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章 玫瑰军团(五)
    离火没想到段九医会这样吩咐自己,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应道:“嗯,我现在还真是无法静心修炼,所以必须先出发,就走到西域去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若是我命不该绝,想来一路上三四个月伤势总该有些变好才是。若是福大,能好个七七八作,那就更好不过了。到时行事也能多出几分把握。”

    听得离火还是执意要现在出发,段九医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边的清心却是先急了起来,想再劝说离火。口中说道:“离火,你…………”

    不过清心话刚出口,段九医就抬手阻止了清心继续说下去。口中回应离火,道:“现在就出发?这样也好,那就依你吧。只是西出武关,到得暗火城后,须待得门内讯息你才能与便宜行事。这点十三弟你必须应下,若是不然,九哥怕是也不能应下你现在就西去之事。”

    听得段九医这话,清心和离火俱是脸上一愣。不过清心却是没有吭声。离火则拱手应道:“离火听候九哥吩咐便是。”

    段九医见诸事俱已吩咐妥当。便对殿内南山众人说道:“既是如此,那大家就按刚从命令行事。今日就到此,大家散了吧。”

    听得段九医这样说,殿内众人就纷纷告退。陈青三和离火也是出了大厅。但清心却有些迟疑,故意落在后面。

    果然,就在清心磨蹭之际,就听得段九医的话语传来。道:“四姐,麻烦你稍侍一下,我还有些事和你商议一二。”

    段九医对着走到自己近前的清心,见清心闷闷不乐,便首先开口说道:“四姐可是还在怪我没有留着离火把伤养好些再西去?”

    “呵呵~”段九医抬手阻止了清心的辩白,微微笑道:“四姐对离火之情意,不敢说南山上下全知情。但我们几个师兄弟哪个不是心知肚明。”

    “我……”

    段九医再次阻止了清心说话,道:“男女之情,始发于心。实为人间之大伦。四姐也不要难为情,离火优秀,异于常人,南山上下哪个不知?四姐能看上离火民是他的福气。然四姐却是晚了一步,让那相管清青棋先一着,得了先手。”

    说到这里,段九医也是长叹了一口气,说道:“要不是他早年结情于相管清青,这南山掌教之位花落谁手那还真不敢确定。不过如此一来,先不说我得了这利(益),但却是苦了四姐你。可既便是如此,这些年来你也一直默默关注着十三弟,担心其安危,视若家人。”

    清心听得段九医这样一番话,却是一脸黯然,隐有些痛苦之色,却始终不肯说话。

    “最苦天下有情人!离火如此,你也是如此。直让世人无解!”段九医看着一脸痛苦的清心,连连感慨。

    “四姐,你知道吗?其实离火最初是个无情人。”段九医好像是途说着一件秘闻,看着清心轻轻说道:“离火天资聪慧,智计无双。所以当初师父跟了他四五天才决定收下他。要知道他入山时年纪虽大些,但却很是瘦小,常年又有疾病缠身。在众多师兄弟姐妹中最不起眼的就是他。一个错过最佳修炼年纪才入门的人,一般成就不会太高,没人会对有他过多的关注。当然,这更是他有意为之,他有心让别人不关注他。所以当年四姐你看走了眼。”

    “然离火到底是资质天授。一声不吭,一年寻真三年真人,这才让我注意到他。不过以他的年纪,在那时真人境也没引得多少人关注。但没想到是,不到两年,他就到了真人境巅峰,再一年又到了大圆满。连续两年挑落八哥和十妹,连夺南山试剑的真人境魁首。”

    听着段九医讲到这里时,清心终于是开口了,不过却是一脸的落寞之色。说道:“是的,就是那年我才发现他的不凡。一身剑气,便是一年四季都穿着那南山的常服,也是仪姿超群,英气过人。但是不想却被十师妹抢了先手。”

    谁知段九医却是不同意清心这番话。摇头说道:“四姐却是看差了,十妹只能算是离火的一个异性朋友,或许有那心思,但绝对没有真正的以男女之情相待。”

    “知道为什么吗?”看着清心疑惑的眼神,段九医笑了笑才说道:“因为那时的离火才刚刚开了情窍,只是想着试试如何与人相处,根本不懂男女之情。若不是我当时听到了师父的说辞我也不敢相信。”

    说到这里,巫白九的思绪就回到了十几年前,那时的师父还在世,不过因为东海事件,常年伤痛缠身。自己因为精通医术,经常在师父跟前待奉。

    那天夜里,师父让段九医唤了刚刚晋升为游野境的陈离火入洞府。那时的陈离火还是很稚嫩,虽说刻意不想太引人注目,但眉目之间那顾盼自雄的神色还是偶尔能见着。

    离火进得师父洞府后,师父并没有支开段九医。见离火近前,直接开口就对着陈离火问道:“修行七年便是游野,如此资质古今难有。离火你是不是有些自得?”

    听得师父出言严厉,离火也是很是惊异,有些惶恐。不过还是躬身回礼答道:“师父,这些日子我刚晋升,所以言行中有些得意。并不是成心如此,还望师体谅!”

    师父见离火如此说道,嘴角微翘,脸露笑意的说道:“呵呵~离火你不要惶恐,为师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虽说你这些时日有些轻佻,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你还是修行数年就有了这成就。那更应高兴才是。你一向为人谨慎,我也是早就知晓,我不会因此怪罪你。”

    看着面前的弟子,南山掌教一脸的欣慰。想着当初收下离火的情节,轻轻的说道:“离火,当初收下你时,为师真的下了很大的决心。毕竟你已是过了最佳的修炼年纪。我是念你天资聪慧,这才想了又想,多方打探,实在是舍不下才收了你在门下。”

    “你也的确是智慧无双,又能静心苦修。几年来一直领先一同入门的诸位弟子,时至今日已是游野境了。这道行,在哪一个门派都算是中坚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