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百零六章 三请书
    “人间巅峰,可仰望而不敢奢求!”离火说到这也是感慨万分,说道:“虽前些年山门也大力栽培我,用了不少丹药和资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生生堆到了游野巅峰。这几年也有些机缘,在这年纪便有了地游圆满的境界。如今这世上也算是没有多少人能比肩了。但却也不敢奢望这亚仙成就。”

    说到这里,离火便停了下来看着小七了陈母。陈母见离火这样望着自己,想想自己担心的事好像也没有说清楚。

    感觉离火好像也说完了,陈母便开口问道:“嗯,这倒是,亚仙真是难求啊。便是真君也是难得。那这么说来修炼不会变成石头,也不会忘记事物?这敢情好,我就放心了!”

    “呃,妈,修行忘情哩。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修行正是逆天而行,成就大道。怎能不忘情!不过妈你也别担心,要忘情的时刻就是在真君突破亚仙之际。你说我能有这运道和实力突破到亚仙?”

    陈母听到离火说会忘情后又紧张起来,后来又听到是亚仙才会忘情后一颗心就放到了肚里。她知道自己儿子出色。但也没敢相信儿子能有万年才出现两位那样出色!

    满心欢喜的陈母笑着对离火说道:“那就好,那我就真真儿能放心了。行吧,我……”

    “妈,你别高兴的太早,我哥现在就地仙圆满了,只差一步就是真君。真君过后就是亚仙,这只差着一个境界哩!听说这世上只要是在四十五岁前成就真君者,只要不中途殒落,最低的成就都是真君圆满。我哥现在可是还才三十六岁。要是这三五年,甚至是一两年突破了极限,证得真君。别得不好说,那肯定就是这万余年来最年轻的真君了。前途岂可限量,能修成亚仙也不足为奇!要知道他刚才说的武皇和南离子都是四十二三才证得的真君。”

    却是铎辞不知道何时站在二楼的厅堂门口,听到陈母这样说出言反对。边走边说来到长几边上,笑嘻嘻的说完就一屁股就坐在陈母身边。看着离火,想听听离火的解释。

    陈母一听这话,心又提了起来,眼神惊惶的看着离火。离火见此却是笑笑,安慰母亲说道:“妈,别急。我先问铎辞点事。”

    说完这话,离火便对着铎辞问道:“修行界的事你怎么晓得这么清楚。连我的境界也知晓的一清二楚哩!谁告诉你的?”

    铎辞见离火脸色严峻,但却是没有在意,依旧呵呵笑道:“还能是谁?当然是你告诉我的。我是背靠着你才有些产业,虽说也称不上什么成就,但总是要小心行事,所以我就到处打听你的消息。辨清你在修行界的地位和敌友。这样才能更方便办事。你在修行界名气这么大,我还不知道你什么境界?不过话又说回来,哥,你还真是给我了一个大惊喜。我昨天就和妈坐在你书房里听说你和葭她弟说话,才知道你居然是地仙圆满。要不是亲口说出来的真得想都不敢想。这么年轻的地仙大圆满!啧啧啧~”

    铎辞不停的咂着嘴赞叹了几句。这才转头又对着陈母说道:“妈,我们陈家要发了!真真儿的大发啊,你知道吗,我哥就现在这境界那就是中洲境内南北两国最高的修为。肯定能排进前三!要是再证得真君,哈哈~那就再妥当不过了。我到时走路都不用看着别人了,仰着头四处扩张生意。谁要是敢不服,我就让他看看陈离火陈真君……妈你做什么哩!”

    却是陈母见铎辞又得意而忘形,就在他头上来了一下。对着铎辞喊道:“鬼叫什么?有你大哥你就猖狂了?你也不看看你这性子,多大年纪了也没个正形。要是家里都你这样,你还是赶紧的收了铺子回家来种田。这样还能免得惹出祸端连累你哥和家里。”

    陈母说完又举起手起要再来一下,铎辞见母亲责骂自己,也不敢发火。只能捂着头躲闪。嘴里解释道:“妈,我就是随便说说,我哪敢啊真这样啊。哥,你也不要在那怪模怪样的哩,赶紧的劝劝妈不要发火。我也没说什么不是?”

    离火见此却是摇头,听得铎辞讨饶也不肯见谅。火上添油的挤兑着铎辞,幽幽说道:“你是没说什么,只是想让我成就真君之后给你当打手哩!”

    陈母听到离火这话,气得又抬起手要打铎辞。铎辞连忙起身离了长几,站到几步远外才说道:“妈,没有的事哩!我刚说想说的是让他们看看陈真君之弟我的威风。妈你想想啊,我哥要是成了真君,我这小事还用得着他出手吗?那时我哥能不能出口成宪我不敢说,但我敢肯定只要他稍稍表示下不满那也是没人敢把我怎么样啊!你说是不是?”

    陈母却是不信,不过却也是没有再追上去打铎辞。只是口中斥道:“那你也不该仗着你哥的势子为非做歹啊!”

    “不敢!不敢!妈,我一定不会给我哥惹麻烦。也不会仗着我哥做恶事。你就放心吧!我虽说嘴贱了些,但这些年行事一直也是本本分分的啊,没做下什么恶事不是?”

    陈母听了铎辞这么说,细想一下也是如此,便不准备和铎辞再计较。不过口中还是说道:“没做下恶事就好。再大的家财也要有相应的德行相配才能传承。要是没有德行,后人是守不住哩,说不得还是件祸事!还有你这嘴上的毛病也得改改,不要老是胡说八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我是不是没教过你?”

    铎辞见母亲终于肯罢休了,连忙点头应道:“有有有,你教过我许多次了,是我没记住。你消消气,我以后一定多注意就是。”

    见母亲不再和自己计较,铎辞这才对离火说道:“哥,你也别站在那光看我的好戏,赶紧的说说你几时能证得真君。又几时登顶亚仙。说出来让妈安心才是。”

    陈母经铎辞这么说,才记起还有正事。连忙眼巴巴的看着离火。

    离火见连小七也是一脸郑重,不由的笑道:“小七,你看爸爸做什么哩?爸爸不会忘记你的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