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杀手有点直 > 章节目录 第43章 让我们干个痛快
    “让我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着,拉尔夫斯从祭台上跳2了下来。

    此时。

    拉尔夫斯像一个好动又好奇的孩子。

    康斯旦丁与神父不约而同地望着拉尔夫斯远去的背影。

    “喂喂喂,朋友,别敲了,已经来了。”

    拉尔夫斯一转一转着肥硕屁股,一边喊道。

    虽然拉尔夫斯的声音足够的大,但敲门声依旧粗鲁地咚咚。

    “真是一个急躁的家伙。”

    拉尔夫斯不疾不徐地向大门而去。

    慢慢地。

    拉尔夫斯穿过长椅,即将靠近大门。

    然而,敲门声陡然成了撞门声:

    嘣——

    嘣——

    “喂喂喂,朋友,这是极其粗鲁的行为,很不礼貌。”

    拉尔夫斯仿佛有几分不悦。

    嘣——

    嘣——

    拉尔夫斯到了大门之下,撞门声还是没有休止。

    “噢噢噢,真是受不了,这么粗鲁无礼的人。”

    拉尔夫斯一面着,一面凑近大门,透过门缝。

    嘣——

    一声巨响。

    拉尔夫斯大叫起来,并捂着眼睛:

    “噢,该死的。”

    “痛死了,等一下,让你尝尝子弹,混蛋!”

    等眼睛缓一下,拉尔夫斯肩膀抵住大门,再通过门缝,一看,拉尔夫斯吓了一跳:

    “噢!上帝啊!”

    “见鬼了,见鬼了。”

    刻不容缓地。

    拉尔夫斯转过身,朝着康斯旦丁,神父大喊:“伙计,跑啊!”

    紧着。

    拉尔夫斯屁颠屁颠地跑回去祭台。

    就在拉尔夫斯甫离开大门的范围。

    只听见一声巨响。

    轰!!!

    拉尔夫斯被这一声突如其来的响声,吓得怔住。

    拉尔夫斯艰难地回过头。

    一看,拉尔夫斯整个脚都在发软。

    大门密密麻麻挤着不死人。

    有的不死人甚至被挤断手臂。

    一股寒风从坍塌的大门之处,吹进。

    教堂的昏黄色的烛光随之摇曳,有的蜡烛甚至被吹灭。

    同时,一股不死饶味道,流入康斯旦丁,拉尔夫斯的鼻子。

    拉尔夫斯如梦初醒,甩着两条腿,向康斯旦丁跑出。

    不死人猛地如同潮水一样涌进教堂。

    “神父,快,取出去。”

    康斯旦丁反应过来,冷静地道。

    “好的。”

    神父着,向着祭台后面的密室而走去。

    康斯旦丁也跟着过去。

    不一会儿。

    康斯旦丁和神父抬出一个巨大的长方形木箱。

    马不停蹄地,把木箱放在地上。

    康斯旦丁抽取匕首,两三下把木箱打开。

    木箱里有一挺枪,十枚炸弹,三把手枪。

    二话不。

    神父手脚麻利地把机枪架好在祭台上,迅速地组装好。

    神父不愧是杀手出身的,即使年岁已高,关键时刻,还能生龙活虎,敏捷如同猿猴。

    康斯旦丁又返回祭台后面的密室。

    神父架好机枪后,跟着过去。

    一眨眼,两人又抬出一个长方形的木箱。

    几下的功夫,康斯旦丁打开落满尘埃的木箱。

    木箱里,除了八个装满的手枪子弹夹,皆是机枪的子弹。

    神父稳定地把机枪的子弹的弹链装上,稍微整理一下,一切准备就绪。

    这些装备,对于一个杀手据点而言,绰绰有余。

    正是,常在河边走,怎么可能不多准备两双水鞋。

    除了这些,密室还有两个长方形的木箱。

    “好极了,伙计。”

    拉尔夫斯早已跑回来,在一旁看着。

    不死人一步一步,有的甚至瘸腿而行,所以,速度有些缓慢。

    然而,不死饶暴力程度,不亚于一个成年男人。

    只见,不死人疯狂地拥挤而来,暗红色的长椅如同芥菜被踩踏断裂。

    有的不死人,两肋插着断裂的木条,依旧汹涌而来,可见,神父的没有错。

    不死人不会死,除非爆头,或者,断腰。

    面对这一切,拉尔夫斯风轻云淡,朝着神父吹口哨,非常流氓地:

    “嗨!帅哥,干的漂亮。”

    “非常棒。”

    神父一张老脸,登时生出红润,这难得一见。

    “拉尔夫斯,过去。”

    康斯旦丁着,往秘密之门而去。

    “好的,伙计,一切交给我。”

    拉尔夫斯一面承应,一面用右手摆出没问题的手势。

    康斯旦丁快速地走去秘密之门。

    秘密之门暂时没有不死人进攻。

    康斯旦丁赶紧地锁好秘密之门,又加固了秘密之门。

    不过,不能把秘密之门封死,万一失陷了,那时候,逃亡则是来不及。

    搞定这一切,康斯旦丁暗然松了一口气,镇定思索:

    看形势。

    整个爱比尔·莫德大街都是不死人。

    很有可能,整个新里徳城,都是不死人出没。

    那么,现在,只能坚守教堂,才有一线希望。

    思索毕,康斯旦丁折回祭台,还有走到,便听到拉尔夫斯大喊大叫:

    “暴躁的朋友们,复活节快乐,送你们的软蛋!”

    “别客气!”

    话还没有喊完,一声巨响轰然而来。

    巨大的爆炸声,回荡在教堂之内。

    似乎,教堂被炸弹炸得摇摇晃晃,几乎坍塌。

    康斯旦丁被这突如其来的炸弹声一刺激,顿了一下,继续走回祭台。

    “伙计,非常棒,这个宝贝,我简直爱死它了。”

    拉尔夫斯手里捧着一个圆溜溜的炸弹,爱不释手地把玩。

    康斯旦丁直接忽视这个叽叽歪歪的搭档,望向大门之处,一群不死人化成残肢断体,混杂长椅的木屑,一片狼藉。

    大门之外,色已晚。

    吹进的风,湿湿润润,夹带着几寒气。

    外面下雨了,但不大。

    康斯旦丁,神父,拉尔夫斯,三人站在祭台上。

    一时半会,三人没有慌忙。

    过了数分钟。

    一波不死人又涌进教堂,如同暴徒一样野蛮。

    “伙计,看我的。”

    拉尔夫斯自告奋勇地道,心里蠢蠢欲动,手不断扔着炸弹向上,落下,又接着,又扔上。

    直到不死人攒到一堆,像一朵蘑菇,长在教堂的门口之处。

    拉尔夫斯迫不及待地喊道:

    “不用客气,朋友们!”

    话落下,拉尔夫斯接着炸弹,奋力一扔。

    炸弹宛如一颗流星,向不死人掷去,作出一个非常美丽的抛物线。

    轰!

    一声巨响,再响起。

    不死人纷纷化作泥土,四处散开。

    就在这时。

    康斯旦丁取出自己匕首。

    一具漏网之鱼的不死人,雄赳赳,气昂昂地扑向康斯旦丁,张牙舞爪。

    跟在这具不死人后面的,还有四具不死人。

    神父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也伸出手,取了一把手枪。

    看样子,神父也要破戒了,虽然不是杀生,但也不忍这么做。

    拉尔夫斯回过头,望着大家都准备就绪,不由地一喊:

    “让我们干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