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一章 威名
    大师姊清摇也摇头,说道:“恨?说不上!不过是不喜秦国罢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听得此言,赵政长舒了一口气。却又听得大师姊清继续说道:“想我南山村庄,自周初创建,至今已有七百载有余。本就是为收容商周及各国蒙难之公子、王孙和巨族子弟。武王至成王年间,广封天下诸候,有国八百有余。然至今天下只得数国,十不存一。七百年亡国八百,若是南山有痛,早已山崩;即使有恨,七百载来,又能留余几分?南山早已淡然!只余得一群乱世苟且之人偷生于世!然周室覆灭时日尚短,村庄中不喜秦人罢了”

    “缘是如此,这么说来,村庄众人皆是各国蒙难之公子、王孙和巨族子弟?或是其后人?长发即为周氏,莫非是周室后人子弟?”

    大师姊清点称是,解释道:“正是。不过不是东周,而是西周周室。长发乃是周师叔从子,而周师叔是武公的庶子,西周之公子!”

    “那郑娘便郑室后人?陈长老及陈创是陈国子弟?听说大师姊是相氏子女,又是哪国还是哪个巨族后人?莫非祖上来自相地?亦或是源自方相氏?”

    相氏是个很古老的姓氏。源远流长,有七个渊源。其一便是出自远古时期盘古的后裔,属于以先祖帝号为氏:冉相氏!是远古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他继承了黄帝以道为教,无为而治的精髓,后来他接替几遽氏成为华夏族的帝王。

    其二便是出自夏朝王族的后代,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夏朝有帝相,在其后裔支庶子孙中,有的人以先祖的名字为姓氏,称相氏。上古时期,夏王朝第五代君主名叫姒相,是夏王姒仲康之子,史称夏帝相,执政时期大约在公元前年,逝世后葬于今河南省濮阳市的相陵。

    以上两上源于姒性,其三则源于子姓。出自商王朝王族河亶甲之封地,属于以居邑名称为氏。商王朝时期,第十二代君主商外壬子发执政时期(公元前年在位),将自己的儿子子整封于相地(今河南内黄亳城乡,一说在今河南安阳西部)。商中宗再次迁都之后,留居原相城的商族人便以故都名称为姓氏,称相氏,世代相传至今。赵政说的相地便是此地。

    其四便是有相氏,源于官位,出自西周时期祭司方相氏。属于以官职称谓为氏。其五亦是源于官位,出自西周时期祭司冯相氏,属于以官职称谓为氏。冯相氏,亦称乘相氏。原为西周时期的三大祭司之一,主掌天、日、月、星宿、君王之大祭,还负责掌管岁月。这官位位高职重,是以族人众多。

    其六也源于官位,出自春秋时期齐国之相,属于以官职称谓为氏。“相”,本为官名,取“辅相天地之宜,用劢相中国家”之意。两周时期,君主拜相如同封王,因此“相”又称“相王”,拜相之后,相受到诸侯与满朝之臣的尊敬。后人有以先祖官职称谓为姓氏者,称相氏或象氏。第七源于姬姓,出自古巴族人及其首领廪君。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

    听得赵政问得急,大师姊清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那也不尽然。郑娘当然是郑国后裔。然陈师叔却不是陈国国灭后来的此间。其是齐国陈完后人,只因某些缘由,离了氏族至此。传到如今,已过五世,与齐国早已断了联系。至于清,非是来是相土或齐地。而是来自巴地。”

    “嗯,她是要嫁人了。……说是定在明年十月间。凯华也是求着我不要去搅了她婚事。不过妈你也别怨葭。前来讨要小七并不是葭的意思。是她弟自己做主在我面前说项哩。葭不会这样做,她知道小七对我和我们陈家的重要性。不会乱来!”

    离火说道这里,略一想,又补充了几句,道:“她弟之前有在葭面前提过这事,但葭没同意,葭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这事。不过却是反复强调要求我回来守着小七,就是怕她家里知晓小七的存在前来抢了去。葭对我还是不错的,她不会提出这种事来为难我。这都要嫁人了,还放不下我和小七,特意让她弟弟来叫我早些娶亲照顾你和小七。葭是好人哩,妈你别怪她。”离火嘴上是这样说着,但是语气淡然,脸色也是没什么变化,坐在凳子上一副万年不变的正经模样。

    陈母听得离火这样说也是神情一愣,略想了一下才记起把离火的头发拢好,放进发冠里,拿过梳妆台上的簪子闩好。

    这才说道:“嗯,那就好。这样我心里也好过些。想当初你带着葭回门时我看了那模样、性子便是欢喜。晓得那是个良善人。后面见她还知书明礼,能愿意给我装饭。心里更是又喜欢了几分。晓得她要嫁给别人,还以为她让她弟弟前来要人后,我被气得sha人的心都有了。以为是她变了!现在你这样一说,我又觉着还是她。心里也好过些,更能接受这现实。”

    陈母说到这里,就找着发网将离火头发束实。又找条帕巾想着围在离火颈下好给离火剃须。陈母一直不愿离火留须,说是留须便换了个人似的。不再是自己原来的儿子!不过却是没阻着铎辞。现在铎辞已经蓄了短须。

    围好帕巾后,陈母擎了剃须刀在手,这才又说道:“如此也好。总算是有个准信!虽说不能再回来了,但也晓得让我们知情好早做打算。墨你也别太伤心。其实为娘我心里也很不好受。这么好的儿媳妇说没就没了,谁能好受哩。你是不知道,她头次回来,日间就到我房里来,偷偷摸摸塞给我一个盒子。说是不要让铎辞家的那位看见!我打开盒子一看,原来是个戒指。当时啊,就把我感动的泪就差点掉了下来。”

    陈母说到这,还真是流了泪,停了手把眼泪擦了。又接着说道:“想我这一世人,除了结婚时有一套首饰,便再也没有置办过这么个东西。就这些东西,镯子和颈链早年间你父亲生痢疾就卖了给你父亲买药用了。以后也没有补买过!后来你父亲徭役差点丢了命,我又只能把那剩下的戒指给卖了医治他。就这样,我再也没有了首饰。唯一的念想也没了。后来家境好些了又忙着给铎辞娶亲,你父亲也没想到给我再(补)买回来。这些年你们兄弟也没想到这点,我万万没想到葭会在初次回来的时候送我那么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