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7.天台
    晏改并不打算去见他父亲,根本没理电话的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个工作人员也没硬要晏改去听。

    只是很快又打了电话过来,那工作人员有些不耐烦地过来通知晏改:“你爸让你过去付钱,他说要是你不过去,等他回家,就把你房间那件衣服给烧了。”

    晏改顿时瞳孔一紧。

    衣服?是那件自己捡回来的防晒衣吗?

    那件衣服他还没还给救了自己的人,怎么能让那个无赖弄脏。

    他隐约冷笑一声,漠然朝着医院走去。

    他爸已经被人从大医院搬到一个小诊所,目前呼吸道和胃部感染,做了一系列的诊断,可能还要留院观察。

    晏改身上没几个钱,是那天从他爸的钱包里拿出来的,不到一千,全部交了医疗费。

    “不够的话就别管他死活了。”晏改声音沙哑,“我尽责了。”

    诊所里就只有两名医生呆着,一名在楼上看电视,还有一名头发杂乱的坐在一楼收钱。

    收钱那位医生听到晏改的话后,抬手翻看着病例。

    他挠挠头发,突然从手边拿起金边眼镜戴上,对晏改露出一个得体的笑容。

    “是你动了手脚吧?”医生坐在位子上询问,语气轻松自然,像是在问什么再寻常不过的事情,“氢氧化钠遇水,即便只是蒸腾的气体都会拥有强烈腐蚀性,虽然不致命但是能让人脱一层皮,比直接致命梗折磨人。”

    晏改淡漠的站在原地,没有说话。

    医生询问:“你从哪弄来的氢氧化钠?”

    晏改瞳孔漆黑,看着医生,平静的说:“我听不懂。”

    “初中化学没学吗?”医生看起来非常亲切,“这东西又称火碱、苛性钠,遇空气容易受潮溶解……但这些都不是重点,你怎么弄到火碱的?你应该没钱买吧,难道是自己提炼的?”

    晏改依旧站着,他高挑的身材将门口的光遮住,身子周围染上淡淡光晕,面色冷淡到了极致。

    医生笑着说:“你不用太紧张,你告诉我,我不会说出去,你如果不说的话,我就保不准会和别人说什么了。”

    他的威胁和先前的谈话一样自然亲切。

    晏改只觉得讽刺。

    自己不过是在简单地求生罢了,为什么总能遇到各种阻碍,对于这名医生的问话,他不能回答,这样会留下把柄。

    他一言不发,安静的对峙着。

    最后医生没办法,只好放过晏改,并且好心的提醒道:“如果缺钱……或者想在未成年前就脱离你父亲的话,可以来找我,这世上很多事情靠钱可以变得很简单。”

    晏改眉眼压低,转过身离开回家。

    回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那件外套藏起来,藏到他爸找不到的地方。

    做完这件事,他才开始思考医生说的话。

    ……脱离父亲吗,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天到了周日,晏改继续走到公园打工。

    他身穿繁杂的鬼怪衣服,坐在阴暗的角落里,时不时的就要飘出去吓别人,他原本就浑身气质冷冰冰的,走出来的瞬间,几乎不用任何动作就能把人吓出尖叫。

    快结束的时候,来了一个小孩。

    小孩手里拿着玩具枪,摸索着走到晏改身前,仰头看晏改。

    晏改垂眸一瞥。

    小孩愣了愣,随即大哭:“妈妈!!!这个雕像的眼睛会转!”

    晏改沉默半晌。

    旁边立马又跑来一个小男孩,踢了晏改的一脚,喊道:“哪来的妖怪!!吃我神腿!!”

    哭着的小孩鼓掌:“哥哥干得好!”

    那小孩踢的更加用力。

    身边的道具倒在晏改身上,晏改虽然不觉得痛,但还是有些难受的,小孩子下手不分轻重,拽住了他挂在脖子上的长辫,让他差点喘不上气,他抬手将两人拂开,走到一边。

    那个小孩却变本加厉,又喊又踢。

    晏改思考着要不要为了工作,继续忍下去。

    他思考的时间有点久,等回神的时候,那两个小孩却已经停手了。

    晏改迟疑片刻后转身看。

    幽暗的灯光下,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女孩,女孩两只手分别把小孩拉开,正低头教育着什么。

    说了一通话后,那两个小孩便哭哭啼啼的跑开了。

    晏改心口微微发热,觉得自己最近遇到的善意多到出乎意料,即便自己现在只是一个满脸搞笑浓妆的鬼怪,竟然也能获得帮助。

    他想要道谢,却害怕像刚刚那样,自己稍微一动,就吓哭了别人。

    他沉寂的站在边上。

    鬼屋冷冷的灯光照的他阴沉森然。

    然而当那个帮了他的女孩抬头的时候,晏改因化妆而惨白的面容,缓缓露出了一丝诧异。

    他发现,原来帮助自己的……不是别人,又是自己的同桌。

    他同桌今天换了身衣服,蓝色连衣裙衬得皮肤雪白,怀里抱着一顶太阳帽,大概是一路被吓得不行,双手紧紧抓着帽檐。

    女孩看过来的时候,眼神有些疲惫。

    朝着自己点点头便又走了。

    只不过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晏改内心却忍不住的发烫发热。

    原来他这位同桌,并不是对谁都这么热情……

    他低眸笑了笑,打断了自己这莫名其妙的想法,在值班表上签上工作时间,回休息室去。

    ·

    蓝小鹊确实整个周末都处于疲惫的状态。

    因为她怎么也搞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打开晏改的好感度界面,上面的数值变动会这么大!一会儿快接近-800,一会又回到了-500,如果不是因为她好好记录了所有数据,她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记忆出问题了。

    不会是系统抽了吧?

    为了验证这个结果,她看了眼晏改对表姐的好感度,数值竟然也跌得厉害,跌到了-50。

    男配怎么可能讨厌女主!

    那个好感度系统果然是抽了!

    蓝小鹊得出结论,松了口气,不怎么情愿地背起书包去上课。

    坐到座位,她感觉外面比平时更热闹些。

    前桌妹子正好从教室门口进来。

    蓝小鹊挠了挠前桌妹子的背询问:“外边在干嘛啊?”

    前桌妹子转过身:“晏改和人打架啦!”

    “啊?打架?”蓝小鹊觉得奇怪,晏改怎么会打架,根据剧情来看,晏改这人看起来冷漠脾气不好,实际上这只是一种自我防御,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不至于打架。

    可学校里有谁能把晏改逼上绝路吗?蓝小鹊想不到这种人物。

    外边走廊越来越热闹。

    蓝小鹊起身要过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前桌妹子劝:“你别去看了,他一会儿铁定要被老师骂。”

    蓝小鹊脚步停顿,弯下身来问:“为什么啊。”

    前桌妹子小声告诉她:“外边和他打架的,是那个教育局书记儿子的跟班!老师管不到他们头上的。”

    ……竟然还是有后台的!

    蓝小鹊又问为什么打架,前桌妹子很快告诉了她。

    大概就是晏改原本就经常上学路上被欺负,今天被欺负的稍微过分了点,被那几个小跟班拽了书包。

    书包里的课本洒落一地。

    原本没什么,但没人想到,书包里还掉出一件浅黄色的防晒衣,似乎还是女款的,胸口和衣摆处有两个蝴蝶结。

    校门口安静几秒后,顿时乐了,嘻嘻哈哈的嘲笑晏改娘炮,还有说他是偷衣贼的,总之怎么羞辱人怎么骂。

    晏改没理,走过去捡衣服。

    然而刚走了半步,其中一个小跟班踩着自行车,故意用脏兮兮的车轮碾压那件衣服,把浅色的防晒衣弄成脏兮兮的样子。

    这种行为立刻将晏改引爆,晏改面不改色,毫无预兆地伸出拳头砸到那人脸上。

    那小跟班懵了一下,冲上去和晏改打了起来,武力值不敌晏改,被晏改摁在地上踹,同伴被欺负旁边的人当然不会不管,纷纷加入战局,坐在校门口管理治安的门卫和风纪委员也不能放任这种行为,不得不进去拉扯。

    于是校门口展开了一场规模庞大的混战。

    “晏改先动的手,肯定处分他!”前桌妹子信誓旦旦的说,“而且那俩人除了有后台,家里也挺有钱的,轮不到这些事。”

    蓝小鹊一听晏改被欺负,顿时有点担心。

    她给了前桌妹子两颗糖,随后急匆匆的跑出去,看看晏改被欺负到了什么境地。

    等她跑到校门口,门口的群架行为已经被遏制。

    教导主任叉腰大声训话没,校门口不停有路过的人驻足观望。

    跟晏改一块挨批评的小跟班似乎非常不爽,趁着挨批评的时候,往后挪了两步,抬起脚想要踩地上的书来泄愤。

    这个举动被蓝小鹊看到了。

    蓝小鹊不能放任晏改被欺负,连忙打了那人一下:“你干嘛?!”

    教导主任望过来,瞪着眼睛骂:“你们吵什么!”

    蓝小鹊打小报告,指着那个欺负晏改的跟班说:“老师!刚刚这人偷偷骂你,说你耽误他去教室抄作业,这个行为太恶劣了,完全带坏了学校的风气!”

    那个被点名的小跟班一脸懵逼:“啥?啥?我没有啊!我只是想踩晏改的书!”

    蓝小鹊趁机加罪:“什么,你还想踩踏教科书?你这是瞧不起我国的教育制度吗!”

    小跟班骂了声:“卧槽!”

    教导主任光听到“抄作业”这三个字就忍不住,他被气的脑壳冒烟,将矛头对准那群跟班骂了起来。

    蓝小鹊趁没人注意,连忙蹲下身帮晏改把课本捡了起来,放到一边。

    但这个举动还是被晏改看见了。

    晏改目光沉沉,眸中闪烁着莫名的光,最终这道光缓缓暗下,他挪开了视线。

    教导主任把几人拎到办公室。

    晏改站在办公室里,因为太过安静,并没有引起太多责罚。

    反而是那群跟班因为太能还嘴,被骂的很惨。

    晏改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站着。

    他身上被打出了乌青,一片片还没化开的淤血染在眼角和嘴角,整个人看起来无比阴郁,像是对世间一切都厌恶到了极点。

    好在那几个跟班的状况没好到哪里去。

    全员龇牙咧嘴,还有个甚至被打掉了牙齿——

    在此之前,谁都没想到晏改这么能打,可既然晏改这么能打,以前怎么就闷不吭声的呢!放长线钓大鱼?操他妈的。

    一群人骂骂咧咧的从办公室离开。

    教导主任知道晏改是年级第一,对他的表面功夫做的更足一些,语重心长的讲了一堆话,又暗示晏改应该适时低头,不要家里穷还整天一副高傲的模样。

    晏改眼中带了点讽意。

    从办公室走出来后,他没有去上课,而是先去厕所清洗衣服上的污渍,防晒衣因为浸水变得沉重,晏改小心翼翼的拧了点水,像是对待珍宝一样不愿用劲。

    水拧不干,他便拿着衣服去顶楼晾晒。

    他无法确定那群针对自己的人会不会再次过来,弄脏自己珍视的衣服,干脆不去上课,随便找了个地方,懒散的靠墙站着。

    天台风大,学校种满草木,从楼顶放眼望去,全是郁郁葱葱的绿意,晏改看着远处树木,又看着马路上的车水马龙,始终安安静静的,没有干其他事情。

    他的人生就是这么无趣,无趣到只要能呼吸,就足够了。

    晏改沉默地想着。

    到了中午,衣服已经快干了,轻飘飘的衣摆几度被风吹起,蝴蝶结在空中起起落落。

    晏改缓缓站起身,准备收衣服回去上课。

    可这时楼梯那忽然传来响动,门把手被摁了几次后,嘎吱一声粗糙的推门声传来,有人踏上了天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