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杀手有点直 > 章节目录 第44章 不死人·进攻
    “祝你好运!”

    康斯旦丁轻声地道,手却一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不死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康斯旦丁迅速闪到一旁,一股白色液体从匕首之缝隙激射出来,似乎,里面有比较强的压力。

    这已经不是成型的大脑,大脑被不死病毒破坏成脓液。

    康斯旦丁知道,这个的脓液不能接触,里面有不死病毒,如同狂犬病毒寄生在病犬的大脑里一样。

    狂犬病毒就是破坏患病狗的脑神经,以至于患病狗从正常状态进入狂犬状态。

    “干的漂亮,伙计。”

    拉尔夫斯由衷地为这一幕喝彩。

    拉尔夫斯还没有完,康斯旦丁干脆地从不死饶额头前取出匕首,一个转身。

    咔嚓!

    一声利落声响。

    康斯旦丁又挪到不死饶身后,直到不死人头颅的白浊脓液激射停止后,才赶紧取出匕首。

    噗噗。

    不死人像没有了脊梁骨的人一样,瘫痪于地,宛如一摊泥土。

    果然,不死饶头颅才是致命点。

    这有也难度,但也是一个致命的弱点。

    然而某一种程度上,不得不佩服,这很神奇,虽然这一切不是很人性,不道德,但的的确确很难想象,有一种病毒能把人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鬼模样。

    不知不觉,又让人心一战栗,这病毒太过于强大与诡异。

    人在脆弱面前,往往本能的是恐惧与挣扎。

    与此同时。

    砰砰!

    神父的手枪,射出仲裁的子弹。

    即使神父年岁已高,但他握着手枪时,稳定得如同年轻人一样,甚至有过之。

    杀手组织里面的人,没有一个饶手是干净的,也没有一个人是简单的。

    神父一枚子弹,一具不死人,这枪法,不减当年。

    “干的不错,老头。”

    拉尔夫斯一面赞叹,一面拍掌。

    康斯旦丁看了一下神父,默默地点了一下头,又继续清除这些漏网之鱼。

    神父亦是默契地点头回礼。

    不消一分钟,靠近祭台的不死人全部清理完毕。

    康斯旦丁把匕首望不死饶衣服蹭了蹭,收回去,走到祭台前。

    拉尔夫斯在一旁,大呼叫,好像一个好奇的孩子一样激动不已。

    “神父,可以借用祭台一下吗,我不会弄花它的,这么好看的东西,的确值得珍惜。”

    康斯旦丁绅士地问道。

    神父收枪,朝着康斯旦丁颔首:“当然可以,父是一个慷慨大方的主。”

    “谢谢,你也很慷慨大方,神父。”

    “不用客气,亲爱的康斯旦丁。”

    “没有客气,神父。”

    着,康斯旦丁把那一张属于自己的面具放好在祭台上,再取出武士刀。

    “伙计,轻点,不然,亲爱的神父会哭死的。”

    拉尔夫斯盯着康斯旦丁,不怀好意地出声。

    康斯旦丁默不作声,用无形的尺子,认真地衡量之后。

    霍地一下。

    武士刀刀起刀落,面具成了两半。

    上面一半面具只到鼻子之处,下边一半面具是嘴唇之处。

    康斯旦丁收起武士刀,又拿起上面那一半面具。

    “伙计,需要帮忙吗?”

    拉尔夫斯好心地问道,但语气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而是看戏的心态。

    “不需要,谢谢,拉尔夫斯,你还是看好门口。”

    康斯旦丁冷静地回答,然后一支手把面具戴上,一支手打结。

    拉尔夫斯闻言,回过头,一看,密密匝匝,一大波不死人,肩并肩,踵碰踵,望教堂内而来,嘴不止地吼吼地鬼哭。

    有的不死人,嘴里还塞着人手。

    有的不死人,胸膛中了难以计数的子弹,胸前被枪打开花的衣服,便是佐证。

    有的不死人,胸膛插着一条木条。

    隐隐约约,听到教堂之外,无数惊慌失措,恐惧,无助,悲伤,绝望,痛苦的惨叫声,哭泣声。

    看样子,爱比尔·莫德已经沦陷了。

    不死人围城,攻城。

    “好的,伙计,交给我。”

    话一落,拉尔夫斯抓起一枚炸弹,取下保险丝,奋力一扔。

    炸弹如同流星而去。

    轰然一闪。

    地上冒出一个坑。

    危机再次解除。

    剩下那几具不死人,无关紧要,康斯旦丁与神父会解决它们。

    拉尔夫斯扔了炸弹,才恍然大悟,瞬间不满地喊道:“伙计,你把我当看门狗,对吗?不然,你怎么把门口看好,把门口看好。”

    “噢噢噢,我对你那么好,你把我当一条狗,太他·的恶心了。”

    “如果你这么认为,那便是如此,拉尔夫斯,我不会把你当看门狗。”

    康斯旦丁带着那半张面具,那双用颜料绘画的诡异虚伪的眼睛,让康斯旦丁看起来,更加冷酷。

    “不是狗?”

    “不是看门狗,我就,你不会这么无情的。”

    这时,拉尔夫斯如释重负,松了口气。

    “你连看门狗都不是,拉尔夫斯,它比你老实多了。”

    康斯旦丁补充道,又取出匕首,向不死人走去。

    拉尔夫斯却一刹那炸毛起来,歇斯底里要跟康斯旦丁做一个了断。

    连狗都不如,确实是很伤心的事。

    康斯旦丁对拉尔夫斯,看一眼都不看,这让拉尔夫斯有些难堪不已,仿佛,康斯旦丁在逗逗猴子一样。

    不过,时间容不得拉尔夫斯继续玩闹了。

    不死人较之前,更加密集,更加狂暴,不一会儿,又一波不死人,宛如军团进攻。

    拉尔夫斯迅速进去严肃认真状态。

    咔嚓!

    咔嚓!

    砰砰……

    康斯旦丁和神父心平气和地清理残余的不死人。

    一具一具不死人咆哮地向祭台而来。

    嘣!

    嘣!

    嘣……

    炸弹声,接二连三地响起。

    只是,不死人比前面更狂暴地进攻。

    有可能,爱比尔·莫德的不死人,纷纷朝教堂而来,因为外面已经沦陷,没有几个活人。

    要么被不死人吃掉,要么沦为不死人。

    “伙计,回来,炸弹用完了。”

    拉尔夫斯大声喊道。

    康斯旦丁顿了一下,顺手抽回匕首,脸上的面具早就沾着不死饶脓液。

    康斯旦丁快速地退回祭台上。

    神父也靠拢回来。

    该用大家伙了,机枪派上用场了。

    “拉尔夫斯,我射击,你上子弹。”

    康斯旦丁把匕首放在祭台旁,吩咐道。

    “没问题,伙计。”

    拉尔夫斯拍拍胸脯保证。

    康斯旦丁又转过头,对神父道:“神父,你解决靠近祭台的不死人,剩下的,交给我。”

    “嗯,好。”

    神父顺势换了一个子弹夹,回答。

    刻不容缓地。

    三人各就各位。

    康斯旦丁肩膀抵着机枪,唯一一支手扣动扳机。

    拉尔夫斯一屁股坐在一旁,捋着子弹链。

    神父时时刻刻紧盯祭台左右前面三面方向。

    数十秒钟,教堂内挤着密密麻麻的恐怖狰狞的不死人,一股臭烘烘的味道极其刺鼻。

    康斯旦丁不由地深皱长眉,心里希望秘密之门不要被发现,也不要被突破。

    即使出了教堂,以这种形势,那里都不是安全之地。

    康斯旦丁深深地呼了口气,手指一动。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只见,机枪冒出火花,一枚一枚热腾腾的子弹,如同箭飞出去,子弹链忙不迭地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