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人在海军颜值拉满 > 章节目录 第362章 绝境中的希望
    「扉页连载·白色城镇篇『战争将临之际』」

    「真的要到这种地步吗?阿卡王国,老宰相站在城墙头,看着雄赳赳气昂昂奔向前线的士兵,长叹了一口气……」

    「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已经无法挽回了,老宰相也明白,要是放白色城镇里的那些怪物们出来,他们阿卡王国也会面临毁灭性的灾难,但良心终究是过不去这道门槛啊……」

    ————————--

    好歹是个中将……

    听到这话,不管是鼯鼠,还是跟过来的几个CP-0特工,都不由面色古怪。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很难想象。

    马上就快1507年了,还有人会对诺夏先生,当面说出这种话。

    ——合着这胖老头,根本连眼前这是哪位都不认识啊?

    “你就是CP部门这次接送的国王?”

    诺夏倒没怎么生气,瞅着他淡淡道,“是加盟国么?没参加这次的世界会议么?”

    “当然是加盟国了!本王就是弗雷凡斯王国的罗奥兰六世!”

    胖老头冷哼一声,一脸狐疑地看着他,“至于世界会议……前段时间有点忙没空去,怎么了,提这个干嘛?这和现在的事有关系么?”

    “当然有关,国王陛下。”

    一旁的威尔逊队长,幽幽开口提醒,“要是您参加了世界会议,就会发现,这位诺夏中将,就是海军的最高代表,也是这次世界会议的主持者之一……”

    言下之意很明显。

    这种等级的大佬面前,你最好还是收起那点国王贵族的倨傲,在我们这些小特工的面前摆谱可以,但人家可不吃你这一套。

    能有资格代表整个海军,主持世界会议?

    “这样啊……”

    罗奥兰六世倒也不完全是白痴,他也隐隐觉着诺夏这个名字确实有点耳熟,估摸着的确是个不好招惹的家伙。

    但心里依旧不爽,撇撇嘴,哼哼唧唧地道,“就算这样,也得有个说法吧?本王丢了那么多宝贝,这些可都是整个王族,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多年积蓄,你们海军也多少该负点责才对。”

    还纠结赔偿的事呢?

    要不是碰上诺夏中将,你命都没了好吧?

    威尔逊简直气不打一处来,却又没胆量对这位国王陛下发火,只能无奈扶额,小心翼翼地扭过头,看了眼诺夏的脸色。

    “说法?”

    诺夏却是懒得再和这胖子掰扯了,摆摆手冷笑道,“鬼蜘蛛,去,让这位罗奥兰国王陛下,知道什么叫说法。”

    “是。”

    身后跟来的鬼蜘蛛,早就摩肩擦掌期待已久,闻言在罗奥兰六世惊恐的目光中,咧嘴一笑,猛地将其扛在肩上,向着甲板上架去。

    动作粗暴,但又无比娴熟。

    显然这种活儿,过去的几年里,他没少干。

    ————-

    艾米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大部分时候,都在病床上处于昏迷状态,这几天更是没怎么进食,只勉强喝了点稀粥,全靠着葡萄糖点滴维持着生命。

    罗忧心忡忡地站在床边,左手捧着粥碗,右手无意识地搅动着汤匙。

    脑子里,满是这段时间来,通过各种方式打听来的一个接一个的坏消息。

    自从那天闯入王宫,发现罗奥兰六世早已丢下他们逃跑后,整个白色城镇的民众,在愤怒爆发之余,也终于意识到,继续留在这个国家,是没有希望的。

    不少人开始收拾行李,拖家带口地离开白色城镇,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去别的国家,寻求医治。

    然而。

    等到了边境,人们才惊恐地发现,整个国土,都竖起了高高的铁丝网,周围的五大邻国,全都陈设重兵。

    而且一个个都身穿防护服,戴着过滤网面罩,像是防备怪物一般,严阵以待。

    不管他们如何哀求,铁丝网那头的士兵们,都无动于衷。

    有些趁着夜色,撬开铁丝网想脱逃的民众,更是毫不留情地被当场狙杀。

    王国军也尝试组织兵力,掩护民众,进行突围。

    然而,白色城镇本就不是一个以武力强盛著称的国度,兵力悬殊之下,没几个小时,所有参战的军队便全部溃败。

    等夜色破晓,晨光初升。

    边境线上,遍地都是尸体,和已经干涸的鲜血……

    消息传回到城区中,引起一片哗然的同时,也让所有人,都陷入了彻底的绝望之中。

    难道接下来,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病魔肆虐,将整个白色城镇吞噬吗……

    罗咬紧牙关,右拳紧攥,丝毫没注意到,握着的汤匙已经碎裂,割破自己食指,汨汨流出血来……

    “哥哥……”

    虚弱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扯回现实,罗下意识地低头,看向病床上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艾米。

    “哥哥,我的身体好疼啊……”艾米艰难地开口,“而且身体,也越来越白了……”

    她眼中带着泪珠,“哥哥,我是不是快要死掉……”

    “说什么傻话呢,艾米。”

    罗握住她的手,打断了妹妹的话,“你再稍微忍耐一下,别忘了,这里可是国内最好的医院,爸爸他也是享誉全国的名医啊。”

    “这两天,爸爸已经快要找到把铂铅剥离出去的办法了。”

    妹妹的手冰凉的让人几乎感受不到任何温度,罗抑住心中的悲伤,脸上笑着说道:“放心好了,艾米,他一定能治好你的。”

    “这样吗……”

    “哥哥。”

    艾米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费力地偏过半边头,看着窗外的夜色,“外面好像有好多人,好吵啊……”

    “是在为月底的庆典做准备呢!”

    罗哈哈一笑,“弗雷凡斯总是这么热闹嘛,艾米,快点好起来啦,等你身体康复了,再和哥哥一起,去庆典上玩吧,到时候我请你吃最好的冰淇淋!”

    “嗯。”

    艾米目光亮了起来,苍白的脸上,努力绽放出笑容。

    “我要草莓味的!还要巧克力的!哥哥你可别忘了!”

    “安啦,我都知道的。”

    ……

    关上门。

    罗脸上的笑容,迅速消散而去,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路沉默不发地来到楼道口,打开玻璃窗,望向医院的门外。

    那里,聚集着不少民众,正死死拽着铁栅栏,对着医院发出绝望的嘶吼:

    “医生!求求你们了,放我们进去吧!”

    “我的父亲需要治疗,他实在是撑不住了啊!”

    “救救我吧,我才二十岁,我还不想死啊!”

    ……

    有人瘫倒在地泪流满面,有人拼命拍打着铁门,也有人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浑身哆嗦着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罗知道,医院的大门是不会开的。

    这座享誉全国的医院,在连轴转了半个多月后,已经到了所能支撑的极限,不光是床位,储备的血液、药品,全都已经用完。

    医生护士们,也都倒下了超过一半,自己的父母是最后咬牙苦撑的那一批,即便家中有个已经病危的女儿,他们也都整整一个星期没再回过家了。

    艾米这些天全靠自己照顾,可自己又能再撑多久呢?

    罗看着玻璃窗里,同样肌肤苍白的倒影,脸色麻木,略有些涣散的双眸中,看不到任何神采。

    哗……

    外面忽然有风吹起,呼啸着灌入,没有合拢的垃圾桶内,一张蒙尘已久的报纸,随风飘摇而起,被卷到面前的窗台上。

    罗扶稳险些被卷跑的豹纹帽,低下头,下意识看了一眼。

    他认得这张报纸……

    实在是太眼熟了。

    那已经是半个月前的报道了,写的是BIGMOM与诺夏激战七天七夜落败,仓皇而逃的事迹,那位诺夏中将的照片,占据了足足大半个版面。

    夕阳之下,俊美的男人正帮着修建破损的房屋,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让人看着就会莫名感到一种恬静温暖的气息。

    前阵子医院还没崩溃的时候,妈妈每次忙完,都会靠在沙发上取出这张报纸,来回翻看这张照片。

    用她的话说,看着这张照片里的笑容,身心就会无比放松,仿佛浑身的疲惫与困顿都少了大半,是这些天奔波忙碌的辛苦日子里,最后,也是唯一的一点放松休息方式了。

    妈妈那会儿,还笑着安慰他,说不要紧的,罗,别太担心,哪怕世界政府抛弃了他们,代表正义的海军也不会啊;

    尤其是诺夏中将,这会儿应该还在北海呢,国内已经有人在尝试联系他了,要是他知道了白色城镇的现状,说什么都一定会过来救他们的。

    然而。

    三天过去了,五天过去了,到现在一个多星期过去了……

    死的人越来越多,情况越来越糟糕,海军还是半个影子都没看到。

    而妈妈也连回家看一眼妹妹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像之前那样,靠在沙发上翻看这张报纸了。

    罗也忘记是哪次,自己清扫房间的时候,随手将这张掉在地上的报纸,一块倒入了楼道的垃圾桶内。

    “正义……”

    看着照片里白色大氅上的那两个字,再看着那俊美的男人,脸上挂着的那抹迷人的微笑,罗忽然心头无名火起,猛地伸出双手,将报纸扯了个粉碎。

    正义?

    狗屁正义!

    “都是骗子!骗子!全都是骗人的……”

    碎纸纷扬落地,罗咬牙切齿,狠狠用脚踩踏着照片的那几块儿,看着那个男人,连带着他披着的白色正义大氅,在自己的脚下变得皱皱巴巴、扭曲变形……

    踩着踩着,罗突然抱头蹲地,无声地痛哭起来。

    在妹妹的面前,他坚强的像是一座大山。

    但说到底,终归是个才刚过十岁生日不久的孩子。

    “罗,罗……罗!”

    窗外的冷风吹得脑袋有点晕乎乎的,也不知过了多久,罗隐约听到耳旁有声音在叫自己。

    他恍恍惚惚,抬起泪痕已经干涸的面庞,映入眼前的,是一个星期都没有看到过的母亲脸庞,正满脸急切担心地看着自己。

    “妈妈?”

    罗惊喜地从地上一跃而起。

    “吓死我了,你这孩子,没事就好。”

    女医生抚着胸口松了口气,但下一刻就又想起正事,急切地摇着他的肩膀,催促起来,“快,回家去,带上艾米,赶紧从东北方向出城,再晚就要来不及了!”

    “出城?”

    罗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

    “是海军啊!海军终于有回复了!”

    女医生脸上绽放出笑容,“罗,我不是说过,之前有人在尝试联系海军求救吗,刚刚有消息传回来了,他们知道了我们的情况,已经在东北边的海岸,安排了避难船,只要我们过去,就能上船离开这里,去别的国家寻求医治!”

    “在岸边安排了避难船?”

    罗咬了咬牙,“就只有这种程度?那帮正义的海军,不是应该直接派兵进来救人么?”

    “傻孩子,世界政府的决定,海军们又能怎么样……这个世界,好多事啊,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等你长大后就懂了。”

    女医生无奈地摸着罗的脑袋,压下心头的不舍,又催促道:

    “天亮的时候,避难船就要开走了,所以别愣着了,罗,抓紧时间,带着艾米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