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3.晏改
    天蒙蒙亮,教室里人并不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到问话后,晏改瞥了眼蓝小鹊,没有过多搭理。

    蓝小鹊坚持不懈:“你这几天没遇到什么烦心事吧?”

    “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记得和你同桌分享。”

    “对了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晏改沉默不语。

    旁边的同学跑过来找蓝小鹊:“快点去做值日啦!!”

    蓝小鹊被拽起来,只好跟着出去扫走廊。

    没有蓝小鹊的聊天声以后,教室重新变得安静。

    晏改耷拉着眼皮坐在位子上。

    他嘴角和眼角泛着青紫色,靠着椅子坐了会儿,回忆到这几天的经历,他眼神更加黯淡,对生活几乎不抱希望。

    周围有人过来,似乎是想问他题目,被旁边的人拽着小声说了两句话,面色变化着坐回位子上。

    从小到大,晏改看到过太多这种变化了,所以他并不放在心上。

    他伸手去摸桌子,几天没来上课,他本来以为自己的课桌会布满灰尘,可摸上去的时候,他意外的发现,自己的课桌被整理过了,整的很干净,上面散发着淡淡的消毒水味。

    大概是做值日的没注意到这里是他的位置。

    晏改自嘲的笑了笑。

    毕竟没有人会特地关心他,他也不值得别人的关心。

    他垂下睫毛,伸手继续拿书,摸索到书本的瞬间,指尖触碰到了另一个冰凉的物体。

    他拿出来看,发现是两盒还没有拆开过的消炎药,药盒就这么静静的放在抽屉里,和几张纸一起放着,像是特意为他准备的一样。

    晏改眸光闪烁,内心略微有些怔愣。

    这种事情,在他的生命中很少发生,难道真的有人……在默默的关怀自己?

    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

    不会有这种人的。

    他会被推倒在泥泞堆,会被划破书包,会被孤零零的留在深山,却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关怀和担忧。

    况且自己受伤的事情……警察并没有公布,就算真的有人知道自己受伤,怎么可能……送药给他。

    他算什么,顶多就是学习好一点罢了。

    其余一切都是不堪的,他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可能只是碰巧把过期的药盒丢到了自己课桌里吧。

    晏改扯了下嘴角。

    他把两盒药放到边上,准备等下拿到讲台。

    然而在某个瞬间,一股淡淡的茉莉花的香味在狭小的空间弥漫。

    晏改睫毛忽的颤了一下,随即,他沉默平静的眼眸中绽放出了一丝淡淡的光彩。

    像是干涸许久的人得到了一滴水珠,急切却又克制着。

    他眼睛略微睁大。

    窗外的传来小麻雀的叫声,天光逐渐敞亮,教室内越来越多的人涌入,晏改就这么静静的握着药盒,身体僵硬的坐在位子上。

    周围嘈杂,有人偷偷的带了早饭进来。

    浓郁的饭菜味布满整个教室,冲淡了手边的茉莉味,也冲醒了晏改的思绪。

    他冷静下来,脑中浮现一个卑微的猜测。

    警察没有公布他的身份,这个学校里,本不该有人知道自己受伤的……除了那天在场的人。

    所以这个给自己送药的,是不是那个那天救了自己的人?

    她也是这个学校的吗。

    晏改努力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他想到了和药放在一起的几张纸,垂下眸子,手指抽出那几张纸,试图在上面寻找一点那个女生的信息。

    摊开纸张,他瞧见上面写着熟悉的内容:“不怕物质匮乏,就怕心灵匮乏,不怕物质富有,就怕精神没有——”

    是正能量短句。

    不是那个女生的信息。

    晏改眉眼逐渐冰凉,眼眸在早晨的雾气下增添冷意。

    恰好蓝小鹊做完值日飞奔进来,她浑身冒着运动完后的热意,跑到座位边拉凳子。

    少女头发被风吹乱,额前翘着几撮头发,她衣服领子向左边搭,露出半截锁骨,该瘦的地方瘦,该有肉的地方也不吝啬,透露出同龄人缺乏的张狂感。

    周围春心萌动的少年,视线跟随着蓝小鹊。

    蓝小鹊浑然不觉。

    她直接拉开椅子。

    刚坐下半秒,就听到晏改声音沙哑低沉的问:“谁碰过我课桌?”

    蓝小鹊顿时一个激灵!

    她转头看向晏改,确认好几次,意识到确实是晏改在和自己说话,眼神奇怪的就像是看到了彗星撞地球。

    “你是在问我吗?”蓝小鹊问。

    晏改默不作声,注视着蓝小鹊,默认了这个事情。

    蓝小鹊震惊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男配大佬竟然愿意开金口和自己说话?

    这简直就是地球文明的一大进步。

    不过这个问题是怎么回事?难道课桌里少了什么东西?

    蓝小鹊有点心虚,这些天碰过晏改桌子的还能有谁……不就只有自己,她昨天甚至还把课桌擦了一遍,擦的有些敷衍,可能自己不小心弄湿了课本之类的东西。

    她越想越慌,赶忙装傻:“我不知道是谁,我这几天回家都挺早的。”

    晏改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蓝小鹊强调:“是真的。”

    晏改睫毛颤了颤。

    他睫毛长,很好的掩盖住了眼睛里的思绪,将所有的失望藏起来,没让任何人看到。

    蓝小鹊看晏改转过头,松了口气。

    先前只是看剧情所以感受不深刻,现在面对面的,她终于感受到男配前期“阴晴不定”的人设了。

    然后她转念一想,难得男配和自己搭话,当然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她探出手,递给晏改一页刚刚捡来的报纸。

    “同桌,一起看报纸吗?”

    晏改淡漠的说:“不看。”

    九月中旬,天气炎热,下午上课的时候教室沉闷的像是集体在午睡。

    熬到体育课,坐在蓝小鹊前边的那个妹子和蓝小鹊找了个阴影处,两人坐在楼梯上聊天。

    “你今天和晏改在说什么啊?”前桌妹子说完八卦以后没东西聊,好奇地问蓝小鹊这个问题。

    蓝小鹊回忆片刻:“没什么,他问我谁碰了他课桌。”

    前桌妹子小声问:“你怎么回答的?”

    蓝小鹊咳了咳,有些心虚地说:“就说我不知道。”

    前桌妹子问:“没被打吧?”

    蓝小鹊很震惊:“怎么会被打?”

    前桌点点头,严肃的说:“那就好,你以后……尽量少和他说话,他有点不正常。”

    蓝小鹊低着头问:“不正常?”

    男配高中时候就不正常?这剧情里可没说。

    前桌点点头:“我初中跟他一块的,他就是……不正常,我说不上来,反正不像个正常人。”

    是这样吗?难怪没什么朋友。

    “你怎么知道的?”蓝小鹊被热的有些犯困,声音软糯带了点睡意。

    前桌妹子告诉她:“全校都这么传,而且还有人看见过他在工地上扛水泥,对了,之前他打架,把教育局书记的儿子打残了,我妈和我说,如果和他玩,肯定没好果子吃。”

    蓝小鹊蔫蔫的靠在楼梯上,随口问了句:“那我和他当同桌,是不是也没好果子吃。”

    前桌连忙说:“哎呀所以让你别和他说话嘛!”

    蓝小鹊:“哦。”

    “还有还有,我和你说啊,他爸是个无赖,当初有个学姐对他好,被他爸知道了以后还跑到学姐家闹着要钱……”

    大热天的,所有声音都被蒸腾的如同隔了一层纱布。

    蓝小鹊倒是没怎么流汗,就是特别困。

    旁边有人传来一个足球,球滚到她身边,足球场上的男生冲她招手,让她把球踢回去。

    蓝小鹊随便踹了一脚。

    转头瞧见晏改独自站在太阳下,阳光照的他整个人明亮浅淡,唯独眼睛依旧黑沉沉的,像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海,两人对视片刻,晏改转身走了。

    好像是听到了刚刚的话。

    蓝小鹊不确定的想着。

    ……不会黑化吧。

    旁边妹子喊蓝小鹊去打排球,蓝小鹊应了声,转头就把这事忘了。

    快放学的时候,盛夏太阳依旧猛烈。

    最后两节课都是自习课,大家安静的坐在教室里写作业,成绩特别优异的可以不上自习,直接回家。

    没几个人这么干,除了晏改。

    蓝小鹊坐在位子上,忽然回忆起体育课的事情,有些担心晏改听了自己和前桌妹子背地说坏话以后生气,便看了眼好感度。

    结果震惊的数值出现了——

    晏改对世界的好感度,竟然从-200上升到了-199!

    黑化值降低了!!

    谁,是谁这么牛批竟然能提升男配对世界的爱?!

    难不成是表姐发功了?!好突然啊!

    为了以后能过事半功倍,她得搞清这个原因!于是她偷偷的整好书包,跟着晏改飞奔出去。

    刚跑到走廊角落,隐约的聊天声传来。

    蓝小鹊放缓脚步站着,听见墙的另一头应该是表姐在说话:“你身体最近好些了吗?”

    而且似乎是在和晏改说话!

    这么看来那一点好感度果然是表姐带来的!

    蓝小鹊内心佩服女主光环,正准备默默退场,结果晏改的回应让她差点原地下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