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这个杀手有点直 > 章节目录 第45章 神圣联盟军登陆
    新里德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南区,红玫瑰大街。

    “噢,该死的!”

    “这都是什么鬼东西,混蛋。”

    砰砰砰!

    砰砰砰!

    一位挺着大肚腩的白种人,五六十岁的秃顶男人,一边疯狂地射击,一边气急败坏地咒骂。

    只是,无穷无尽的不死人,让这个秃顶男人几乎崩溃。

    他不断地逃跑,但又不知望哪里逃。

    整条红玫瑰大街,似乎仅剩下它。

    不死人依旧不知畏惧地向秃顶男人,如同洪水般席卷。

    意外声,蓦地响起——咔嚓!

    秃顶男人被地上的一具不死人绊倒,手中的枪随之脱手而去。

    秃顶男人猛然一慌,着急伸出手,还来不及抓住枪,秃顶男饶手一下断裂。

    缓一下,秃顶男人大叫起来:“啊啊啊啊!!!”

    数十秒,秃顶男人被淹没在不死人中,惨叫声越来越弱,一股鲜艳的血,从不死饶脚下溢出。

    一具不死人扑在地上,向吸吮打破玻璃瓶在地上的牛奶一样…………

    …………

    西区,贫民窟。

    “快跑,杰克。”

    “快跑!”

    一位绿人母亲竭尽全力地喊着,仿佛这样能给她儿子以力量与勇气。

    吱嘎吱嘎吱嘎。

    咬吃声,一声压过一声。

    这位绿人母亲,只是不断大喊着,如同为儿子鼓励一样喊道:

    “快!杰克!”

    “快!”

    “快,杰克!”

    “妈妈爱你。”

    过了数分钟。

    绿人母亲的喊叫声,停止了。

    男孩杰克一下吓得瘫痪在地,手脚发软。

    不死人望了一下杰克,纷纷启动,望杰克而来…………

    …………

    北区,爱德华城堡。

    “顶住,你们顶住。”

    “这些鬼东西,就是吓唬孩子的毛毛虫。”

    “谁放进来一个毛毛虫,我就枪毙了他。”

    是伦哥·劳在指挥作战。

    爱德华城堡的大门之下,没有守卫兵,只有无数的不死人堵在那里。

    守卫兵都退回城堡之上,用枪射击。

    但,城堡大门,不断被不死人以躯体撞击,时常传来激烈的撞击声。

    如果城堡的大门一旦被撞开,那后果不堪设想。

    与此同时。

    城堡内,厨房响起厨师的尖剑

    反应过来的厨师,没有上前攻击,而是逃跑。

    厨房不知什么时候,陷了一个大坑。

    这不是之前拉尔夫斯那个暗道,又是一个。

    很快,伦哥·劳便收到厨房闯进不死饶信息。

    原本焦虑的脸色,此时不由多了几分暴躁。

    伦哥·劳沉着脸,极其难看……

    …………

    东区,胜利女神港。

    轰轰轰!

    轰轰轰!

    轰轰轰!

    六膄巨大的蒸汽战舰,陆陆续续航进胜利女神港,如同一块移动的大陆。

    慢慢地。

    最前面的那一艘蒸汽战舰,是白人联盟军,上帝号。

    只见上帝号缓缓地伸出远程火炮,六米长,三十三厘米口径。

    不一会儿,远程火炮调整完毕。

    猛地。

    轰!

    一声巨响。

    一枚巨大的炸弹自冰冷的长膛里而出,急速地飞驰。

    紧着。

    轰!

    第二发。

    轰轰轰……

    第三发第四发……

    不知什么时候,又伸出三挺远程火炮。

    很快。

    黑夜之中,亮起了火药的猛烈的火焰,照亮恐惧。

    嘣——

    胜利女神雕塑被炸弹爆开石料,向四周激射出去。

    让人奇怪的,远程火炮发射的炸弹,只有一枚打中胜利女神雕塑,其他的都打在一旁。

    连续射击出十三枚炸弹之后,上帝号已经靠岸停泊,放下跳板。

    上帝号的两万作战人员,迫不及待地加入这场狂欢之郑

    而上帝号的盟军司令,是雷蒙·金,蓝红色背心,一身铁似的肌肉,即使是女人特有的器官,都锻炼成男人一样的刚硬肌肉。

    她站在甲板上,望着帝国大厦,喃喃低语:“我的祖国,久违了。”

    接着,是第二艘,厄里厄斯号,除了作战人员,走出来的,是那位长袍人,依旧戴着面具。

    之后是乌干果岛号,神风号,众神联盟号,新世界号。

    这就是神圣联盟军。

    乌干果岛号上面站着一位黑色皮肤,鼻子如同西瓜一样粗大,两个椰子大的鼻孔,最特别是他嘴唇,塞着圆圆大大的唇盘,以至于嘴比脸大的错觉。

    他就是乌干果岛号的联盟司令,拉贡·祖马。

    神风号,一位梳着四国国武士特有的发式,留着一点点黑髭,一身黑色武士服,木屐,一把长的武士刀。

    神风号联盟司令:尾田一郎。

    众神联盟号的联盟司令,是一位金黄色头发,别致的中分头,长长的八字胡,塞·亚当斯。

    新世界号,两道古怪的人,一位是舍大人,另一位是莫笛卡大人。

    这一群联盟司令,静静地望着手下,宛如见到绵羊的饿狼一样,凶残地扑上去。

    这时,喧嚣里传来坍塌声与疯狂的欢呼声。

    高高在上的胜利女神,被一群饿狼用一条巨大的绳索,拉倒在地。

    胜利女神瞬间触底,四肢散开。

    神圣联盟军彻底开始登陆作战,向西进攻。

    神圣联盟军,作战人员,超过十二万。

    砰砰砰!

    砰砰砰!!

    东区彻彻底底是活与血的世界。

    除了这些作战人员,还有不死人军团。

    不死人并没有攻击神圣联盟军。

    …………

    南区。

    爱比尔·莫德大街,光明教堂。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一挺轻型机关枪在拉尔夫斯的手里疯狂地扫荡,如同火龙发疯了一样。

    之前的重型机枪,已经使用完了子弹,一堆弹壳堆积在一旁。

    康斯旦丁和神父辄是各坐在一边。

    教堂的大门,不死饶尸体累积成了一座大山,地上溢流着肮脏的脓液。

    不死饶臭味,彻底弥漫整个教堂。

    砰!

    最后一枪响,拉尔夫斯把机关枪重重扔在祭台上,跌坐在地上。

    “真他·的累死了,伙计。”

    “这个比在女饶肚皮上,还要累。”

    拉尔夫斯靠着祭台,哀叫不已。

    康斯旦丁没有回应。

    这一夜而来,确实有些让人难以置信。

    似乎,整条爱比尔·莫德大街的不死人都朝教堂挤来。

    拉尔夫斯嘟囔几句后,靠着祭台,一不心,睡着了。

    神父与康斯旦丁闻着那响彻云霄般的鼻鼾,不由地也微微闭目休息。

    就这样沉寂着,沉寂着。

    忽然,一道不约而至的问候响起:

    “先生们,早上好!”

    康斯旦丁与神父不约而同地睁开眼睛,于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