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10.出院
    实验室顿时嘈杂一片,脚步声慌乱,水流声猛烈,老师粗声咆哮着让大家冷静,蓝小鹊觉得自己像被隔离在一个单独的空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满脸懵逼,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声音被围裙盖住了,只有蒙蒙的响声传来。

    很快,那双压着自己的手消失,人群也散开了。

    蓝小鹊犹豫片刻,慌忙抬手拉下自己头顶的围裙,然而周围已经没有人。

    门口站着一群学生,拥挤的站在走廊边,走廊外的阳光晒在地面上,照出一条隐约的血迹。

    蓝小鹊有些发愣。

    前桌妹子突然冲上前几步,哭唧唧的抓着蓝小鹊的手喊:“小鹊你还好吧!刚刚好可怕!”

    蓝小鹊正要往外走。

    前桌妹子喊她:“你……你别乱踩!地上这摊东西有毒!”

    蓝小鹊直接跨过地上液体走到门边,前桌妹子也跳着跑了过来。

    门外阳光强烈的,照的蓝小鹊脑壳发晕。

    前桌妹子在她耳边不停说:“……刚刚真的好可怕,你没看到,晏改他整条手臂都被泼到了,好可怕,好可怕啊,呜呜呜肉都烂了……”

    蓝小鹊只听到几个字:“晏改手烂了?”

    前桌妹子顿了下回答:“是,是啊。”

    蓝小鹊快心肌梗塞:“他人呢?”

    前桌妹子:“好像已经被送到医院了。”

    蓝小鹊紧张的不行,她头一次这么六神无主,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出于对黑化值的恐惧,也可能只是单纯的心疼。

    她和前桌妹子说了声直接往校门口跑,跑到一半又回来看了眼,发现教室里的监控开着之后,这才继续跑到校门口打了辆车去最大的医院。

    晏改伤口被紧急处理,随后送进了病房。

    病房安静,他躺在床上,整条手臂被严实的包扎起来,手上传来剧烈的疼痛感,疼的他额角冒汗。

    晏改静静的躺靠着,面色阴郁,脑中不时回忆起先前的画面。

    当时在实验室,他其实知道后面那群人想要报复自己。

    但确实没想到……那群人竟敢用这么危险的手段。

    更没想到,蓝小鹊会冲上来保护自己,在那种情况之下,几乎是百分百的会出事,蓝小鹊却跳了出来,想要保护自己。

    晏改想到蓝小鹊伸手保护自己的模样,便忍不住内心酸涩。

    在以前的日子里,他永远是被伤害的那一个,他孤独的站在角落,会被拳头殴打,被滚烫的热水泼到,被他的无赖父亲丢到垃圾箱,让他捡废品。

    之后等待他的,是同学们漫无止境的嘲笑和欺凌。

    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别人可以顺风顺水,放肆的大笑大哭,表达自己各种情感,而他想哭的时候,只会挨骂。

    后来他知道了,但是知道又有什么用。

    他根本没有办法改变这些,即便能够用自己的力量活得一些好处,也比不上别人天生就能拥有的丝毫,重重的痛苦长久的压在他身上,令他喘不过气。

    时间长了,那些痛苦的事情逐渐变得正常起来。

    他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他真的没想到……自己会有被人保护的一天。

    巷子里的茉莉味似乎又在身边环绕。

    黑暗中的光点逐渐明亮。

    晏改闭了闭眼,再睁眼时,眼神更沉了些。

    他真的不想放手……可是他现在手臂被腐蚀,以后肯定会变得很丑,说不定还会有其他后遗症……

    他还有资格继续不放手吗。

    晏改冷漠的看着自己的手,凄惨的想着,他的命运总是这样捉弄他,给了他一点光,又盖上一片绝望。

    他闭上眼,不想再思考。

    医院人非常多,这会儿是工作日,来看病的大多是老年人,占据了一排座位等着被叫号。

    蓝小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小护士询问到晏改的病房。

    站到病房门口,她突然有些犹豫要不要走进去。

    现在这个时间,万一晏改在睡觉怎么办,而且要是晏改原本可以躲开,都是因为自己才躲不开受伤的,又该怎么办。

    蓝小鹊犹豫不决。

    她甚至还有点好奇,为什么晏改要把围裙兜在自己头上,她刚刚听前桌妹子说,那会儿晏改被泼伤,疼的满头是汗,第一件事却不是去冲冷水,而是拿了块布丢到她的头上,仿佛不愿意让她看到这个画面。

    但是有什么不能看的,难道是太血腥了吗。

    ……没想到晏改还挺关心自己的,她意识到自己和晏改的同桌情谊,可能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深一点。

    蓝小鹊在门口想了一堆,敲敲门准备走进去,推门瞬间正好听到里面化学老师在和晏改说话,聊的是医疗费的内容。

    化学老师知道晏改家里穷,甚至没买保险,不可能付得起医药费,便问他准备怎么办,晏改那边冷清清的,一句话都没说,冷郁的几乎要和白色的床单融在一起。

    病房之内压抑的可怕。

    治疗大面积烧伤的费用不小,医生给了个保守的数值,几乎是晏改一辈子没见过的钱。

    学校能出一部分,但是按照校长的德行,可能会因为晏改无权无势,将赔偿金压到最低,剩下的便要晏改自己出。

    晏改平淡的说:“我没钱。”

    化学老师问:“那如果钱不够怎么办,你不治了?以后怎么生活?”

    晏改继续不说话。

    化学老师缓和气氛开玩笑:“你还不如不帮那个女生,她身上哪件衣服不是名牌,一看就家里有钱……”

    晏改猛的看了眼老师,眼神冷的深不见底。

    化学老师被吓得闭紧嘴。

    晏改声音冷漠:“她不能受伤。”

    化学老师笑了两声:“这么在意那女生啊。”

    晏改语气执拗,像是自言自语般低声:“不是,只是因为她……她是女孩子。”

    化学老师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住院处的走廊人不算多,这会儿都在房间里睡觉。

    站在门口偷听半天的蓝小鹊后退半步,突然不想进去了。

    她转身回学校,去化学室看了一眼,地面已经被清理干净。

    她又走到监控室,确认了一遍监控拍到的内容后。

    走到角落,她酝酿半天哭意后,直接给家里打电话——

    “妈!!学校有人想害我!!!”蓝小鹊撕心裂肺的告状。

    蓝妈妈吓得在那头直接把麻将桌掀了:“你说什么?!”

    之后的事情顺利成章。

    有监控作为证据,又有蓝爸爸妈妈一块找律师,学校不得不出一大笔钱来解决问题,那几个伤人的小跟班也被逮住后关进少管所,他们家里还得出钱赔偿晏改的医疗费。

    晏改的医疗费有了着落。

    对方的律师过来调解,说想要加钱,希望晏改不要再追究。

    晏改冷冷的看着那张卡。

    对方律师加了一句:“毕竟大家都是未成年,心智不成熟,做什么事都该有被原谅的机会。”

    他着重强调着“未成年”这三个字。

    晏改眼神黯淡,随后冷笑一声,选择了用钱进行调解。

    即便如此,还是要走形式的。

    泼药物的学生和校长买了水果和鲜花,过来慰问晏改。

    那几个学生一脸不情愿,毕竟在这之前没人把晏改放在心上,在大家眼中,晏改就是典型的出气筒,谁都能踹一脚。

    但这次他们在晏改手上栽了个大跟头,他们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而且晏改竟然找的起律师?

    就连校长都觉得惊讶,后来打听之下,才知道是晏改保护了一名女生,那名女生的家长找的律师。

    看到那名女生家长的工作职位时,校长有一瞬间怔愣,不敢相信自己学校里还有这种大企业的老板,这下他更加紧张,他敢为了学校名声忽视晏改,却不敢为了这种事情惹到什么企业的老板。

    校长擦着冷汗一直道歉。

    几名跟班站在边上,同样道歉。

    晏改已经从化学老师口中得知了事情经过,他知道是蓝小鹊帮的自己,越是如此,他内心越是卑微。

    校长和那些老师的举动,无一不显示着蓝小鹊的家境。

    他有什么资格……去渴望蓝小鹊。

    晏改内心逐渐涌起一个想法,但并不敢直接去做。

    他能做的,只有收下钱,住在医院,继续治疗手臂,来减小任何后遗症的可能。

    手臂很快能够拆绷带,只是那里原本干净的皮肤现在坑坑洼洼,斑驳丑陋。

    他穿了件长袖衣服,遮住这些难看的伤口。

    重新回到学校,晏改整个人更加阴沉,同时周围看待他的目光,也更加怪异,以前还遮遮掩掩的厌恶如今像是浮上水面,毫不顾忌的看过来。

    走在他后面的人小声说:“听说他把孙平他们弄进了少管所,就是为了让孙平他们给钱。”

    “哇心真的脏,这么缺钱的吗?”

    “是啊是啊,你不知道吗,他以前和他爸一起捡垃圾的。”

    “……呕。”

    晏改面无表情的拐进教学楼,对这些扭曲事实的谈话没有任何感受。

    在他拐弯之后,蓝小鹊从校门口跑进来。

    薄云笼罩,校门口的树叶摇摆,年轻女孩边跑边系校服的领结,百褶裙在空中晃荡,短短的刘海因为风吹而分散,散发青春活力。

    蓝小鹊早就听说今天晏改要来上课,她准备早上早点到教室,给晏改准备点早饭啥的刷刷黑化值。

    可没想到闹钟失灵,起晚了!

    她愁眉苦脸,一路狂奔。

    路过两个学生,听见了一通说晏改的坏话。

    蓝小鹊没法放着不管,脚步停顿折回来,立马拿手里的一束花锤了他们两下。

    那两人傻眼看蓝小鹊。

    蓝小鹊直接开骂:“你们说什么呢!晏改是被害者好不好。”

    那两人还没来得及还嘴。

    蓝小鹊继续说:“下次再让我听到你们说话话,我直接拿榔头锤爆你们狗头!”

    说完以后,她怕来不及,抄近路往教室冲。

    最后成功在晏改到达之前,把早饭和一张正能量故事放在晏改课桌上,还用手上的小茉莉花压在纸上装饰了一番。

    没过几秒,晏改就到了。

    他穿着格格不入的长袖衣服,过于白皙的皮肤上印着好几个治疗留下的伤口,头发剪短,露出光洁的额头,以及倦怠的黑眸。

    蓝小鹊看见晏改以后笑得开心,打招呼说:“同桌,你来了!你快看你桌上竟然有早饭!”

    晏改抿唇,看着蓝小鹊的笑容,他原本卑劣的心情奇迹般的好了不少,而且蓝小鹊的态度,也让他惊喜,这是进入学校后,他收到的第一份温暖视线。

    他垂下眸子:“谢谢你。”

    “不用谢。”蓝小鹊看着晏改,说完后想到自己是在帮表姐刷好感,连忙否认,“不是我!是白琦琦!”

    晏改温和的眉眼顿时又变得冷漠,应了一声后不再说话。

    而蓝小鹊也有点纳闷,自己一直开着好感度界面,明明看到晏改对世界的好感度上涨了一点,怎么又跌回去了?

    垃圾系统,可别是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