做年饭,就是你想捶背都有人给你捶背。想捏腿就有人帮你捏脚,哪怕是洗脚水想必也有人帮着你倒了。真真儿能把你爽翻了!”

    陈母原听着还是那么回事,谁知离火越扯越不着调。不由气得给离火来了一巴掌。笑骂道:“小子,你这是寻打。一群一群吆喝的能是妹子吗?那是鸭子。捏脚捶背的那也是佣人不222222222222是儿媳妇!你这是消遣我来着!”

    陈母听得离火这话,心里一个咯噔。细想了一会才说道:“墨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我能交待你什么?你经常出外行走,经验比我丰富。我也没什么好交待你的(事)。不过你自己也说了找姑娘的事,妈老了,帮不到你多大的忙。你自己要多用心才是。至于葭那里,我怕是难了。她既然这样瞒着你,估计你就是突破了也是难有变化。你也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不然到时还得伤心一场。”

    陈母长吁了一口气,叹道:”唉,墨啊,你和葭是前世的冤家啊,也不知到底是谁欠着谁哩!行了,我晓得了,你放心出去吧,小七我会照看好的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