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16.交流
    蓝小鹊听到这句话后心里有些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好在这种感觉也就出现了一秒,很快被她摁了下去,她继续把晏改对自己的举动当成同桌情谊。

    晏改不光给她讲了很多基础概念,甚至还告诉她:“如果听不懂,我可以带你做实验。”

    蓝小鹊受到学神的盛邀,非常激动。

    她问道:“去哪做实验啊?”

    晏改低声说:“我打工的地方。”

    蓝小鹊大概知道晏改在哪打工,倒是没想到晏改还能用特权做实验给自己看。

    难怪最近晏改黑化值稳定,看起来他日子在逐渐变好。

    蓝小鹊为晏改开心的同时,拒绝了做实验的邀请。

    因为她现在每次做实验,就会想到上次的事故以及晏改那条手臂,她害怕晏改进实验室会有心理阴影。

    晏改能看出蓝小鹊想法。

    他眼眸垂下,嘴角略微勾了勾,低声应道:“嗯。”

    后来前桌妹子这张卷子分数不错,因为做出了最后一题,还在老师那刷了波脸熟,最后在校内的考试中脱颖而出,成为参加竞赛的选手之一。

    只是竞赛名次不算理想。

    今年新办学校势头很猛,招了不少特优生想要超过枫叶高中,而且这种情况很快也在比赛上得到了展示,综合分数上,枫叶高中只能拿第二,另一所私立中学拿了第一。

    校长愁眉苦脸的坐在位置上。

    “如果晏改能参加的话,高一这边肯定就稳了。”化学老师和校长说。

    校长也同意这个观点,但是现在的晏改比以前还难管控,根本不参加任何竞赛,这人已经从悲剧中挣脱,走上了一条他们不知道的道路。

    “高一还有谁能参加竞赛?”校长问,“下回不能再输了。”

    化学老师想了想:“我听之前队里一个学生说,蓝小鹊的化学好像也不错,竞赛的卷子她前面几题都能做对。”

    “蓝小鹊?”校长对蓝小鹊有印象,知道这个学生家里有钱,既然有钱,那肯定在教育上有不少投资。

    他点点头说:“这个肯定可以,你这学期把她招进队,让她参加竞赛试试。”

    于是蓝小鹊非常茫然的进入了化学竞赛校队。

    队伍里的其他人都是经常跑各地参加竞赛的学霸,除了班上几个化学特别好的,还有隔壁班出名的大神。

    蓝小鹊混在这群人中,卑微极了。

    她原本还觉得自己成绩不错,但是和这些偏科生一比较,自信心顿时碎了一地。

    幸好她有晏改帮忙补课!

    晏改其实也偏科,他的化学和数学更好一些,有的东西就是天赋刻入骨子,让他很轻易的就能算出竞赛试卷的题目,并且能很轻松的讲出来,不用耗费多大力气。

    他讲题的过程简单易懂。

    往往都是在纸上直接写过程,并在过程边标注知识点,逻辑顺畅一眼就能明白。

    如果蓝小鹊看不懂,他就会开口,更加详细的讲述一遍。

    他声音低哑懒散,带着几分随意,眼眸不再像以前那般死气沉沉的,隐约带着光含着笑,脸颊偶尔会泛粉。

    蓝小鹊已经快忘了这是个会毁灭世界的人物。

    她甚至还震惊的发现,晏改在讲题过程中,似乎会提升对世界的好感度!

    竟然还能这样!

    她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半个月后,寒风凛冽吹响。

    元旦汇演轰轰烈烈的举行,礼堂内点着亮眼灯光,装饰物贴满在白色的墙面上。

    蓝小鹊班上的两位男生一起上台诗歌朗诵,将诗朗诵念出了相声的感觉,引得台下哄然大笑。

    蓝小鹊听到中途就跑了。

    因为她看见晏改走了出去,为了降低晏改的黑化值,她想多问问晏改练习题,和晏改说说话,让晏改感受世间的美好。

    然而刚爬上教学楼准备系鞋带,她就听到了晏改和白琦琦的聊天声。

    这次的元旦汇演,白琦琦大概是最出彩的那个。

    为了演出,她几乎训练了一学期,天天很晚才回家,因此她的成绩跌落也有了借口,但她知道,这个借口不能长久,所以她必须用这个理由做尽可能多的事情,来完成利益最大化。

    跳完自己的舞蹈部分,白琦琦便换上校服,在教学楼找到了晏改,想要告白自己怀揣许久的心事。

    她妆容明艳,五官神态不经意间和蓝小鹊有些相似。

    晏改多看了一眼,转过身准备离开。

    白琦琦连忙站在他面前,问出了自己一直好奇的问题:“为什么你对我一直这么冷淡,我应该没做错什么事吧?”

    晏改面色平淡,不想搭理白琦琦,甚至已经快忘了这人是谁。

    白琦琦不依不挠。

    晏改问的有些烦了,冷漠说道:“那个人,不是你。”

    白琦琦愣了半晌,这才知道自己冒领功劳的事情早就被发现了,难怪晏改总是对自己这么冷淡。

    她额上冒冷汗,却觉得事情还有转机,仔细谨慎的打探口风。

    晏改清清冷冷的站在原地,面上带了一丝讽意。

    片刻后,他漠然询问:“你不害怕我吗?”

    白琦琦愣了愣,不明白自己要怕什么。

    她早就听过晏改那些传闻,知道晏改家里的情况,可她总觉得这些事情被单纯的夸大了,根本没有那么夸张,这年头哪里还有人需要从小捡破烂、修轮胎来赚钱的。

    白琦琦语气放松的说:“我觉得没什么好怕的,而且我也只是想和你交朋友,不会介意你家里那些事。”

    晏改嘴角透出若有若无的冷笑。

    “那就好。”他黑眸沉沉的看着走廊外的阴云天,补充着说,“以前和交朋友的,都会被我爸找上门要钱。”

    白琦琦听过这件事,可没想到晏改会自己说出来。

    她略微有些退缩:“你爸爸……不是在蹲局子吗?”

    晏改语气冰凉:“他总会出来的。”

    礼堂内人声鼎沸,教学楼空荡荡的,两人的谈话声甚至有回音。

    白琦琦脸色顿时白了不少,无法想象自己被一个劳改追着要钱的画面,如果这样发生这种事……这……这也太恐怖了。

    她哑然不知道说什么。

    晏改收回望着礼堂的视线,垂着眸子继续说:“而且我手臂受伤,几乎不能用力。”

    白琦琦又放松了点,她是知道这件事的。

    晏改缓缓抬手,略微挽起袖子,露出一截狰狞斑驳的手腕。

    白琦琦后退半步直接叫了出来,她脸色全白,怎么也没想到晏改的手,治疗后还是这个样子。

    那是怎么样的一截手腕,简直就像是干瘪充满死气的骨头上覆着一层粗糙的皮,和自己记忆中那个健康脆弱的美少年完全不是同个样子。

    她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可刚刚的叫声实在太过明显,完全找不出任何理由来遮掩。

    最后她干脆转身跑了,觉得自己丢光脸面,再也不想见到晏改。

    走廊外又吹进来一阵冰冷的风,干燥的树枝在空中抖了几下,颤颤巍巍的落下叶子。

    晏改冷清的站在墙边,眼神平静,对于刚刚的事情没有多大想法。

    只是当他转过身的时候,他神情顿时变得无措。

    楼梯周围的柱子边,蓝小鹊正站在那,似乎听了不少时间,正侧身准备溜走。

    ……他那些事情,被蓝小鹊听到了?

    晏改瞳孔颤了下,内心涌上紧张和绝望,他知道自己这些事情,蓝小鹊肯定已经知道了,可每次重新拥有这个认知,就像是掀开旧伤口的一层疤,让他慌乱的无所适从。

    他面无表情,双手握紧又松开,转过身往另一边的楼梯走去,不敢去思考蓝小鹊会有什么想法。

    然而没走两步,他听到后面传来跑步声。

    几秒后,蓝小鹊总算追上了晏改,她拍了下晏改的手臂,热情地问道:“你刚刚和我表姐聊了什么,她怎么跑走了?”

    晏改脚步停顿,回过身看了眼蓝小鹊。

    蓝小鹊目光飘忽,不敢和晏改直视。

    晏改忽然极浅的笑了下,随后继续往教室走。

    他知道,教学楼人这么少,如果有人走上来,自己肯定会听到脚步声,可他没有听到蓝小鹊的,因为蓝小鹊……很早就在那里躲着偷懒了。

    蓝小鹊听到了全部的对话,却还是假装什么也没听到,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他那颗卑微的自尊心。

    天边阴云破开口子,略微透出一道粉色的夕阳。

    晏改脚步缓缓放慢,安静地走在蓝小鹊身边,听蓝小鹊岔开话题,聊元旦汇演的内容。

    他不该忘记,自己一直被蓝小鹊保护着,只有蓝小鹊,总是这样无忧无虑的凑上来,不顾一切的绕在自己身边,即便自己那么不堪入目。

    可他不会告诉蓝小鹊,其实他……比自己说出口的,更加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