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4.作业本
    晏改其实也没说什么惊天动地的内容,就是无比冷淡的开口:“让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只不过……他面前的可是女主啊!是他心心念念的白月光!

    蓝小鹊给跪了。

    还好表姐不是很在意。

    白琦琦笑了笑继续问:“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

    晏改抬眼看了看白琦琦,没有应声。

    白琦琦眉眼温婉,手背在身后,面颊微微泛粉,一副少女羞涩的模样说:“那我提醒你一下,我是……那天巷子里的人。”

    晏改眼神更加冷淡。

    他一句话都不想搭理,眼角垂着,直接迈着长腿离开。

    白琦琦呆愣片刻,走了一步迈到晏改身前。

    晏改脚步没有停顿,侧过身子,就这么绕开白琦琦继续往教室走。

    白琦琦没能拦住,面色顿时不太好。

    她僵硬地站在原地,觉得有些荒谬,自己难得拉下面子过来慰问,晏改却这样对自己?自己都不嫌弃他,他有什么资格这样冷巴巴的!

    明明自己长相和成绩都不差,甚至还……还说了自己是巷子里救他的人。

    虽然是假的,可这种恩情,难道晏改完全不在意吗。

    白琦琦咬着嘴唇,总觉得气不顺。

    一边觉得自己真是闲得慌,一边又忍不住的回忆起那天巷子里的画面,当时的晏改就像是独自舔.舐伤口的狼崽子,浑身透露狠劲,眼神却在某个瞬间比任何人都温柔。

    如果这种温柔是对自己的……该多好。

    白琦琦心有不甘地回去上课了。

    而蓝小鹊还在角落站着,她同样面色不寻常,完全被晏改这番行为震惊了!

    晏改这是凭实力单身啊!

    好不容易女主主动示好,结果竟然这么冷酷,好狠一男的。

    但是两人怎么会闹成这样?

    蓝小鹊想不出答案,去好感度界面找线索,随后更加震惊的发现……晏改对世界的好感度竟然跌了,跌到了-205,比之前还要低!对表姐的好感度也一路走低,现在都已经是负数了!

    这他妈,是闹别扭了?

    蓝小鹊费劲脑汁思考,思考半天,最后得出结论,不管怎么说,表姐好歹是男配的白月光,而且还有女主光环,能轻松做到很多事情,所以自己先帮表姐刷刷好感度吧。

    ·

    隔天中午,蓝小鹊去老师办公室拿作业本。

    她之前观察发现晏改的作业本永远被弄得很脏很破,像是故意被人摁在地上摩擦,所以今天过来实地考察。

    当她走到办公室的时候,课代表已经在里头了。

    那名课代表是个有些拘谨的男生,小寸头,戴着黑框眼镜,站在办公室里翻动作业本,找出其中一本以后压在最下边。

    蓝小鹊有些好奇这人是想干什么,就在外边继续看。

    随后瞧见这课代表从口袋里掏出根绳子,将作业本捆在一起,咚的一声摔到地上,就跟遛狗一样,手里扯着绳子将这叠作业拉了出来。

    推开门后,课代表和站在门口的蓝小鹊面面相觑。

    世界沉默了。

    过了五分钟,蓝小鹊终于弄清事情原委。

    就是这个课代表懒得搬这么沉的作业,所以想出了这个方法,但是又懒得去找小推车之类的,干脆拿晏改的本子当垫背,放在下边承受作用力。

    因为他听别人说,大家以前就都这么干,晏改根本不管这些。

    蓝小鹊心想:还真是谁都能欺负男配,明明以后是个黑化大佬,这会儿怎么混成这样。

    她光速掏出手机,唰唰唰的将这副场面拍下,又将手机塞回口袋里。

    课代表愣了愣问:“你干嘛?”

    蓝小鹊说:“我拍下证据了,要是你以后再欺负晏改的作业本,我就把这些东西发出来。”

    课代表不服气:“你发出来也没用,没人管晏改。”

    蓝小鹊:“我到时候发到网上,学校为了自己的名声,你说会不会管。”

    课代表一听要闹出学校,立马怂了,慌慌张张的和蓝小鹊道歉,老实地抱起作业本往教室走。

    蓝小鹊很暖心的帮他分担了一半。

    晏改洗完脸从外边走进来。

    他面颊湿润,垂着眸子,额上刘海和睫毛上沾着水滴,透出夏日清凉朝气,只是目光沉沉的,毫无任何精神可言。

    坐到位子后,他听见外边有人欢声笑语,抬眼看去,越过教室人群,视线缓慢的落在了从前门进来的,他的同桌身上。

    他对这个同桌略微有些印象。

    但也仅是一点点印象,对于这位同桌的相貌,他还是前几天问话的时候才记住的。

    晏改握着笔,指尖翻过一页纸,开始写作业。

    他晚上还要出去打工,只能靠着课间时间完成作业,手上的作业本破破烂烂的,他没有管,如果要管这些事情的话……他要理睬的事情就太多了。

    讲台边,课代表开始发之前的作业。

    很快发到了晏改的,和以前不太一样,这次发下来的本子,有两本。

    一本破破烂烂的,内页零碎不堪,边角像狗啃过一样,是他先前就在用的。

    还有一本是崭新的,他从未见过的,似乎是新的作业本。

    新旧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不用多久,就会被别人弄的不干净。

    晏改面无表情的想着。

    只是过了一天,本子没有被磨破。

    又过了一天,这个作业本依旧是崭新的,没有脚印,没有泥沙,干净的不像是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内页被老师打了满分,还画了颗五角星,是他从未有过的待遇。

    ——以前老师总是嫌他本子脏,匆匆瞥过就算数。

    晏改没什么表情,呼吸却沉了点。

    片刻后,他苍白的手心扶住额头,内心像是有野草胡乱生长,压抑不住的情感似乎要喷涌而出,那个卑微的猜测再度从心底冒出来,完全无法遏制。

    他知道,那群人长久的做不合理的事情,早已养成习惯,不可能突然发生改变。

    除非……除非有人帮了他。

    但是谁会帮他,他卑微不堪,像是泥泞中最渺小的最肮脏的那块沙子,和他沾上关系,可能会被他得罪过的人报复,也可能会被他的无赖父亲上门勒索钱财。

    他无权无势,贫困又苟且,甚至懒得去争抢,不堪到了极点。

    只有那个救过自己的女生……

    晏改不敢再想了。

    他自卑了太久,即便只有些微示好,对他来说都像是额外的惊喜。

    可那个帮助自己的人,或许只是救助流浪动物的心情。

    窗外天空碧蓝澄净,却没有一道阳光落到晏改身上,全被浓密的树荫遮挡住,显得他的眉眼更加阴沉。

    他皱着眉头,握着笔,慢慢的,继续写作业。

    到了晚上放学时候,晏改离开教室比以前早一点。

    他走到车库一辆自行车旁边,静静的靠着柱子站着。

    那名搬作业的课代表放学来拿自己的车,看到冷冰冰的晏改后,吓了一跳,还以为这人终于忍不住了,过来寻仇。

    课代表想到了自己听过的各种传闻,强行冷静,咽着口水威胁:“你……你干嘛啊!偷车还是打架?!你小心我告老师!”

    晏改眼神晃过一丝讽刺。

    接着他沉下眸子,低声询问:“那个给我新本子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