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11.小猪
    初秋的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下来,天气冷了不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高一的日子和之前差不多,有条不紊的运行着,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一样的,大概就是不少人看晏改的目光,变得更加特别。

    总有人好奇晏改的手被弄成了什么样。

    他们小心的打量着晏改,并且谈论晏改。

    最开始是教室里同学说这件事,他们绘声绘色的描述当时做实验的场面,说自己当时亲眼看见了事情经过,将晏改的手臂说成了见不得人的怪物。

    这些话语越传越远,越说越歪曲,最后又变成了晏改的家境和人品有问题。

    偶尔有正常的人帮忙解释,但重点高中不缺闲着没事做的,他们学习不顺畅,谈论晏改成了他们发泄压力的途径。

    晏改收下赔偿金的事,像是给他们的恶意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原本躲在暗地里的东西,如今都能用正当的途径来表达。

    走在路上,经常能听见大家询问这件事的经过。

    他们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晏改的痛苦,仿佛这样能得到一点满足感。

    蓝小鹊能管一个两个,却管不住这么多。她蔫蔫的趴在桌子上,第一次感受到了穿书的威力——

    换成普通的世界,哪能满地都在说男配坏话。

    她叹了口气,思考着要不要买一面锦旗送给晏改,毕竟如果没有晏改推开她,这会儿遭殃的就是自己了。

    想到当时发生的事情,蓝小鹊思考了会儿。

    片刻后,她凑到晏改身边问:“你当时为什么把布遮到我头上,不让我看你?”

    她之前就想问这件事,但晏改一直在治病,蓝小鹊过去探病的时候经常见不到晏改。

    晏改听到后,侧过苍白的脸颊,他睫毛低垂,眼眸暗淡,似乎更瘦了些,侧脸轮廓愈加锋利。

    他平静的说道:“怕你晕血。”

    蓝小鹊笑了两声:“你还挺体贴的,但是我不晕血,下次别遮我了。”

    晏改淡淡的应了一声。

    蓝小鹊又补充说:“不对,应该没有下次了。”

    晏改没有说话,眸色暗淡。

    其实他当时只是不想让蓝小鹊看,不想让蓝小鹊看到自己的狼狈,看到自己的出丑。

    他不知道蓝小鹊为什么会对自己好。

    但他总想在蓝小鹊面前,保持自己稍微美好的一面,即便自己从最开始就已经狼狈不堪。

    蓝小鹊又说了几句话,晏改默默的听着。

    两人的关系在旁人眼里变得亲密不少,可其实还是老样子,蓝小鹊一个人就能说的很嗨,而晏改冷清清的,除了偶尔会搭理蓝小鹊说话,晏改对于旁人和一些事情,比以前更加冷淡。

    而且好感度也重新跌到了-550!

    蓝小鹊记得就在几天之前,晏改明明是有所好转的!

    啊!!!都怪那几个可恶的跟班!

    肯定是那堆化学药剂又把晏改的黑化值弄上去了!!

    蓝小鹊后知后觉的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刷了这么久的好感度,现在全都白刷了。

    她气愤极了。

    不过好在晏改现在回来上课,那自己还有机会继续进行三观扶正和送温暖计划。

    蓝小鹊跑到药店去买了点去伤疤的药膏,又买了点止痛药。

    等中午人少的时候,从书包里掏出来,小心翼翼的放进晏改抽屉里,希望晏改能够用了这个药之后,手臂光滑不留疤,不会以后每次看到手上的疤痕,就气的黑化好几个点数。

    蓝小鹊卑微的祈祷着。

    顺便还在药膏下面塞了张纸条,写上白琦琦的名字,她为自己一举两得的行为默默点赞。

    教室后门墙边,晏改正好走进来。

    他其实并没有走远,只是去了隔壁楼的校长办公室,听校长解释了一堆学校风气的问题,顺便还领了一笔助学金。

    以前的晏改从来没这么顺利过。

    这次能够顺利,他知道是因为蓝小鹊父母的原因,从他们家律师出场的瞬间,自己之后的人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会变得轻松一些。

    但也更是因为如此,他内心的狂躁和自卑更加汹涌,几乎要将他整个人埋没。

    他拖着可能会残缺的手臂,领着助学金,而那个女孩家里有钱,长得像花朵一样美好,迟早会被其他人发现,他该怎么守护。

    晏改眸色暗沉,将内心的暴躁情感压抑下去。

    随后回到教室,走进后门时抬眼一瞥,便瞧见蓝小鹊往自己课桌里塞着什么,塞完以后就欢快的跑了出去,只留下一道纤细的背影。

    晏改眼眸漆黑,他坐到自己的座位,迟疑片刻,从抽屉里拿出来东西看,发现蓝小鹊送过来的又是药,不过这次的是去伤疤的药膏,以及一瓶止痛药。

    晏改面无表情的看着,过了会儿,眼中忍不住的有了些暖意。

    明明自己该放手,不敢耽误蓝小鹊的。

    可他还是忍不住的想再试一试,试试自己能不能抓住这道自己挤进来的……光源。

    放学以后,晏改没有去打工,也没有回家,而是走到了一个熟悉的诊所门口。

    这家诊所是先前晏改他爸过来住院的地方,他还记得,当时的医生和他说,只要想明白了,随时可以过来。

    晏改脸上没什么表情,缓缓走了进去。

    诊所一楼,坐在角落里收费的一名医生头发乱糟糟的,十秒钟内打了三个哈欠。

    晏改穿着一身白灰色校服,书包垮垮的背在身后,整个人却修长挺拔,如同一棵不屈的小白杨。

    那名医生很快便认出了晏改,含糊不清地喊:“啊,你是上次那个用火碱的,你过来是想通了?要赚钱?”

    晏改黑漆漆的眸子看着他,淡漠地开口说:“我有钱。”

    医生愣了愣:“那你来干什么,看病?”

    “做交易。”晏改声音冷淡,眼底似乎凝了一层霜,“我帮你干活,你帮我脱离我父亲。”

    医生知道他父亲的情况,笑了两下说:“行啊。”

    他站起身拿出一张纸,随意的写了一份合同,两人签了字,医生满意的点点头。

    “你就不怕我带你干违法的事情?”医生问。

    晏改冷着脸没有回答。

    医生这才意识到,这小孩是放下了一切,对什么都无所谓了,他觉得挺有意思,指了指诊所里面的一个小房间,说道:“过来,我先看看你会些什么。”

    ……

    三天后,蓝小鹊绝望的发现,晏改对世界的好感度又开始狂跌。

    自己都送药了,怎么一点用都没,她好绝望。

    非但送药没什么用,就算自己帮忙擦桌子、送牛奶、买棒冰,黑化值就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现在晏改的黑化值已经跌到了-800,眼看着都要突破-1000的大关了。

    物质上的温暖无法满足晏改了吗?!

    那还能做什么?!

    蓝小鹊悲伤的快哭出声,心里骂了一万次那几个混账跟班,恨不得把这几人抓过来暴揍一顿。

    她觉得自己根本没法逆天改命。

    非但护不住家人,还很可能自己也年纪轻轻就死了。

    蓝小鹊心情再度回到了刚知道穿书的那天,低到极点。

    体育课也不想好好上,躲在后边暗暗偷懒。

    然后被老师发现了,挨了一顿臭骂。

    蓝小鹊更加抑郁。

    到了上语文课的时候,她悲伤的趴在桌子上,拿着笔在本子上乱涂乱画,生气的画了好几头猪,还把猪涂黑了写上“晏改大变态”几个字。

    坐在蓝小鹊旁边的晏改自然看到了。

    他视力好,甚至看清了蓝小鹊写的那一行小字。

    晏改有些疑惑,却又觉得这样的蓝小鹊非常可爱,而且……蓝小鹊在写自己的名字。

    看着蓝小鹊的指尖不小心触碰到自己的名字,晏改睫毛颤了两下,这几天的痛苦在这一刻瓦解,内心再度变得柔软。

    即便自己承受着再多苦难,只要看到蓝小鹊,他总觉得世间还是温暖的。

    这天夜里打工回家,路过商场外围娃娃机的时候,晏改脚步停顿。

    他视线望去,看到其中一个娃娃机里面有一只黑色的小猪。

    想到今天蓝小鹊画的图,他静静的看了会儿那个娃娃,随后兑换两元,正好使用两次就把娃娃抓了出来,第二天的时候放在了蓝小鹊的座位上。

    这是晏改第一次这么直白的表达自己心意,他虽然依旧表情寡淡,可耳根略微有些发红。

    他冷清的坐在位置上,难得的开始期待上学,以及期待……蓝小鹊看到这份礼物后,能开心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