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四十八章 与神斗(二)
    见到离火使小性子甩赖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陈母倒是一愣,随后便笑了起来。离火好久不曾她面前这么做过了。有这行为的时候还是很小没中秀才的时候。现在看到这一幕重演却是有些暖心。不由的想到以前离火少时甩赖皮的的样子。

    想到这些,陈母便有些心软了。不过口中却是不肯放过,继续说道:“就是趁现在过年才好办哩,大家没什么事都在家或在街上行走。你要是有看上的直接上前打招呼就好。不说别的,就说南山吧,这么多年了,想必你的事山上有不少人也是知道哩。只要你有看上眼的(女子)就上前招呼一声,随便聊几句便好。现在的女子也精着哩,你这样的行为还能不清楚你想做什么?只要是有意的(女子)定然会近前主动和你攀谈哩!一回生二回熟不就有门路了嘛。去吧,说不得年前还能领个回来帮着做年饭哩。嘻嘻~”

    离火是听到陈母不同以往的笑声才回头看了母亲一眼,一见陈母这促狭的笑容还能不清楚母亲是在打趣自己!正要反言相击,却是看见陈母眼角还有泪水。配上这狭促神情甚是滑稽。于是笑着摇了摇头,帮着陈母把眼解的泪水擦去。盈盈的开口笑道:“妈,就这事还用得上南山吗?我这就去写个牌匾扛到圩上大路口去。相信不用半个时辰定能吆喝着一群妹子回来,不要说做年饭,就是你想捶背都有人给你捶背。想捏腿就有人帮你捏脚,哪怕是洗脚水想必也有人帮着你倒了。真真儿能把你爽翻了!”

    陈母原听着还是那么回事,谁知离火越扯越不着调。不由气得给离火来了一巴掌。笑骂道:“小子,你这是寻打。一群一群吆喝的能是妹子吗?那是鸭子。捏脚捶背的那也是佣人不222222222222是儿媳妇!你这是消遣我来着!”

    陈母听得离火这话,心里一个咯噔。细想了一会才说道:“墨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我能交待你什么?你经常出外行走,经验比我丰富。我也没什么好交待你的(事)。不过你自己也说了找姑娘的事,妈老了,帮不到你多大的忙。你自己要多用心才是。至于葭那里,我怕是难了。她既然这样瞒着你,估计你就是突破了也是难有变化。你也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不然到时还得伤心一场。”

    陈母长吁了一口气,叹道:”唉,墨啊,你和葭是前世的冤家啊,也不知到底是谁欠着谁哩!行了,我晓得了,你放心出去吧,小七我会照看好的哩。”

    说到这里,陈母又想到了些其它问题。不禁开口问道:“你不是一直守着小七不敢离开的么,怎么突然又放心出去呢?”反间

    “没事。妈,事情已经过去了。多年来我守着小七是怕有人拿了小七去胁迫我们、葭和她家里。不过这么多年了,上回我带着小七去过北国不说,便是凯华也亲自来了一趟。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就是有人告发了这事,想必葭那边也有了准备,不会碍事。至于小七和我,只要我没死还在这世上,谁敢拿小七怎么样?若是惹火了我,我定将他们挫骨扬灰,屠其满门!”

    说到这,离火语气就冷了下来,一身煞气不由自主显露几分,陈母和小七都感应到了。小七更是在离火怀里用双手顶住离火胸膛,不愿让自己身体靠在离火身上。两眼不断闪烁,目光不定的看着离火。离火见小七如此这才惊觉收敛了身上散发的气息。

    陈母也感应到了离火身上的杀气,心里有些骇然。不过想了想也觉得理应如此。离火经常在外行走,斩妖除魔不说,怕是人命也不知沾有多少!

    想到这,陈母也就明白了些事。问道:“墨,上次你回来一身血腥味,莫非是杀了前来对小七不利的人?他们是北国来的么?”

    离火虽说收敛了身上煞气,但脸色却是比原先要阴沉几分。只是自己没有察觉!见母亲终于猜透,离火也没准备隐瞒,点头应道:“是。当时我刚吞下妖丹,还没来的及完全炼化,就听闻有人对小七不利。这才匆匆赶了回来下的手。因为时间比较急,我也洗浴过身子。所以妈你不仅见到我脸色赤红,还是闻到了血腥味。当时我也和你说过我没负伤,脸红和血腥味不搭关系。你当时还是有些不信,不过我也没办法解释。这才没和你说,怕你担心。”

    陈母听得离火这样说也是信了,点头说道:”嗯,现在说也不迟。你能让我知情便不算是故意蒙我不孝顺。我也没怪罪你的意思。“

    说到这里,陈母突然感觉有些兴趣索然。语气也淡了几分,对着离火说道:“既是这样,你要出去就出去吧。安心的做自己的事。家里我会照应好。”

    说完陈母就转身走了,离火见陈母这样,不由的有些诧异。细看一下才发觉母亲身子有些佝偻,低着头勾着背走路时看着很是凄凉。

    见母亲如此,离火感觉心被利器扎了一般。痛心不止!不由的喊了声道:“妈!”

    陈母已走到门口,听得离火喊自己。不由的扭头看着离火。以为离火又有什么事。不过眼睛却是比刚才更红,脸上更是挂着泪。

    见母亲这般伤心模样,离火抱着小七就快步走了过去。看到陈母眼角、脸庞还有泪水,离火很是心酸,连忙拿袖袂帮着母亲把泪水拭去。小七见奶奶哭了,父亲又帮着奶奶擦拭,也见样学样的伸出小手给奶奶擦泪水。

    离火给陈母擦着泪水,这才发现母亲老了,脸上的皱纹比以前多了不少不说,便是两鬓上也有了些许白发。想着这些年母亲一直担心着自己的事。自已虽是什么也没说,但母亲肯定还是猜到了不少。离火心中黯然,心底很是酸涩。擦着擦着,看着看着,就两眼朦胧泪水欲滴。

    陈母站着没有动弹,就看着离火和小七给自己擦泪。隔着大小两只手的空隙,静静的看着小七和离火。脸上露出了笑意。尤其是看到离火脸上的愧意和忧心,陈母心里更是欣慰。感动的泪水不断的滴落,越流越多。惹得小七叫苦不迭,连连说道:“奶奶莫哭,奶奶莫哭,小七都擦不过来了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