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鬼道术士 > 章节目录 12、大兵和死神
    一个大兵服役了二十五年,后来就把他赶走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当兵的,你的服役期满了,现在你走吧,到哪里随你的便。”兵士收拾一下就动了身,可是心里在想:“我给皇帝当了二十五年兵,但是连二十五根萝卜都没挣到,仅仅给了我三片面包干在路上吃。我怎么办呢一个当兵的到哪里去安身我还是回老家去吧,回去探望一下父母亲,如果他们已经去世,去上上坟也是好的。”兵士在路上走着走着,已经吃掉了两片面包干,他身上只剩下了一片,但是还要走很远才能到家。这个时候,一个乞丐赶上来央求:“老总啊,可怜可怜穷要饭的吧!”兵士掏出来最后一片面包干,送给了老乞丐,心中想:“我自己总能过得去,因为我是个当兵的,可是这个老残废到哪里去找吃的!”他装上烟斗,一边抽着一边走,一边走着一边抽。走着走着,他看见路旁有一面湖。紧靠湖边有几只大雁在泅水。

    兵士悄悄走过去,瞧准了一个机会,一下子打死了三只。“现在可以吃一顿午饭了!”他又上了路,不久来到一座城里。他找到了一家客店,把三只大雁都交给了店主人,说道:“这里有三只大雁,一只烤熟了给我吃,另一只你拿去当店钱,还有一只给我换点酒来吃午饭。”兵士摘下兵器,脱下军装,坐下休息,这个时候,午饭已经准备停当。给他端来了一只烤大雁,送来了一俄升酒。兵士坐下来大吃大喝,喝烧酒,吃烤大雁,味道真不错!兵士不慌不忙地吃着,向店主人问道:“大街对面那些宽敞的新房子是谁的”店主人回答说:“一个顶有钱的买卖人给自己盖了这些宫殿一般的大房子。可老是不能搬进去住。”“这是因为什么”“就是因为那里闹鬼。许多鬼天天夜里在作怪,又是叫,又是跳,吵吵闹闹,彻夜不停,一点儿也不得安宁。天刚黑,人们就不敢走过去了。”兵士向店主人打听清楚,如何可以找到那个买卖人。“我想同他刚刚面,谈谈话,看看我能不能帮帮他。”兵士吃完午饭,躺下去歇了一会儿。天快黑的时候,他*市区,找到了那个商人。商人问他:“老总,有何见教”“我是个过路人。请允许我在你的新房子里过一夜,反正房子空着。”“你怎么啦你怎么啦!”商人说,“你何必自己去找死你在别人家里住一晚吧。城里有的是房子嘛!在我的新房子里,自从盖成以来,一直闹鬼,没法子赶走它们!”“也许我能把鬼赶走。也许鬼怪会听老兵的话。”“在你以前也曾有过胆大的人,可是都没有用,一点办法也没有。去年夏天就有过一个过路的,他想把鬼从房子里撵出去,也有胆量在那里过夜。但是第二天早晨,只发出了他的一堆骨头。鬼怪要了他的命。”“俄罗斯兵士在水里淹不死,在火里烧不死。我当了二十五年兵,打过仗,出过征,到现在还活着。就是遇到鬼,我也会有办法防卫自己,也不会由它摆弄的。”商人说:“好吧,随你的便。既然你不害怕,那就去吧。如果你能把鬼从房子里撵走,关于酬劳的事我是不会马虎的。”“你给我几支蜡,”兵士说,“再给我一些炒熟的榛子和一根烘熟了的萝卜,越大越好。”“我们到店里去,需要什么你只管拿。”兵士来到店里,拿了十支蜡烛和三俄磅干炒榛子,然后又转身走到商人的厨房里,抓起一根顶大的烘萝卜,接着向新房子走去。他在一间大屋子里安置下来,把军大衣和背包都挂在钉子上,点着了蜡烛,装满了烟斗,一边抽烟一边咔嚓咔嚓地嗑榛子,借此度过时光。

    正好半夜的时候,平空响起一阵喧嚣,各扇房门砰砰啪啪,地板吱吱轧轧,一霎时群魔乱舞,四面八方鬼叫不停,声音十分刺耳,屋子里的东西统统摇动起来。然而老兵坐在那里毫不理会,照旧嗑着榛子,抽着烟斗。忽然间房子开了一条缝,伸进一个鬼头,看见老兵,那鬼叫了起来:“这里坐着一个人!你们都过来吧,外快来啦!”在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中,鬼怪统统向老兵坐着的房间跑来。它们聚集在房门口,你碰碰我、我碰碰你,吱吱地尖叫着:“撕碎他,吃掉他!”“先别忙着吹牛!”老兵说,“活了一辈子,比这更厉害的我也见识过,你们这些家伙被我收拾掉的不算少了,你们这是找死!”一个鬼头头挤到前面说:“咱们来比比武吧。”“好吧,比比就比比。”老兵回答。“你们当中哪一个能用一只手把石头捏出汁水来”老鬼命令从街上拿一个鹅卵石来。

    一个小鬼跑出去,取来了一块不大的石头,递给老兵:“给你试试看!”“先让你们当中随便哪一个试试看,我是不会赖账的。”鬼头头抓起石头,拼命地捏,把石头捏得粉碎。“你看见了吧!”老兵从背包里取出来烘萝卜。“你看。我这块石头比你那块大。”他用手一捏,挤出了一些汁。“你们看见了吧!”鬼怪都觉得奇怪,先是一声不吭,过一会儿又问:“你一直在咬什么东西”老兵回答:“榛子。不过你们哪一个也咬不动我的榛子。”接着他把一粒子弹交给老鬼。“你尝尝大兵的榛子。”鬼头头把子弹扔进嘴里。他咬了又咬,把整颗子弹都咬扁了,但是无论如何也嚼不烂。

    老兵却是一个劲儿地咬得咔嚓咔嚓地响,一个接着一个往嘴里扔榛子。鬼怪们服帖了,统统安静下来,个个站在原地,两只脚换来换去,盯着老兵,目不转睛。“我听人讲,”老兵说,“你们的鬼门道多得很,可以从小变大,也能从大变小,什么小缝都钻得过去。”“这些事我们都办得到!”鬼怪们齐声喊道。“那你们试试看,凡是在这里的,都钻到我的背包里去吧。”鬼怪们争先恐后地向背包扑去,你挤我我挤你,你追我赶,忙着往里钻。不到一分钟,屋子里一个鬼也没剩,统统钻进了背包。老兵走到背包旁边,用皮带交叉捆住,还用扣环扣得牢牢的。“好了,现在我可以歇一会儿了!”他把军大衣一边摊在地上,一边裹在身上,随后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晨,商人派出几个伙计:“你们去看看,大兵是不是还活着。如果死了,收拢几根骨头也是好的。”伙计着来到新房子里,大兵已经睡醒,正在各个房间走来走去,抽着烟。“老总,你好!我们没料到你还活着,还很壮实。我们带来一个箱子。原打算收集你的骨头的。”老兵笑了起来,说道:“要埋葬我还早哪!你们最好还是帮我一下,把这个背包抬到铁匠铺去。你们这儿的铁匠铺离这远吗”“不远。”伙计们回答说。他们把背包抬走了。大家到了铁匠铺里,老兵说:“来呀,打铁的好汉们,把这个背包放在铁砧子上,拿出打铁的本领来,给我狠狠地打!”铁匠和锤匠抡起打铁锤,照准背包打了起来。鬼怪们这一来可倒了霉。它们异口同声地喊叫起来:“老总饶命,放了我们吧!”铁匠们只顾一个劲儿地捶打。

    老兵说:“小伙子们,就照这样使劲打!我们教训它们一下,怎么敢欺负人!”“我们这一辈子再也不敢去碰那所房子啦!”鬼怪们叫喊着。“我们也要叮嘱别的鬼怪不可靠近这个城市;我们还要给你一大笔买命钱,只要你们别打死我们就行!”“这还差不离!你们可要记住:跟俄罗斯大兵较量,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叫铁匠们住手,松开了背包上的皮带,一个一个地放他们出来,却把顶大的鬼头头留在里面。“你们先把买命钱送来,然后再放这一个。”他刚刚抽完一袋烟。已经看见一个小鬼跑了过来,拿着一个旧背囊。“给你买命钱!”老兵拿起背囊掂了掂,觉得很轻。

    他解开一看,里面一无所有。他对小鬼大喊:“你怎么打算耍我是不是现在咱们两锤子就砸死你们的头头!”背包里的鬼头头立刻喊叫:“别打,老总,别打死我,听我说!这个背囊不是普通的东西,而是一个神奇的宝贝,世界上只有这么一个。不管你想要什么,解开背囊一看,你要的东西已经都在里面了。如果你想猎取一只鸟儿,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只要把这背囊挥动一个,说一句:‘钻进去!’要的东西就在里边啦。”“那我们试试看,你说的话是真是假。”老兵心里想:“背囊里来它个三瓶伏特加酒!”他立刻觉得背囊变得沉重起来,解开一看,果然有三瓶伏特加酒。他把酒分给了铁匠们:“喝吧,伙计们!”老兵走出铁匠铺,里面瞧了瞧。他瞧见屋顶上落着一只麻雀。他挥动了一下背囊,说:“钻进去!”他的话刚一出口,麻雀一下子从屋顶滚落下来,立刻飞进背囊里去。

    老兵回到铁匠铺里说:“你讲的是实话,这件事儿一点也不骗人。这样的背囊,我这个老兵是用得着的。”他解开皮带,打开背包,把鬼头头释放出来。“你要到哪儿去就到哪儿去吧,可是要记住:如果再让我看见你,那就只能怪你自己啦。”大鬼带着一群小鬼急忙逃走,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老兵拿起自己的背包和背囊,同铁匠们告了别,又来到商人那时说道:“你放心大胆地搬到新房子里去吧,再也不会有鬼来打搅你了。”商人望着大兵,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确确实实,俄罗斯兵士在水里淹不死,在火里也烧不死。你讲给我听听,你是怎样对付鬼怪的你是怎样保全自己不伤害的”老兵讲了事情经过,伙计们证实了。

    商人心里琢磨:“好吧,要等个一两天再搬进去,我要搞清楚,那里是不是太平,鬼怪会不会回来。”当天晚上,他派早上陪过老兵的几个伙计同老兵再到新房子去一次。“你们去住一夜,夜里发生什么事,老总会保护你们的。”几个伙计在那里平安无事地过了一夜,好像根本没发生过闹鬼的事。第二天早晨,伙计们活蹦乱跳、高高兴兴地回来了。第三天,商人自己也壮起了胆子,同他们一起去住了一夜。这一夜照样十分平静,安然无事,没有任何骚扰。在这以后,商人才吩咐迁入新居,并且准备酒席,进行庆贺,于是,又是烘,又是煮,又是烤,请来了许多客人。各式各样的美酒佳肴。琳琅满目,桌子都要压塌了。

    人们尽情地大在喝。商人请老兵坐在首位,招待他犹如贵宾。“老总,吃点喝点吧。我永远记住你的好处。”酒席一直吃到翌日的拂晓。大家小睡片刻之后,老兵预备走,商人留他:“别忙嘛!在我们这儿再住一阵子,哪怕是再住一个星期也好。”“不,谢谢。我已经住得太久了。我要赶紧回家去。”商人往他的背包里装满了银币:“这是给你的盘缠。”老兵回答说:“你的银钱我用不着。我是一个单身汉,身子还很壮实,我自己能养活自己。”大兵同商人道了别,背上了神奇的背囊和空空的背包,迈开大步上了路。也不知他走了多少辰光,走了多少路程,终于来到故乡。

    从山岗上他就看到了自己的村庄,心里觉得又轻松又欢畅。他加快了脚步,同时四面环顾:“四周围多么美!我到过许多地方,看见各式各样的城市和村庄,可是整个世界上,找不到比故乡更好的地方!”老兵来到自己家的小房子门旁。他走上台阶,敲了敲门。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奶奶出来开门,老兵一下子扑过去,把她抱住。老奶奶认出来是儿子。她乐得又是哭又是笑。“小儿子,老头子一直惦念你,可是他没能看见你,没能等到你,他死去已经五年啦。”老太婆忽然间想起来应该给儿子张罗吃的,但是老兵拦住她说:“你什么也不必*心,现在由*心来照顾你,让你过过太平日子。”他解开背囊,心里想着各种各样吃的和喝的。

    他要的东西都齐全了,他从背囊里取出来,摆在桌子上,请母亲吃:“你吃个饱,喝个够吧!”第二天他又解开背囊,拌出来一些银元,开始经营家业。他盖了一所新房子,买了一头牛和一匹马,经营家业所需要的一切均已备齐。随后他又物色了一个未婚妻,成了亲,开始勤劳俭朴地过日子。老奶奶抱了孙子,也十分珍爱自己的儿子。这样过了六、七年,老兵生了病。他已有两日卧床不起,不喝也不吃。病情日益危急。到了第三天,他看见死神站在床前,一边磨镰刀,一边望着他说:“当兵的,准备走吧,我是来接你的。我马上就要把你整死了。”“慢一点儿,你再让我活三十年吧。等我把孩子们统统养大,等我给儿子们娶了媳妇,让姑娘们出了嫁,让我抱上孙子,那个时候你再来吧,现在叫我死可不是时候。”“不行!当兵的,三个钟头我也不让你多活!”“好吧,既然不让我再活三十年,那就再拖三年吧,我的事情可不算少哇,总得办完了才行。”“别再央求啦,再活三分钟我也不答应。”死神回答。老兵不再央求了,可是他不愿意死。他冷不防从床头上拉出神奇的背囊,摇了一下,喊了一句:“钻进去1”他刚刚说出口,马上觉得自己舒服一些了。一看,死神已不在原处。他朝背囊里面瞄了一眼,看见死神已经蹲在里面。老兵牢牢地扎住了背囊口,这时候他觉得全身轻松爽快,胃口大开。

    他从床上爬下来,切下一块面包,撒上一点盐,吃进肚里。然后喝了一果子露。他完全恢复了健康。“没鼻子没脸的家伙!好说好商量你不肯,现在让你尝尝和俄罗斯大兵较量的滋味。”从背囊里发出声音说:“你要把我怎么样呢”大兵回答:“我虽然舍不得这背囊,可是没法子,只好同它分手了。现在我把你淹死在烂泥塘里,你永远不能从背囊里逃出来。”“当兵的,放我出来。我让你再活三年。”“不行,不行,现在我可不会放你了。”死神央告:“放我出来吧,就照你的意思,再让你活三十年。”“好吧,”老兵说,“如果今后三十年,你什么人也不坑害,我就放你出来。”“这个我办不到。”死神回答。“如果一个人也不坑害,那我可怎么活啊!”“今后三十年,你可以一直在旷野里啃树墩子,吃树根子,嚼石头子儿。”死神没再回口。

    老兵蹬上靴子,穿上衣服,说道:“如果你不同意这样,我就送你到烂泥塘里去。”老兵把背囊背在背上了。死神立刻说:“就照你说的办吧,今后三十年我一个人也不祸害。我愿意在旷野里啃树墩子,吃树根子,嚼石头子儿,只要你放了我就行。”“你要注意,别耍花招。”大兵说。他把死神带到村口,解开背囊,说道:“趁我还没改变主意的时候,你赶快走吧!”死神抓起自己的镰刀,拼命地向树林里奔跑。自此,它就在荒野里挖树墩子、树根子和石头子儿。一边挖,一边咬着吃,没有别的法子!这个时期,老百姓得以安然无恙地过日子,人人身体健康,没人生病,没人死亡。这样过了几乎三十年。这个时候,老兵子女都长大了。儿子们成了家,女儿们出了嫁。家里人丁兴旺。这个人求他帮帮忙,那个人请他出出主意,第三个人要他指点指点。

    人人都要求他给点事情做做,个个都请求他去开导开导。老兵忙忙碌碌,但却欢欢喜喜。他事事如意。虽然日子过得川流不息,可他事情总是做得没完没了,哪有功夫想到死神!然而死神已经来到他面前,说道:“今天已满三十年。限期已到,当兵的,准备走吧,我是来接你的。”老兵并未争辩。“我干的是大兵的行当。我习惯于一有号令马上把事情办好,既然期限已满,你就把棺材运来吧。”死神运来了一口橡木棺材,上面还箍着铁箍。它揭开盖子,说:“躺进去吧,当兵的。”大兵生了气,叫喊道:“你怎么连规矩都不知道!难道说按照条例,一个老兵可以自作主张随意乱来不成!从前服兵役期间,每逢排长上新课,总是由他本人先示范,然后才命令我们照着办。如今这事也该如此,你先做个样子给我看,然后再下命令。”死神躺进棺材里,说道:“当兵的,你来看,应该这个样子躺着:两条腿伸直,两只手合放在胸前。”老兵等待的正是这个。他“砰”的一声盖上盖子,钉上了铁箍子,说道:“你自己在里面躺着吧,我在外面也满好。”然后他把棺材搬到大车上,运到陡峭的岸边,从悬崖上把棺材推进河里。河水冲走了棺材,把死神带进了大海。

    过了许久,死神依然被海浪冲来冲去。人民安居乐业,大兵受到赞扬。大兵自己不再衰老。他给孙子们娶了亲,让孙女们出了嫁,他如今在教导重孙子们如何作人。他从早到晚为家业奔波*劳,不知道休息,也不知道累。有一次,海上突然发生了大暴风雨。海浪把棺材冲到岩石上撞碎了。死神九死一生地逃到岸上,海风吹得它摇摇晃晃。死神在岸上躺着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好不容易地挣扎到大兵住着的村子里。它钻到老兵的院子里藏了起来,等候老兵出来。

    老兵正准备去播种粮食。他拿了一只空袋子,到谷仓里去取种子。他刚走到谷仓旁边,死神从角落里钻了出来。它笑着说:“现在你从我手里可逃不掉啦!”老兵一看,大难就在眼前,他心里盘算:“嗨!管它三七二十一。如果逃不出死神的手,我吓唬一下这个没鼻子没脸的家伙也是好的。”他从怀里掏出空袋子,大声喊叫:“你又想念这只背囊了吧又想到烂泥塘去了吧”死神一看到大兵手里拿着一只空袋子,惊惶之中它以为这就是那只神奇的背囊,它马上逃之夭夭,转瞬之间已不见其踪影。死神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千万别让大兵再看见我,假如再看见,注定又是烂泥塘!”从那时起,死神害人总是偷偷摸摸的。老兵从那以后,照旧过他的日子。据说,一直到现在,他还活着,还在嘲笑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