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七章 敢死队
    听得师父出言严厉,离火也是很是惊异,有些惶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不过还是躬身回礼答道:“师父,这些日子我刚晋升,所以言行中有些得意。并不是成心如此,还望师体谅!”

    师父见离火如此说道,嘴角微翘,脸露笑意的说道:“呵呵~离火你不要惶恐,为师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虽说你这些时日有些轻佻,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你还是修行数年就有了这成就。那更应高兴才是。你一向为人谨慎,我也是早就知晓,我不会因此怪罪你。”

    看着面前的弟子,南山掌教一脸的欣慰。想着当初收下离火的情节,轻轻的说道:“离火,当初收下你时,为师真的下了很大的决心。毕竟你已是过了最佳的修炼年纪。我是念你天资聪慧,这才想了又想,多方打探,实在是舍不下才收了你在门下。”

    “你也的确是智慧无双,又能静心苦修。几年来一直领先一同入门的诸位弟子,时至今日已是游野境了。这道行,在哪一个门派都算是中坚力量了。”

    “弟子能有今日,全靠师父栽培。师父但有吩咐,弟子定会万死不辞,粉身粹骨也定要办妥当。永不负师父大恩。”离火听得陈掌教这话番话,还以为是师父见自己已是游野境界,有了些道行,便想要差遣自己,于是忙上前表态。

    “吩咐?”南山掌教听到离火这话还是淡淡的神情,说道:“南山之上,哪个不是要听我的吩咐。你当然也不另外,不过我现在却是没有什么吩咐你。这次找你来,却是有件事要对你说。”

    南山掌教说到这,又上下打量了离火一番,这才问道:“你认为你的智慧如何?”

    “智慧?”离火听到师父这话,也没想明白师父想要如何,只得按心中所想答道:“弟子自认为智慧要比一般人高出一线,就是在南山中也应该在中上水平。”

    听到离火这样说,南山掌教却是嘴角微翘。脸上有些笑意,奚落离火道:“你倒是不谦虚。也是,以你的智慧,不要说是南山,便是若大的中州也不见得有几个比你更高。现在的你虽说年轻了点,但论文字理解和演算能力,南北两国鲜有人能和你比肩的了。这也是你这些年修行速度如此之快的主要原因。离火,你有自得的本钱!”

    “你的聪慧资质,犹如天授。离火,你要好好应用这份天赋。勿要自骄自满!”说到这里,南山掌教收了笑容,一脸的郑重。

    见师父如此肃容,离火不敢大意,忙正色答道:“是,弟子谨遵师父吩咐,以后一定戒骄戒躁。争取早日修成大道!”

    0000000000

    “修成大道?”南山掌教听得离火这话却是呵呵直笑,说道:“大道难修,自古便是如此。不说别的,光真君便一世难求,巫仙更是万余年才出现两位。真君几乎便是我等极致。如今我身负重伤,命已难保,便何况大道乎!”

    说到这里,南山掌教言语沧桑,一脸的感慨。不过却也是转眼即逝,一会便恢得了那淡然的模样。

    略略平静了自己的心态,南山掌教才继续说道:“智慧是离火你最大的根本,对于我们这追求大道的修炼之人来说更是利器。然智慧却会是离火你修成大道的罪魁祸首。它会成为你后面修行的阻碍!离火,你知晓这是为什么吗?”

    离火听得这话却是一愣,细想一番也不得其解。只得说道:“弟子愚钝,还请师父明示。”

    见离火虚心听教,南山掌教也是心里欢喜,开口便说道:“若是常人,这智慧也不会过于阻碍其修行。然离火你自小便谨慎多疑,不太信任他人。喜欢倚仗自己高人一等的智慧自保和行事。心中无情!”

    听得这话,离火心中大惊,很是诧异。不由的想解释一二。口中说道:“师父,我……”

    “你不要急着说些什么。”南山掌教见离火想解释,却是抬手阻止了离火的说辞。继续说道:“昔日的你,只有骨肉里那点点的血脉情,这是飞禽走兽都有的情感。你并不比它们高出多少。你并没太多的是非观!你信奉的是谁对我好,我便对谁好的信念。你的祖母、母亲、兄弟和你关系深厚便是出于这两点。而你其它的亲人因为少了后面这一点,所以你便又淡了几分。有的也只是人伦礼仪的束缚,让你对他们有了些比其它人和事物更深厚的感情。但那也有限的很。更多的时候,你在家里做出的种种,并非发乎于内心的情感,更多是缘于责任的担当。”

    南山掌教看着还有些疑惑,并思考着的离火。又继续说道:“修行最终追求的是无情。然那也是要去芜存真,然后再以有情入无情。你心无真情,如何入道?又如何追求那无上大道?若是如此,你终究是无缘大道!”

    离火听到这话,终于是急了,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追求大道,力求更高境界。但是现在师父却说自己将要无缘大道。心底惶恐,嘴上便不由急着问道:“师父,那要如何才能有情?弟子这就做去!”

    见离火如此心急,南山掌教也是笑了。不过却也是很快就收敛了笑容。正色对着离火说道:“入世、入情。”

    见离火好像有些不解。南山掌教便进一步说透,言道:“以身入世,体验人世间的真情。”

    嗯,她是要嫁人了。……说是定在明年十月间。凯华也是求着我不要去搅了她婚事。不过妈你也别怨葭。前来讨要小七并不是葭的意思。是她弟自己做主在我面前说项哩。葭不会这样做,她知道小七对我和我们陈家的重要性。不会乱来!”

    离火说道这里,略一想,又补充了几句,道:“她弟之前有在葭面前提过这事,但葭没同意,葭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事。不过却是反复强调要求我回来守着小七,就是怕她家里知晓小七的存在前来抢了去。葭对我还是不错的,她不会提出这种事来为难我。这都要嫁人了,还放不下我和小七,特意让她弟弟来叫我早些娶亲照顾你和小七。葭是好人哩,妈你别怪她。”离火嘴上是这样说着,但是语气淡然,脸色也是没什么变化,坐在凳子上一副万年不变的正经模样。

    陈母听得离火这样说也是神情一愣,略想了一下才记起把离火的头发拢好,放进发冠里,拿过梳妆台上的簪子闩好。

    这才说道:“嗯,那就好。这样我心里也好过些。想当初你带着葭回门时我看了那模样、性子便是欢喜。晓得那是个良善人。后面见她还知书明礼,能愿意给我装饭。心里更是又喜欢了几分。晓得她要嫁给别人,还以为她让她弟弟前来要人后,我被气得sha人的心都有了。以为是她变了!现在你这样一说,我又觉着还是她。心里也好过些,更能接受这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