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12.吃饭
    蓝小鹊确实瞧见了这份礼物。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但是看到礼物后的反应和晏改想象的不太一样。

    她坐在位子上愣了半天,没懂自己怎么会收到一只猪。

    ……这是有人在间接骂自己表达不满吗?!!

    自己什么时候得罪的人?!

    蓝小鹊看了会儿这只猪,越看越觉得眼熟,可自己怎么会对一只猪有亲切感??

    她很气愤,干脆把猪塞进抽屉里眼不见为净,转身和晏改打了声招呼,开始掏书包找作业。

    坐在旁边的晏改一声未吭。

    他眉眼清淡,脸颊上投着斑驳的光影。

    直到光影消散,他才缓慢的抬起手,抚平书上的折痕,内心多了些微不可查的茫然。

    蓝小鹊……似乎并不喜欢自己送的礼物。

    是因为礼物太廉价,还是因为察觉到了是自己送的?

    晏改稍微动了下,想凑过去问一下蓝小鹊原因。

    只是当他移动的时候,手臂因为拉扯力猛的传来一阵疼痛感。

    晏改停下动作,他看了眼自己被长袖遮住的右手臂,最终垂下眼眸,睫毛遮挡着在苍白的皮肤上投下阴影,一句话也没能问出来。

    ·

    11月中旬,秋意逐渐浓郁,原本苍翠的树叶染上嫩黄。

    学校以天气好为理由,又进行了一次考试。

    蓝小鹊的考试名次蹭蹭蹭的往上跳了好几名,从不及格跳到了年级第十,简直成了实验班的传奇之一。

    白琦琦很快听说了蓝小鹊的排名,顿时怔愣。

    她跑过来找蓝小鹊:“你考了年级第十?”

    蓝小鹊态度很好,点头说:“是啊,怎么样你没想到吧,我自己也没想到。”

    白琦琦觉得蓝小鹊这句话简直是在炫耀。

    她看着蓝小鹊越来越艳丽张扬的五官,后退两步,不敢置信地跑回了自己教室。

    白琦琦一向自尊心强,自从上次发现蓝小鹊好看之后,便开始偷偷的学化妆,不想被蓝小鹊比下去,可因为太花心思在化妆方面,她现在成绩已经一落千丈,更没想到的是,蓝小鹊竟然成了年纪第十??

    这一定是开玩笑的,白琦琦不愿接受这个事实。

    最关键的是,前几天她爸妈还打算去蓝小鹊家里走亲戚,应该不会聊到成绩吧……白琦琦暗暗祈祷。

    但是她最近没什么好运气。

    她爸妈恰好挑着这一天去拜访了蓝小鹊家,还无比自然的和蓝小鹊父母聊起了成绩的事情。

    “没想到你们小鹊也能上重点高中,最近不是考试吗,考的怎么样啊?”白妈妈坐姿端庄,穿着名贵的连衣裙,语气得意,“我们家琦琦都不太行了,上次考了50名,这次不知道能多少。”

    蓝妈妈一直看不惯白妈妈,可之前期中考试又没到50名,没法和50名的白琦琦相比。

    她应付了两句,没正面回答。

    白妈妈觉得自己在这里找回了面子,几乎时刻都在笑。

    这时蓝小鹊哼着走调的歌回来了。

    蓝妈妈连忙起身假装倒茶,不给白妈妈询问成绩的机会。

    没想到白妈妈也跟着站了起来,一步冲上前,又是帮忙拿书包又是拿拖鞋,比蓝妈妈还热情。

    蓝小鹊站在门口一脸懵逼的看白妈妈。

    白妈妈笑得亲切,问道:“小鹊这次考试考得怎么样啊?”

    蓝妈妈在那和蓝小鹊使眼色,让她进厨房躲着。

    蓝小鹊顿悟,白琦琦的妈妈这是过来攀比成绩的!

    幸好这次的成绩有打印出来的纸条,蓝小鹊一点也不虚,直接拿出来递给白妈妈看。

    纸条上去哪清清楚楚的写着每门功课的成绩,最上面是蓝小鹊的班级和学号。

    看着这张纸条,白妈妈脸上表情僵住,笑容逐渐消失,最后冷笑着把纸条还给蓝小鹊,没聊几句就直接回家了。

    走在路上,她越想越气,打车回家翻白琦琦书包。

    当看到白琦琦成绩都跌到100名开外后,她二话不说上楼推开白琦琦的房间,把白琦琦柜子里的小说和化妆品全部没收,又把钢琴琴谱拿出来,摁着白琦琦练琴。

    白琦琦在这一天,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委屈,她难过的把一切都怪在了蓝小鹊头上。

    蓝小鹊并不知道自己天天念着的女主,比男配更早的开始黑化。

    她最近生活还挺快乐。

    唯一烦恼的就是,她妈妈总觉得她成绩提升是晏改的功劳,不停念叨着要请晏改吃顿饭,蓝小鹊起初敷衍了好几句,后来被念的不行,只能跑到晏改跟前打探一下口风。

    趁着某天教室人少,蓝小鹊鼓起勇气问:“你最近晚上有空吗?”

    晏改握着笔的手指顿时用力几分,他沉默片刻,转头看蓝小鹊。

    蓝小鹊连忙继续说:“我妈妈想请你吃晚饭!”

    她说的不抱什么希望。

    毕竟在她眼里,自己和晏改还没熟到一块吃饭的地步,而且在剧情中,晏改是很介意暴露他自己私下状况的,就连女主邀请他吃饭,他也拒绝了好几次,孤僻的几乎不近人情。

    可蓝小鹊没想到,晏改同意了自己的请求。

    “你同意了???”蓝小鹊不敢置信,随后还挺兴奋的说,“那太好了,我晚上和我妈妈说。”

    晚饭订在一家普通的饭店。

    蓝妈妈很喜欢晏改,一直和晏改聊天,先是感谢晏改之前化学课救了蓝小鹊,然后又夸晏改成绩好,让晏改帮忙带着蓝小鹊一起上清华北大。

    蓝小鹊总觉得哪里有点羞耻。

    怎么跟托付终身一样。

    她忍不住的制止了好几次,没什么效果。

    等蓝小鹊爸妈两人开始聊别的事情的时候,蓝小鹊凑到晏改边上小声说:“我妈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她靠的近,身上的茉莉味再度涌了上来。

    晏改心尖略微发胀,压抑住自己有些混乱的呼吸,他别开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吃了一半,蓝小鹊爸妈出去一块加菜。

    晏改很少从别人身上得到这些温暖,他隐约能感受到蓝小鹊的父亲对他有敌意,但他尽量不去恶意猜想这一切,他不想摧毁别人对他的信任。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后,蓝小鹊显然吃的不太自在。

    晏改体贴的走出了包厢,他在外边站了会儿,眉眼间带了几乎瞧不见的笑意,之后往洗手间走去。

    走到某个角落的时候,他突然听见蓝小鹊的父母正在谈论自己。

    蓝爸爸压低声音问: “你让那臭小子来干嘛的?”

    蓝妈妈理所当然地说:“什么臭小子,人家叫晏改!小鹊成绩好全靠他,我请他吃个饭怎么了?!”

    蓝爸爸骂道:“你看他眼神,吃个饭还看小鹊!这也太不老实了,你要让小鹊早恋吗?!而且他爸那些破事上过报纸!!我反正不会同意他和小鹊早恋的!”

    蓝妈妈有点傻眼:“早恋?我、我怎么没看到,他哪有什么表情?而且哪看小鹊了?你是不是在瞎说啊!”

    蓝爸爸恨铁不成钢:“就你那天天炒股亏本的眼神,能看到就怪了!”

    提到这事蓝妈妈顿时不服,和蓝爸爸吵了起来。

    走廊角落,晏改原本带了些神采的眼神再度逐渐暗沉,灯光闪烁了两下,最后将他所有表情都隐藏在了阴影中。

    他抿唇往回走。

    在包厢门口遇到蓝小鹊,蓝小鹊和他打招呼,欢快的问道:“你来了?看到我爸妈没!”

    晏改撒了个谎,冷清清说道:“没有。”

    蓝小鹊纳闷:“那他俩去哪了。”

    晏改没说话,往外走。

    蓝小鹊以为晏改要去点菜,下意识的跟在他身边,结果发现晏改都快走出大门了。

    这是要上哪?

    蓝小鹊正想开口问。

    就在这时饭店突然传来一阵叫声,吓得蓝小鹊一哆嗦。

    紧接着从走廊里面跑出个疯疯癫癫的人,那人掐着脖子满嘴白沫,呼吸剧烈,浑身泛着紫色倒到了地上。

    一群人纷纷后退大喊:“卧槽快打电话!咋回事,食物中毒吗?”

    “肯定是食物中毒!整个人都紫了!”

    “卧槽快打电话!”

    现场气氛紧张闹腾。

    晏改和蓝小鹊所在的角落却意外的安静。

    晏改脸上没有多余表情,他平淡地看了眼,神情冷漠,侧身往外边走,只是衣服袖子传来一股拉力阻止了他。

    晏改顺着看去,发现是蓝小鹊紧张的拽着自己的袖子。

    蓝小鹊看了会儿地上的人,又看了看晏改,小声的问道:“不会死人吧?”

    晏改看着蓝小鹊,询问:“你害怕吗?”

    蓝小鹊心想我他妈当然害怕!

    但是面子上还是要强行装一装不害怕的,她摇摇头。

    晏改却看出了蓝小鹊的恐惧。

    从刚才听到蓝小鹊父母的对话起,他整个人便有些恍惚,内心充斥着说不清的冷意,这股冷意像是从心尖上长出的一把刀子,狠狠的刺向他的喉咙,让他觉得窒息。

    卑微的情绪缠绕他,让他不敢再接近蓝小鹊。

    直到现在,他才缓过神来。

    他黑沉的眸子看着蓝小鹊,微微抬手,用那只完好无损的手勾开蓝小鹊的手指,冰凉的指尖触碰到蓝小鹊,冷的蓝小鹊抬头看了看空调。

    蓝小鹊还想说什么。

    晏改淡淡的开口安抚道:“不会死的,不要怕。”

    随后他上前一步,蹲下身按了两下那人的心脏,并且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根包裹在袋子里的、为了晚上打工而准备的注射器。

    周围的议论顿时变得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