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黑化男配是我同桌 > 章节目录 17.寒假
    期末考后马上即将迎来寒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高一学生不用补课,全员欢天喜地的进行假期安排。

    蓝小鹊大概是人群中最忧愁的那个,她时不时的叹口气,思考着这个寒假该如何度过。

    现在晏改的黑化值是-750,和最低值的时候相比已经好了不少,可还是属于随时会爆炸的边缘。

    蓝小鹊每天非常努力送温暖,这才堪堪维持着这个数字。。

    但现在马上要寒假了!!

    蓝小鹊很迷茫,寒假期间,自己上哪找晏改刷黑化值?

    难道每天去晏改家门口扒着?

    这也太……难为情了。

    她想了想,最后在放假的那一天,往晏改的书包里偷偷塞了个平安符,希望他在这个不算漫长的寒假别再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晏改很快发现了这个平安符,他垂着眸子,轻轻抚摸上面的花纹。

    他想要询问蓝小鹊。

    可还没来得及,蓝小鹊已经被前桌妹子拉走了,身影混在许多赶着回家的人群中,快速消失在教室门外。

    晏改望了会儿蓝小鹊离开的方向。

    随后安静的背起书包,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

    过年期间,蓝小鹊家里来了不少亲戚,自然也包括白琦琦一家人。只是白琦琦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她就一副冷淡害怕的样子,还往后退了几步。

    蓝小鹊猜测,应该是因为那天晏改戳破了表姐的谎言,所以这会儿才会感觉害怕。

    她准备继续写作业。

    白琦琦却突然走进她房间,询问蓝小鹊:“你是不是和晏改在交往?”

    蓝小鹊手一抖,在作业本上划了一条歪曲的线。

    她转过身问白琦琦:“你从哪听来的错误信息?”

    “我亲眼看到的!”白琦琦坚定的说着,“那天我走了以后,你们一起回教室,晏改还对你笑。”

    她说的就是元旦汇演那天的事情。

    那天白琦琦逃跑之后很快冷静,知道自己这样太不矜持,便又往回走,想要道歉,可没想到看到了蓝小鹊跟在晏改身后的场面,而晏改眼中流淌的温情,是她怎么也想象不到的。

    白琦琦觉得自己应该已经看穿了真相。

    两人肯定是瞒着老师在交往!

    可蓝小鹊反应似乎有点平淡,甚至还问了个问题:“晏改会笑吗?”

    白琦琦张嘴又闭上,晏改对别人或许不会笑,那天却真的笑了,总不会是自己看错,但看蓝小鹊的意思,两人又好像真的没什么瓜葛。

    很快,白琦琦脑中又浮现一个更加荒谬的想法。

    难道是晏改在暗恋蓝小鹊?

    这个想法出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再加上之前听说的一些传闻,让她越来越觉得这个猜测一定不会错。

    她看着蓝小鹊问道:“你们真的没在交往吗?”

    蓝小鹊手搁在椅背上说:“我要是早恋,我妈早就打死我了。”

    白琦琦看了看蓝小鹊,不知怎么的,原本对晏改的恨意消散,觉得晏改也是可怜,喜欢上自己表妹这种不会开窍的。

    她几乎要笑出来,最后别扭着一张脸走了。

    蓝小鹊坐在屋子里发愣。

    表姐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还说自己和晏改交往……晏改怎么可能喜欢自己。

    她脑中莫名浮现了之前晏改对自己的好感度,又想到了晏改在雨中的那个回眸,蓝小鹊内心微微触动,或许真的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绽放着,只是她现在不敢多看……

    还是降低黑化值更重要。

    客厅里的礼物越堆越多,窗外的爆竹声闹了好几天才停下,路边汽车被惊起一阵阵警报声,整条大街都是红艳艳的颜色。

    蓝小鹊收到了好几份新年礼物。

    大年初四,全家一起上山祈福,蓝小鹊穿着厚重的羽绒衣,被裹成一团球,晃晃悠悠的拜在佛像面前,先是祈求全家人平安,然后立马祈求让晏改也快快乐乐开开心心幸福每一天。

    初五,蓝小鹊家里人出门走亲戚。

    蓝小鹊想到晏改很可能收不到新年礼物,打算偷偷的给晏改送温暖。

    她精挑细选了两份礼物,一份是别人送给自己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还有一份是普普通通的围巾,她将两样东西放在一个盒子里,跑到晏改住的老式居民楼,往一楼的信箱里面死命塞。

    好不容易塞进去点。

    楼上突然有些闹腾,高跟鞋的声音响彻整个楼道,接着有个穿着端庄的女人往下跑,蓝小鹊转过身看了眼,觉得这女人有点眼熟。

    她继续往信箱里塞东西。

    塞到一半,蓝小鹊想了起来,刚刚那个女人好像……长得有点像晏改?

    那人难道是晏改的什么亲戚?

    按照剧情里的描述,晏改确实有几个极品亲戚,但是每个都很穷,刚刚那个看起来还挺有钱的,不知道是哪边来的亲戚。

    装着五三的礼盒终于完全塞了进去。

    蓝小鹊完成任务准备回家。

    这时楼上传来门被风吹动砸在门框上的声音。

    四周屋子不知道谁家小孩开始哭闹,家长连忙安抚。

    蓝小鹊突然被点醒,她猜测着:刚刚那个人不会是晏改的妈妈吧?

    可晏改的妈妈不是早就跑了吗,这会儿来找晏改,还闹出这么大动静,是出了什么事?

    她犹豫片刻,往楼上走去。

    三楼生锈的防盗门内,空间阴暗,窗帘紧紧的遮盖住了一切光源。

    见不到光的角落里,晏改坐在一张脱落木漆的单人沙发上,昏暗的光线显得他五官更加凌厉,少年的青涩感逐渐褪去,轮廓线条如刀刻一般。

    他面容紧绷,眉眼敛着,眼眸黑沉沉的比屋内的灯光更加晦暗。

    就在几分钟前,他看见了他的生母。

    那个女人四十多岁,在离开晏大坪之后日子明显过的好了很多,她穿着得体,看起来生活滋润,身上喷着香水背着名牌包,步伐轻松,像是过来散步的。

    晏改出现的瞬间,女人显然有些错愕,很快便转身跑了,由于跑的太过急切,还撞到了门口的伞架。

    铁架哐唐掉了一地,走廊很快又变得空荡荡的。

    晏改漆黑的眼眸平静极了,就和什么也没看见一样,只是内心不算好受,他看到那个和自己相似的女人,便想到了自己先前痛苦的各种经历。

    他不禁想,如果当时这个女人把自己带走,他的人生会不会不一样。

    不用再这么卑躬屈膝地活着,也不会成长成这种扭曲的性格,那条手臂能够完好无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丑陋的搭在沙发上。

    楼内慌乱的脚步声淡下,似乎又有谁走了上来。

    大门被穿堂风吹的哐哐乱撞。

    晏改呼了口气,白色雾气在寒冷的空气中很快消散。

    他继续安静的靠在沙发上,头向后仰,保持自己放空的状态,将内心那些痛苦悬在空中,尽量不去触碰。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传来小声的敲门声。

    晏改起初懒得理。

    几秒后,他隐约闻见了一股非常浅淡的茉莉香味。

    晏改猛的回神,向门口看去,站在门口的……竟然是蓝小鹊。

    他看着被羽绒服裹成一个球的蓝小鹊颤颤巍巍的站在门口,扒拉着门框,杏眼中充斥着担忧和好奇。

    两人视线对上,蓝小鹊便拉开门直接跑了进来,走到他身边问他没事吧为什么不关门。

    女孩声音轻柔真切,就和两人第一次见面时一样。

    晏改有些分不清时间,心底一段段阴暗的回忆席卷他全身,他下意识的勾住了蓝小鹊的手。

    在他母亲跑走那天,他也是这么干的,却没有任何用处,那个女人还是丢弃了他……

    但现在在他面前的,不是那个女人,而是蓝小鹊。

    晏改内心痛苦逐渐消散。

    他依旧平静又懒散的躺靠在沙发上。

    可被他抓着手的蓝小鹊就没这么轻松了。

    蓝小鹊本来就穿得多,行动不便。

    被晏改勾手指后,她吓得想挣脱,然而稍微一用力,整个人重心不稳的跌进了晏改怀中,膨胀的羽绒服重重的被压扁了一大块。

    晏改略微回神,垂眸看着自己怀中的蓝小鹊。

    他长长的睫毛颤了两下,耳根略微发红,随后小心翼翼的,将勾手指的动作改成了十指相握,并伸出另一只手臂环住蓝小鹊,防止蓝小鹊掉到沙发下边。

    蓝小鹊贴着晏改的胸膛,鼻尖是少年身上毛衣轻微的樟脑丸味道,耳边是稳健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的心跳混着窗外的刹车声、喇叭声,透过单薄的毛线以及胸肌传递过来。

    而且她还发现,自己原本挺热乎的手……好像还和晏改的缠在一起了。

    这剧本怎么回事?!

    蓝小鹊连忙喊:“等、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