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我夺舍了大师兄 > 章节目录 第四百六十七章 变革再起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当时的人间守护者混元宗广邀修行界的同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于岍山山外布下大阵引得妖龙入彀。当时混元宗本以为胜券在握。哪料到那妖龙被击的狠了却是狂性大发,利用庞大的龙躯和一身伟力生生撕开了大阵。冲上岍山见人就杀。混元宗一众弟子数万人都惨遭毒手。最后还是用混元宗的护山大阵困住妖龙。将妖龙封印在岍山混元宗的宗门驻地中。

    这一封便是数十万年,那妖龙再也没有出来过。而如今离火接到的讯息是:伏龙阵有变,速归岍山!信息是陈青三传来的。

    因掌教段九医甚少理事。南山上都是由各部各行其事。除了负责刑律的刑室外,南山还有内殿、外堂两部。内殿负责南山本山事务以及南山宗门所有资源存管、人事安排和礼仪来往。现在由清心负责。

    外堂负责南山之外所有事务。主要就是出山行走。这原是离火的职务。但因前几年离火一直无法长时间离开陈家,所以现在由陈青三出任。

    陈青三是目前众师兄弟中排名最前,年纪最长。几乎就是掌教段九医之外身份最尊之人。现在他亲自传讯来就肯定是事态非常。所以离火不敢不应讯,只能不再游荡而是急急回赶到岍山。

    岍山的某处山腰中,一身白衣的南山掌教段九医神情淡淡的看着下面的山谷,一言不发。陈青三就站在段九医身边,不过稍后半个位置,也是望着山谷。不过却是神色严峻。

    山谷笼罩在一片若隐若现的光华中,那光华就是当初混元宗留下来封印妖龙的大阵。事后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世间的守护山门都会来加固它。一直传至如今。

    段九医和陈青三站着一会时间,就感觉脚下大地不断的震动。而山下的封印大阵更是光华大作,不断的闪烁。足足过了盏茶时间,那震动感才消失,封印大阵也重归暗淡。

    此时段九医神情也有些凝重,正欲开口说话,就看到山外一道青芒疾驰而来。看着那青芒由远及近,快如闪电。段九医和陈青三对视了一眼,脸露微笑。

    “前面空中的可是十三弟!”却是陈青三出口向空中那道青芒问道。

    那青芒却是听到了陈青三的叫喊声,飞剑一偏就朝着两人飞了过来。飞到近处,那人收了剑直接飞身过来。却是一个样貌清秀、身材普通,身着天青色南山常服的年轻男子。正是离火!

    离火早已看到了半山腰上的巫白九和陈青三。所以才收了剑直接掠了过来。离两人还有十数步远时离火停了下来,快步走上前。抱拳行礼道:“离火见过掌教,见过三哥。”

    两人见到离火近前脸上挂着笑意。不同的是段九医性子淡薄,所以是微微的笑。而陈青三则是满脸笑容!段九医见离火行礼,也没有回礼,而是淡淡笑道:“都是自家同门兄弟,那么多俗礼做什么。”

    段九医一边回话,一边不停的看着离火。并连连的点头,微笑着说道:“我前些日子刚出关,就听得四姐说离火已是地游境圆满。我却是有些不信,去年年初你可是才入中阶呢。谁知今日一看才发现四姐也是看差了。离火你这分别是大圆满了啊!呵呵~”

    陈青三听得段九医这话却是心里惊疑不断,也不知掌教段九医这话是真还是假。只听得离火说道:“掌教也不要怪四姐。其实四姐也没有说错,大圆满也是圆满嘛。我当时回到南山,四姐闻讯而来,随后三哥也到了。四姐问我是不是巅峰,我敢说不是吗?我总不能说我已经真君境了吧?呵呵”

    听得离火这番话,段九医便是笑了起来,指了指离火又放下。摇头说道:“你这也太能说了。也是,你一直就是这样,平时不开口。开了口便浑身上下都是理字!呵呵~”

    陈青三听得两人说话也是笑了起来。说道:“我和四妹到底还是差了离火几阶。所以看得不太真切。被他蒙了过去。掌教已是巅峰,自是感知的更为透彻。”

    离火自到了南山就一直和巫白九生活在一起,因为段九医精通医术,早些年都是他在医治离火。所以两人熟悉彼此的个性。关系也最好。而陈青三也是离火除段九医之外关系最好的同门师兄弟。这主要是得益于陈青三相对要年长些,经常代理山中事物。为人也甚是忠厚,所以离火也愿意和对方亲近。当年离火和管清青的婚事就是请的陈青三为证。

    陈青三听得离火真是地游境大圆满,心里很是高兴。看着离火一脸的笑意,笑着对段九医说道:“掌教一直担心这南山一号行走何时能名符其实。没想到就在眼前啊,相信不用三五年,离火必是真君无疑!”8888888

    段九医听得陈青三这话也是连连点头。满脸笑意。对着离火问道:“呵呵~离火,想必你也感应到了你的机缘了吧?可有想过什么时候去找?若需要宗门或者我们这些师兄弟出力时可不要客气。这是宗门大事,甚至是中洲修行界的大事。不容不慎!”

    “嗯,我这段时日也一直在找,但因为感应的不太真切,所以没有什么收获。但是应该是在西方,我已经隐约感应到就在西边。”

    “西方?这可不太好办,西疆可是一直是邪修地面,昆仑一脉虽说也在西疆,但一向亦正亦邪,怕是不肯帮助我们。”却是陈青三听得离火说机缘在西方后大皱眉头,不由的出声说道。

    听得陈青三这话,段九医却是不太同意,摇头说道:“三哥,这话却是偏颇了些。西方不一定就是西疆。凉州也是在西边呢,不过要是真的在西疆,那也怕是必去不可。不过以离火如今的修为,只要谨慎一些,不招惹到昆仑派应该也没有多大危险。”

    “嗯,我也是这样想,只要我低调些、谨慎些,全身而退应当不难。再说了,到了这一步不要说是西疆,即便就是东海也要闯上一闯。我现在状态特别好,若能得机缘,证得真君应是十有八九之事。所以我不能再等!”

    “真的,离火,你这么有把握?如果真是这样,莫说是西疆,便是真的在昆仑派,我们也必须帮你夺得这机缘。我们中洲没有真君都快十年了。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知掌教意下如何?”却是陈青三听得离火说自己有信心证得真君,满脸的兴奋激动不已,巴不得现在就找到离火的机缘,帮离火证得真君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