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5.交钱
    课代表不经吓,很快就供出了蓝小鹊的名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晏改黑瞳沉沉,反应半晌才想起来蓝小鹊是谁。

    是他的同桌。

    那个同桌……会是救了自己的女孩吗。

    晏改睫毛颤了颤,他不敢抱有过多的希望,却又不想放弃这个得知真相的机会。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他开始观察这位同桌。

    他的同桌皮肤很白,泛着健康的粉色,五官秀气,眼角微微上扬,眼睛黑亮,看自己的时候没有用任何异样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普通人。

    晏改心里隐约有个声音说,就是她。

    他嘴唇抿的紧,害怕自己猜错,却又觉得自己不会猜错。

    到了下午最热的时候,语文老师坐在讲台边讲解文言文,教室里没几个人听,出于本能的被念倒一片。

    电风扇呼呼的发出响动。

    晏改垂着眸子,侧过头,突然问道:“是你帮的我吗?”

    他声音沙哑,漆黑的眼瞳静静的看着蓝小鹊。

    蓝小鹊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听见问话后,她睡眼迷蒙地看了会儿晏改,大脑不太清醒,点点头。

    晏改愣了片刻,随后内心顿时涌上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他目光移开,不敢直视蓝小鹊,喉间逐渐干哑,眼底带上一丝他自己都不曾注意到的光亮。

    他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喜悦,也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的感激,长这么大,蓝小鹊是第一个……在看到自己那种样子之后,还会出面救自己,将自己从绝望中拉出来的人。

    明明自己什么也没有,从他身上捞不到任何好处。

    如果可以,他想把自己的一切都送给蓝小鹊。

    他克制着自己的欣喜,眉眼逐渐温和,正想再和蓝小鹊说句话。

    蓝小鹊猛的坐直身子。

    动作之大吓得前后桌都吓了一跳。

    晏改消瘦的手臂横在桌上,定定看着蓝小鹊。

    蓝小鹊重新趴低,小声笑了笑说:“你说的是帮你弄本子的?那个不是我。”

    她刚刚睡糊涂,都忘了自己是在帮表姐刷好感,她功劳再高有什么用,准备再多正能量小故事,还是要被男配当垃圾放到讲台上。

    幸好自己睡醒了!!

    晏改看着蓝小鹊,没说话。

    蓝小鹊解释道:“不过我知道是谁,应该是隔壁那个……白琦琦。”

    白琦琦是谁?晏改想不起来。

    但是他心情说不出的烦闷,眼神再度变得幽暗,转过头,不理蓝小鹊了。

    蓝小鹊有点莫名其妙。

    她看了眼好感度,发现晏改对世界的好感度……

    竟然下降了1点。

    蓝小鹊半晌无语,没弄明白,为什么今天自己搬出表姐却不管用?

    之后几天,她又小心翼翼的做了点实验。

    她以表姐的名义给晏改送零食,顺便再塞点正能量小故事,晏改的黑化值就跟过山车一样,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的,让蓝小鹊很懵逼。

    但整体来说,搬出表姐来送温暖,还是能感化到晏改的。

    蓝小鹊再接再厉。

    快要期中考试,班上开始收资料费。

    这次的资料费有些高,包括了整个学期的额外费用,一共要两百块。

    班主任让班长帮忙收钱,班长收了两天后把名单上交。

    蓝小鹊去洗被子的途中路过办公室,正好听到班长和班主任抱怨。

    “就差那个晏改,怎么也不肯交!”班长生气的传达这个信息。

    班主任随口问:“其他人都交齐了?”

    班长说:“差不多了。”

    班主任点点头:“那你去把晏改给我叫来!”

    办公室安静片刻。

    过了会儿,班长小声说:“老师你自己去叫行吗,我和他说话,他不一定理我。”

    班主任没说话,沉默两秒后叹了口气。

    其实晏改那些事情,不光学生知道,老师们之间也都知道。

    最开始校长告诉她年级第一归她管,她还有点激动,觉得自己班级优秀率有保障,以后日子肯定能轻松很多。

    但很快就有人告诉她晏改的各种情况。

    这小孩年纪小,遭遇的事情倒是比一些大人还多,不光家里有问题,还得罪过有后台的同学,以至于走到哪都被排挤,谁敢对他表达出善意,说不定还会被连坐,惹得一身腥。

    班主任虽然同情晏改,但没有善良到愿意以身犯险。

    高中这个年纪的人,其实已经开始迈向成人社会,学生们一个比一个人精,同情是没有任何用的。

    班主任没有为难班长的意思。

    她让班长离开,准备自己去喊晏改。

    然而办公室门一打开,蓝小鹊突然蹿了进来,她手里握着两张一百元,和班主任打了声招呼后,把钱放到桌上。

    班主任看了眼前,抬头看蓝小鹊。

    她对这个实验班唯一挂科的学生印象不浅,不用翻名单她就知道:“你这个钱是干什么?你已经交过钱了。”

    蓝小鹊笑着解释:“这是晏改的份。”

    班主任顿时嗅到早恋的苗头,瞪眼问:“你干嘛帮他交?”

    蓝小鹊连忙解释:“这就是他的钱啊,我是他同桌,所以帮他拿到办公室来。”

    班主任听着不对劲:“晏改拿的出这两百块?”

    蓝小鹊认真的点点头:“当然拿的出,而且老师你拿到钱不就好了,担心太多的话麻烦也会多。”

    这个班主任刚从名牌大学毕业,年纪轻,典型的不想多管闲事,只想每天下班以后回家打游戏,听到蓝小鹊这番话,她觉得挺有道理的,直接把钱收下,其他的不再去管。

    蓝小鹊提醒:“对了老师你可别告诉晏改是我给的!”

    班主任敷衍的点点头,开始批作业。

    蓝小鹊放松地回到教室,吃了颗西柚味的薄荷糖提神。

    她妈最近迷恋上西柚,什么东西都买的西柚味。

    就连家里的沐浴乳也换成了这个味道,全家都沐浴在西柚味的海洋最里,搞得蓝小鹊有些神经衰弱。

    她希望这些西柚味的东西用完,自己塞了几颗以后,她从包里掏出两罐糖,分给前后桌妹子。

    然后又拿出了巧克力,飞快的塞进晏改抽屉里。

    没多久,晏改回到座位。

    蓝小鹊赶紧凑过去,压低声音在他边上提醒:“刚刚白琦琦来给你送巧克力了!”

    一阵淡淡的西柚味顿时将晏改笼罩。

    晏改没有回答,他侧过头,漆黑的眼睛注视着窗外风景。

    今天乌云沉沉,见不到光,教室里已经打开大灯,玻璃窗上清晰反射出教室内其他人的举动。

    晏改看到他同桌没得到回应,便趴到了桌子上,侧脸贴着手臂,目光清亮地看着自己,十分乖巧的模样。

    他沉默不语,不明白蓝小鹊这番举动是为了什么。

    而且……其实刚才,他看见了。

    他看见蓝小鹊往自己抽屉里放巧克力,可明明做了这些,她却不肯承认,撒谎说是别人送的。

    这是为什么,是为了和自己划清界限吗。

    还是说自己一次次的践踏了她的心意,让她难过了?

    晏改眼中没有温度。

    他隐约察觉到,同桌或许和那个巷子里的女孩一样,真的关心自己,却又被自己伤害,所以故意远离自己。他弄丢了自己渴望的关怀。

    也许像他这样畸形又别扭的心理,根本不配拥有这些。

    晏改自嘲的想着。

    他还有更值得担忧的事情。

    资料费没有着落,只不过两百块,他原先以为自己肯定能凑的出来,但怎么也没料到,自己藏在床底下的钱被他无赖父亲发现,全部拿走了。

    晏改有着卑微的自尊,他不愿意因为这点钱去接受老师怜悯的目光,只是现在不得不去。

    班主任正在玩手机。

    晏改在办公桌前站了会儿,哑着嗓子开口:“老师,这学期资料费我没法交,已经做过的试卷钱,我过几天补上。”

    他很少说这么多话。

    班主任挺意外的,她放下手机,回忆片刻后说道:“你的钱已经交上了。”

    晏改怔愣片刻,抬眼看着班主任。

    他之前收到药,收到新的本子,已经是人生中从未有过的善待。

    现在还有人……替自己付钱?

    他目光沉沉,内心立刻涌现一个猜测,但这个可能性太低了,低到他不敢说出口。

    他只敢压抑着各种感受,压着声音问道:“是谁?”

    班主任正要说,突然想到蓝小鹊先前的嘱咐,那姑娘好像是打算当雷锋做好事不留名,便摇摇头没说名字。

    晏改眉眼微敛:“老师,我要还钱。”

    班主任觉得晏改说的也有道理,欠债总要还钱的,不还钱算什么道理,这不是误人子弟吗。

    于是她没什么责任心的把蓝小鹊出卖了:“是你同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