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6.黑化
    同桌……又是他同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晏改呼吸一窒。

    他的同桌,为什么会对自己做这些事?明明自己从来没给她任何正面的态度。

    每次她和自己搭话,自己都是冷漠的,而且她是知道自己状况的,晏改听见过别人告诉他同桌和自己有关的事情。

    都这样了,她仍然不介意吗。

    晏改内心说不出是什么感受,平静的往教室走。

    走进教室后,他远远的听到坐在前面的人和自己同桌聊天,说自己残缺又肮脏的家境。

    以往的晏改对于这些事情毫不在意,可他今天却有些气恼,觉得这些话语无比刺耳,痛苦的折磨着他。

    晏改快步走到自己位置上。

    坐在前面的那人果然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回过身去。

    晏改神色微缓。

    他看了眼蓝小鹊,很快偏过头不再看。

    可蓝小鹊非常敏锐,已经发现了晏改今天心情不好。

    这可不行!心情不好就是黑化的源头,黑化就是她没命的原因,必须让男配大佬天天保持好心情!

    蓝小鹊连忙询问:“同桌你遇到什么事了?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及时告诉我,我一定会多帮助你的!”

    晏改面色沉沉,没有说话。

    蓝小鹊又问:“你刚刚干什么去了?对了白琦琦给你送巧克力了,放在你抽屉里,你要不要吃?”

    晏改抿抿唇。他不是第一次听到白琦琦的名字了。

    他抬眸看蓝小鹊,几乎要问出来,为什么要借着别人的名义照顾自己。

    可他不敢,他害怕自己猜错了。

    他不想再拥有任何没有结果的期待。

    晏改眸色暗下,最终一句话也没有说。教室的这个角落,只有蓝小鹊热情四射的单口相声。

    之后几天,晏改更加关注自己的同桌。

    关注的越多,他内心便越犹豫。

    这世上真的有人会关心自己吗,他下意识的觉得蓝小鹊这么做是有其他目的的,他已经很难相信世上有什么真善美,但蓝小鹊所做的一切,又仿佛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对自己好。

    至于把功劳推到别人身上……

    也许是他同桌的一种自我保护吧,毕竟和自己有关联,不算什么好事。

    晏改淡淡的想着,不知不觉,他的桌子里又堆积了不少正能量纸条。

    看着纸上的“只要心中有景,何处不是花香满径”,晏改指尖轻微摩擦纸面,第一次没有直接将纸头丢了,而是小心翼翼的折叠以后,放进书包里。

    这世间,可能不如他想的那么糟糕。

    这天放学,天空阴沉沉的,窗外吹来冷风。

    几个同学看着窗外景色骂:“什么鬼天气,肯定要下雨,我没带伞我先走了!”

    大家道别完,快速的跑着回家了。

    晏改没有带伞,但他不能回家,他还要打工。

    他走到先前打工的地方,站在门口按门铃。

    里面传来几次脚步声,却没有任何人走过来给他开门。

    晏改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他苍白的手紧紧握着,黑色的眸子透露出不甘,又站了很久,最后终于有个男人走出来告诉他。

    “你……以后别来了。”那个站在屋子里的男人说,“我还以为你知道呢,你爸已经把钱拿走了。”

    非但把钱拿走,还在这里闹了一顿。

    后半句不用别人说,晏改也知道,因为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他得到答案后道歉,沉着眸子往另个打工点走,那边的人给出了基本相同的回复。

    晏改安安静静的,道谢后回到家里。

    进门的瞬间,屋外大雨落下。

    屋内没开灯,整个房间昏沉沉的,并且充斥怪味,满地都是青岛啤酒的易拉罐,男人喝酒喝得满脸通红,坐在地上,手里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晏改视如无睹地往房间走。

    他爸放下手机,突然含混不清地喊:“小兔崽子!”

    晏改装没听到。

    他爸撑墙壁站起来,踹开了地上的酒罐子,过来拽晏改衣领。

    晏改眉头微皱,握着拳头,只要他爸再闹,他就打过去。

    他爸也意识到了这点,笑得无比开怀:“小兔崽子你还想打我?!!你敢打你老子?”说着直接捡瓶子捶过来。

    噼里啪啦的玻璃瓶碎了一地。

    晏改把他爸打倒在了地上。

    看着在地上哼哧喘气的中年男人,他没有任何打架之后的喜悦。

    因为他知道,不管自己打的多痛快,还是没法逃离这个残破的家庭。

    他的生父是个无赖,这种无赖不要脸面,为了钱愿意到处闹事。

    不管自己如何努力,都会和上次一样,重新被调解会的以“没成年”为理由,强行让他搬回来住。

    一个人的力量,没法和一群人抗衡。

    晏改觉得自己太无力了,他如果能够拥有对抗很多人的力量,该多好。

    他眼神没有任何光彩,黑漆漆的见不到底,他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酒鬼,直接从边上踏过去。

    路过厨房,他瞥见了一样东西。那是窗台上的一袋火碱,用透明袋包装,软塌地靠在墙边,封口处随便的用橡皮筋扎着,看起来像是哪里捡来的垃圾。

    虽然袋子上没有标注名称,但晏改就是认了出来。

    他静静的站在原地,脑中浮现了一个想法。

    窗外大雨瓢泼,风雨吹的玻璃乱撞。

    一道闪电落下,将屋内照的通明。

    晏改回头看了眼地上的酒鬼,随后想法落实为行动。他戴上橡胶手套,走过去拿起一个还有酒水的玻璃瓶,往里面塞了块火碱,加了点水,等温度冷却以后放回原来的位置。

    大雨下了一整晚,第二天还在下。

    早上刚过五点,蓝小鹊就打伞跑到教室,强撑着眼皮等晏改。

    虽然表面镇定,可她内心太他吗的慌乱了。

    昨晚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晏改的黑化值竟然飙到了-500。

    -500!!!直接翻倍了!!

    到底是谁惹了晏改啊!

    由于蓝小鹊不知道晏改周围人的名字,没法挨个检测好感值找出真凶,导致她现在非常抑郁。

    她抄了会儿作业,顺手又往晏改抽屉怼了盒巧克力。

    这样吃不会变胖吧,蓝小鹊不太确定,但怎么说也是小说男配,颜值应该很抗打……

    正想着有的没的,晏改从后门走了进来。

    蓝小鹊就跟装了雷达一样,飞快的转过身,双眼一亮,放下笔凑过去问:“同桌你昨晚过的怎么样?”

    晏改将雨伞放进架子里。

    蓝小鹊再接再厉:“你昨晚睡的香吗?作业写完了吗?对了我今天早上看到一个笑话,我念给你听——”

    晏改绕开蓝小鹊,满眼阴郁的坐到位置上。

    蓝小鹊跟在晏改身后,边说笑话边走,旁边一群人都敬佩她是个勇士,纷纷投来不敢置信的目光。

    两人走到座位上后,晏改沉默地从包里拿出两张满是折痕的一百块,放到蓝小鹊桌子上。

    蓝小鹊说话声戛然而止。

    过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问:“你你你……你给我钱干嘛?”

    晏改声音沙哑:“还你。”

    蓝小鹊内心立刻暗骂:卧槽班主任你卖我!!不厚道啊!

    随后和晏改说:“不是我帮你交的钱。”

    晏改没说话,他似乎对这些事完全没有兴趣,只是在想到有人对自己好的时候,内心略微会觉得温暖。

    但也只不过如此罢了。

    他和蓝小鹊仅仅是同桌,而且蓝小鹊一直在尝试和自己划分界限,晏改也不会自讨无趣,将过多的感激放到蓝小鹊身上。

    他还有一个需要感激的人。

    那个人几乎救了他的命,在深不见底的黑暗中拉了他一把,让他看到了光,看到了希望。

    他……还要还那个人衣服。

    ·

    下午考了两门功课,一群人考的头晕脑胀。

    好不容易考完,大伙聚在一起对答案,前桌妹子拉着蓝小鹊一块去人多的地方。

    蓝小鹊对这些兴趣没什么兴趣,考都考完了,现在对答案不是找不痛快吗。

    她回头想关注一下晏改。

    但晏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了,完全不见影子。

    耳边传来前桌妹子的话:“小鹊你第13题选了啥?就是那个求化合价的!”

    蓝小鹊想了想:“好像选了C。”

    周围一片嘘声:“这样就是三个A,四个B,一个C!”

    “B党胜利!!”

    “哈哈哈哈蓝小鹊选C!那C可以排除了!!”

    蓝小鹊:“……”等等我还在这站着呢!

    前桌妹子听到了挺不好意思的:“你别往心里去。”

    蓝小鹊点点头,突然大发慈悲,给前桌妹子讲了讲这题的思路,周围有人停下议论来听,听蓝小鹊说完感觉还挺有道理?!

    可转念再一想,蓝小鹊可是班上唯一一个挂科的,她怎么能说的这么头头是道。

    有个课代表和老师玩得好,刚刚跑出去问了答案,这会儿挥着纸头进来说:“哈哈哈我弄到标准答案了,你们别对答案了快过来看!”

    众人呼啦啦的围了过去。

    第一件事就是找刚刚议论的那个题目。

    当看到那题的答案……真是蓝小鹊说的C的时候!一群人沉默了。

    ——答案没搞错吧??

    卧槽还真是C?肯定是那个挂科的运气好。

    他们不信邪的想着。

    夏季末的暴雨逐渐变小,教室的欢声笑语和晏改没有丝毫关系。

    晏改还在为了生活而奔波。

    他最近重新找了份工作。

    到周末的时候,他坐在公园鬼屋的休息室里,穿上扮鬼的衣服,沉默的抓着道具准备出去。

    这时门外边忽然有个工作人员走进来。

    “你是晏改?”那人穿着公园的工作服问,“晏大坪是你爸爸?”

    晏改眉眼间尽是阴郁,过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

    “哦,那你爸好像出事了,现在在医院里。”那人指指后边,示意晏改去接电话。

    晏改脸上没有多余表情,他抬起眼,非常平静、镇定地说:“谢谢,知道了。”

    随后继续往公园广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