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1.同桌
    蓝小鹊今年上高一,扎马尾,穿学校规定的衣服,裙子遮到膝盖上方,踩一双平价的小白鞋,眼神透露着对上学的排斥,看起来就是名普通的女高中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其实她并不是那么普通。

    从两年前开始,蓝小鹊得到了一些不普通的东西。

    起先是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块面板,面板上有一个搜索框,她可以通过这个搜索框输入人名,查询这些人对别人的好感度。

    比如她能看到自己刀子嘴的妈妈,对很多人的好感度都很高,而她的天之娇女表姐,看起来和和气气的,实际上瞧不起任何人,对好多同学的好感度是负数。

    之后是脑子里多出一份陌生记忆。

    这份记忆告诉她,她生活的世界是一本校霸爱上俏皮小白兔的玛丽苏小说,她那个从小学芭蕾学钢琴学国画的表姐,是书中的女主。

    一名即将和她当同桌的男生晏改,是小说里的深情男配。

    男配晏改家境不好,身上常年又脏又乱,几乎没有什么闪光点,和高富帅男主相比显得太过卑微,最终没能和表姐走到一起。

    晏改却没有因此放弃女主,而是继续默默地守护女主。

    直到女主突发性疾病死亡,晏改了无牵挂,将自己发明的病毒投向全世界,引发了地球的重大危机。

    这场危机伤害了很多人。

    其中最早受伤的群体,就是和晏改同城的人民,包括蓝小鹊,以及蓝小鹊的家人。

    在得知这些事情后,蓝小鹊第一反应是求表姐管管晏改!

    可是现在的表姐完全不认得晏改,两人还没产生交集,这个方案自然行不通。

    蓝小鹊很快想出了方案二号,那就是转移阵地!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她央求父母搬家去外省,还把自己的中考志愿改成了很差的学校,总之千方百计的更改剧情线。

    然而依旧失败!

    她父母都觉得她在开玩笑,没有过多理睬她的请求。

    中考志愿的事情更加莫名其妙,明明她刻意考了低分,并且把平时的分数控制在及格线周围,全方位地营造一个学渣的形象,却还是进了他们市的重点高中,也就是剧情中,男主女主男配女配齐聚一堂的大舞台。

    蓝小鹊简直心如死灰。

    相反的,她父母非常开心。

    “小鹊!!今年竟然开放收择校费!你可以去重点高中了!开不开心!”

    蓝小鹊努力抬嘴角想笑,笑不出来。

    蓝妈妈激动坏了:“而且还帮你安排了最好的班级!实验班!!”

    蓝小鹊干笑:“妈……”

    蓝妈妈炫耀着说:“我和你说!我多给了学校一笔赞助费,让入学考第一名当你同桌!以后你就跟着人家学习,肯定不会有问题!”

    蓝小鹊内心卧槽,年级第一不就是晏改?

    她连忙挣扎:“妈,我不想……”

    蓝爸爸加入聊天,声音严肃地训斥:“你不想什么?听你妈的,别想东想西的。就你这个成绩能进重点高中,知道我们费了多大功夫吗。”

    蓝小鹊有苦说不出。

    蓝爸爸教训道:“交了十几万呢,还不是为你好,对了你表姐也在这个学校里,和你不一样,她是考进去的,你有什么不懂的也可以问问她。”

    十几万??这也太多钱了!

    蓝小鹊被择校费戳的心痛,愁眉苦脸的答应下来。

    因此现在,她还是走上了剧情线,和男配晏改成为同桌。

    ·

    光线充足的教室里,晏改淡淡的坐在位置上。

    和剧情里的描述一样,晏改身材高挑,皮肤苍白,眼窝深邃,长而卷的睫毛下桃花眼微垂。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经常看起来很困,眼底下黑眼圈浓郁,整个人冷清淡漠,不爱说话到了极致。

    开学第一天当同桌的时候。

    蓝小鹊试图热情地和他打招呼:“你好啊新同桌。”

    晏改垂着眼皮看了蓝小鹊一眼,没有回话。

    蓝小鹊又问:“我叫蓝小鹊,你叫什么名字?”

    晏改沉默着。

    蓝小鹊说:“你可以和我做朋友吗,我特别欣赏你这种高冷型的。”

    晏改像是在自己身边设了一道防御墙,对蓝小鹊滔滔不绝的谈论充耳不闻。

    他靠着座椅背,神色寡淡,眼眸漆黑深不见底,侧脸在光照下染上一层光晕,修长的手指搭在书本上准备翻页。

    蓝小鹊不敢打扰男配看书,但也没有放弃。

    之后几天,她继续尝试和晏改套近乎,毫无成效,晏改就是山顶最硬的冰块,不可能被轻易撬动。

    蓝小鹊抽空查了查晏改对自己的好感度。

    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好感度是0。

    经过自己这么多天的努力后,好感度依旧是0。

    蓝小鹊被弄得有些抑郁。

    她原本想和晏改成为朋友,这样就能在晏改准备毁灭世界的时候,以朋友的名义好好劝劝他。

    谁能想到晏改油盐不进。

    这个方案行不通。

    蓝小鹊蔫哒哒地撑着下巴,坐在椅子上思索,身前摊开记笔记的本子。

    窗外的梧桐树茂密地生长,遮盖住大片阳光,只露出几个光点,随意地洒入教室内。

    教室被晒得沉闷又炎热,讲台前老师念着课本,正在讲思想品德的内容。

    蓝小鹊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转头看向自己的同桌。

    晏改已经靠在桌子上睡着了,少年手横在课桌前边,手臂瘦削白皙,长睫毛低垂着落下一片投影,唇色因为营养不良以及熬夜,显得格外浅淡。

    晏改身为男配,虽然被剧情设定成“没有什么闪光点”,可实际上不论颜值还是身材,都很在线,和男主比起来,他多了点高中生该有的青涩感,这种青涩感说的更具体点,就是穿衣打扮不够时髦。

    当男主染黄毛,打耳钉的时候,晏改还穿着破旧的工字背心,从家里拎出瓶瓶罐罐,走到废品站去卖钱。

    晏改家境实在是太差了。

    难道就是因为晏改太穷,表姐才瞧不上晏改?

    蓝小鹊捧着脸沉思,耳边不断传来思修老师各种“树立人生观、道德观、世界观”的言论,教室内所有学生都昏昏欲睡,耷拉着脑袋。

    她听了会儿课,忽然醒悟——

    自己虽然不能阻止女主死亡,也不能和晏改说上话,但是能用潜移默化的方式,让晏改树立符合社会主义的三观啊。

    把积极向上的三观刻入晏改骨子,他自然就不会这么反社会了!

    这招可行!

    蓝小鹊眼睛亮了好几度。

    于是今天放学后,晏改在抽屉里发现了一份笔记。

    ……

    晏改从未想过,自己会在开学第一天的时候,收到这么一份礼物。

    笔记本看起来像是新买的,蓝色封面,崭新发亮,纸张洁白。

    他眸光微颤,抬手摸了摸封面,随后将本子翻开。

    内页第一句话用黑色水笔写着:“做人不规范,亲人泪两行。”

    这不是什么好话。

    晏改顿了顿,视线下移。

    下面用一行红笔书写着遒劲字体:“想要长命百岁需要注意这些基本道理!”

    晏改不想看了,将本子合上,面色平静。

    他早该知道,本子里能有什么好东西。

    里面无非就是威胁他,告诉他如果不照着做就会挨打,甚至小命不保。

    晏改早就习惯了。

    从小学开始,他就经常会收到这种东西。

    那群家庭优渥的同学们,从小在庇护下成长,长成了两种极端,一种极度同情弱者,却又冷眼旁观,还有一种便是写威胁信的,眼中容不下沙子,想将一切他们觉得不正确的存在,全部剔除。

    而晏改就是那个不正确的存在。

    他和普通人不一样,他的父母不光彩,受人唾弃。

    所以即便他学习好,也没有人会真心和他做朋友,老师或许会偏爱他,这种偏爱会转化成别人的嫉恨,变本加厉的施展在他身上。

    晏改以前会难受,现在不会了。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他不需要朋友。

    他将心头的失落感压下,淡漠地站起身,把本子放到了讲台角落。那里是用来放置没写名字的作业本,以及别人捡起来的杂物的地方。

    天色暗沉,外边住宿生吃完晚饭往教室走,操场上几名学生踢足球。

    蓝小鹊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被晏改误解。

    此刻,她正坐在桌前,琢磨着怎么扶正晏改三观。

    光是靠字面教导肯定不够,好歹还得找找视频做做PPT,而且三观这种东西实在是太玄乎,说不定晏改现在三观很正,以后年纪大了才犯糊涂跑去毁灭世界。

    蓝小鹊越想越多,在本子上密密麻麻的列了无数可能性。

    最后决定还是从眼前做起,先努力让晏改多接触一些正能量的东西。

    她跑到书房打开电脑,打印出见义勇为或是助人为乐的故事。

    将纸张裁剪变小,每天见缝插针地塞到晏改的书包里、抽屉里、口袋里,祈祷晏改能赏脸看一看。

    于是一周后。

    讲台角落堆叠的东西越来越多。

    蓝小鹊起初没发现。

    某天偶然的路过讲台,瞧着一堆放在角落的小纸条和笔记本,她感觉这些东西可真眼熟啊!随后抱着怀疑的态度一看,她愣住了——

    呵,还真是自己给晏改的正能量小故事。

    上面甚至还有自己为了增加趣味性,画的一堆简笔画!!

    这么羞耻的东西……

    竟然在讲台上放了一礼拜吗!!肯定是晏改拿上来的!!啊啊啊啊啊晏改你这个小变态!!

    她含泪将东西拿走,偷偷的藏到书包里,不让任何人看见。

    扶正三观计划,看起来和先前的转换阵地、强行交朋友一样,毫无希望。

    想活久点就这么难吗!

    蓝小鹊内心哀嚎,不停祈祷表姐快点和男配相遇,这样至少能多一种自救方法。

    她忧心忡忡的,吃不香睡不好。

    半夜偶尔还会做噩梦,梦到自己一家三口都成了丧尸,拖着沉重的身体到处挖人心脏吃,一口咬下去,她惊醒了,胃里仿佛还残留着梦里那种恶心的翻腾感。

    失眠的结果就是,两天后的数学小测,蓝小鹊在考试途中睡着,试卷没完成,只考了40分,距离及格差一大截。

    没及格的学生必须参加补课,补到八点多才能回家。

    这天夜里补课放学后。

    夜空月朗星稀,蝉鸣聒噪地叫个不停,蚊虫在路灯下飞舞着发出噼里啪啦地响声。

    蓝小鹊气息奄奄地踏出校门,朝着自家小区走。

    偏僻的校区街上没什么人。

    路灯昏黄,沥青路面反射微弱的光。

    她背着书包踩着小白鞋,独自一人走在街上。

    从马路走进小巷里的时候。

    蓝小鹊听见了不远处的喊骂声。

    她侧头看了眼,看见一个醉鬼。

    那个醉鬼整张脸因为喝酒变得通红,额角青筋暴起,歪斜地站在路边,手里握着根木棍,抵着巷子里的水泥墙。

    似乎是在殴打什么东西。

    木棍敲打两下后,醉鬼笑了两声,猛的抬脚踹着地上一团阴影,猛的发出怒吼:“小兔崽子,把钱给我!”

    “白养你这么大,你真是出息了啊!”

    “钱在哪,交出来!!”

    踹人声越来越大,发出咚咚响声。

    周围有人从窗户看热闹,但是没人管,毕竟一听就是家庭矛盾,出面管了说不定还会被当成多管闲事。

    蓝小鹊也没想理这种事,转头就准备走。

    可走了两步,她突然想起一段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