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鬼道术士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回家
    时间很快过去了,我被马爷爷拍醒,睁开朦胧的睡眼,揉着惺忪的眼睛,擦了一下嘴角流出的口水,就看到马爷爷已经收拾好东西,站在我旁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小兔崽子,快到站了,还在梦里说梦话呢?做什么春梦了啊?”

    马爷爷说的很大声,弄得周围的人看了过来,这一看整的我怪不好意思的,红着脸低着头收拾东西,小声的说道:“马爷爷,你能不能小点儿声啊,我做梦而已,你至于说成春梦吗?”

    “行了,小兔崽子,快收拾东西吧,马上就到了。”

    收拾好东西,将马爷爷送给我匕首装进包里,背上行李,站在过道上,盯着窗外。因为我买的是后半夜的票,所以这会儿天色还没有亮。现在正处于冬季,车厢内的温度高于车厢外的温度,所以车窗上已经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并不能看清楚外面的光景。

    我用手擦拭了一片能够看到外面的地方,火车这时候也减慢了速度,开始慢慢进入站台,周围因为站台的灯光,开始能够看清楚外面的景象了,看着熟悉的站台,隔着窗户似乎也能够闻见家乡的味道。

    很快,车停靠在了站台上,列车员打开车门,放下脚板,带着睡眼惺忪的样子,礼貌的提醒着乘客注意脚下安全。

    我和马爷爷拎着行李,走出车厢,刚走出来,就感觉到寒气逼人,一股冷风从脖子上灌了进去,冻得我直接一哆嗦,赶紧将衣领缩紧,然后耸肩缩背和马爷爷并排向着出站口走去。

    反倒是马爷爷似乎对于这个寒冷并不在意,依旧迈着矫健的步伐向前走着,一点儿没有受到冬天寒冷的影响,似乎寒冷让他更加的精神,马爷爷看到我的样子,略带戏谑的口吻说道:“哎呀,看看现在的年轻人啊,这点寒冷都受不了,真是没有吃过苦,在蜜罐中长大的啊。哪像我们那个时候,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啊,哎.......”

    听着马爷爷的嘲讽,我也顾不上回嘴,只能耸肩缩背的向前走去,因为太冷了,而且还在刮风,我怕一口寒气入口,话没有说出,反倒被呛着,所以不再多说什么,心想:“你想说就说呗,反正我也掉不了肉。”

    就这样,我们走了几分钟以后,我们就要到出站口了,就看到出站口人头攒动,好多人站在出站口等候着自己亲人的到来,这里面也有一些出租车司机和黑车司机,他们顶着寒风站在出站口拉客,也想着借这个时候能够多挣点钱,也是为了养家。

    我在排队等候出站检票的时候,就看到父亲已经站在出站口铁门的位置处等候着我们了。

    我向着父亲挥了挥手,父亲看到后,立刻迎了上来,半年多没见父亲,发现父亲鬓角已经有了稍许的白发,整个人看着和送我时候有很大的不同,突然发现父亲已经开始慢慢变老了,或许从这一刻开始我也发生了变化,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给父母惹了很大的麻烦。

    父亲看到我和马爷爷后,来到马爷爷身边,礼貌的问候道:“马叔好,您身体还好吧,赶紧上车暖着吧。”说罢,父亲接过马爷爷手中的行李。

    我在火车上的时候给父亲发了一条信息,就是关于马爷爷的,但是后来父亲给我回复了,说是爷爷已经安排他去接了,只是没想到我和马爷爷居然在一列火车中,所以就将我们一块接上。

    父亲带着我和马爷爷来到车子旁边,将我们的行李搬上车以后,安排马爷爷坐好,迅速的开车向着家里的方向赶去。

    “乐贵啊,你父亲身体现在咋样啊?”

    “马叔,我爹身子骨好着呢,也硬朗着呢,您现在咋样啊?马强还好吧?”

    “好,我们现在身子骨都还行,马强那小子快别提了,现在不知道又去搞什么鬼了。”

    “........”

    父亲和马爷爷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过去的事情,我听着没什么意思,就慢慢的睡去,因为刚才在车厢外太冷,这会儿车里温度挺暖和,所以慢慢的就睡了过去。

    我自己好像没什么感觉,似乎后面马爷爷说了一些关于我的事情,我就朦朦胧胧中听到,马爷爷说了一句,打算让他入我们的门吗?一出来就能遇到这种事情,看来他好像跟这种事情有缘啊.......因为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所以也不清楚到底说了些什么。

    突然一股冷风迎面扑来,我也瞬间被惊醒过来,抬头一看,原来是到家楼下了,因为我们家离火车站有很长的距离,开车至少要一个多小时,所以这一觉睡得还算舒服,只是没想到父亲突然打开车门这一下,让我着实有点受刺激。

    我对父亲开始抱怨起来,父亲严肃的说道:“赶紧起来,拿东西回家,你妈已经准备好吃的东西在等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父亲突然变得这么严肃了,我转头看向马爷爷,因为马爷爷一直和父亲聊着天,马爷爷冲我使了一个眼色,摇了摇头,意思是让我不要多说。

    看到这样,我拎着行李就往家里走去。

    我家属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建成的小区里,没有高层,大部分都是低层楼,而我们家住在顶楼,因为时间久远,所以楼道里有很多其他住户们放着的废旧物品,看着熟悉的环境,回想着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虽然只是离开半年,但还是很怀念这里,只是没想到从上大学开始,人生的轨迹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以至于我在后面的几年时间都没有回来看看,直到房屋拆除,这已是后话。

    我自己拎着行李,父亲帮着马爷爷拎着行李走上了楼,还没有到家门就闻见了母亲做的饭菜,听见母亲的厨房忙活的声音。

    “妈,我回来了。”

    母亲听见我的声音,停下手中的活,立刻开门迎接我们。

    当母亲打开门露出头的那一刻,我差点哭了出来,半年时间没有见母亲,母亲鬓角已经爬满了白发,而且额头的皱纹也明显多了起来,这半年时间父母是怎么度过的啊,为什么突然显得如此苍老了。因为本来我的家庭条件就一般,父母靠着给人做冥币和纸人挣钱养家,条件并不是那么优越,而且自打上了大学以后,父母经常打过来电话就是告诉我缺钱了跟家里说,别在外面苦了自己,看着父亲母亲日渐苍老的容颜,白发爬上发梢,心中不免有些伤痛。

    不过母亲看到我的时候,急忙从家门口跑出来,拉着我的手说道:“外面冷吧,赶快进家里来暖和暖和。”

    我应着母亲,拉着母亲的手走回去,这时候就听见后面传来父亲的声音,“别光顾着那小子,后面还有人呢。”

    听到父亲的声音,母亲转过身,看到马爷爷以后,母亲立刻迎上去,礼貌的问候道:“马叔,快进屋,热茶已经给您泡上了,赶紧暖暖。”

    马爷爷笑呵呵的说道:“不忙不忙,那老头子还睡着呢?”

    “没有,听说马叔您要来了,爸他早就起来了等候着你了。”母亲摆了摆手说道。

    “哈哈哈哈.......好,这老小子要是敢还在被窝里,我非得把他揪起来不可。”

    说罢,母亲带着我们进了家里。

    看着家里依旧被母亲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感觉回家的感觉真好啊。

    爷爷从他的卧室里出来,看到马爷爷以后,立刻摆出了他们师门之间的动作,双手抱拳立于胸口处,然后说出他们口令来,‘敬天敬地敬神灵’。

    而马爷爷也摆出同样的动作,只是将右手手指立起来,然后说道:“谦虚受教善无穷。”

    说完,两人相互拥抱,互相用力的拍着对方的后背,然后像个小孩一样大笑起来,我看到两个人的样子,不禁想起两人的岁数加起来都快一百六十多岁了,还这个样子。

    估计爷爷是看到了我的眼神,松开了抱着马爷爷的手,瞪了我一眼,说道:“子阳啊,回来了,赶紧去帮你妈收拾去,我跟你马爷爷好好的唠唠。”

    说完,带着马爷爷去了他的卧室里。

    我来到厨房,就看见母亲已经准备好了早饭,而且是我最爱吃的豆腐脑和凉皮子,还有母亲自己亲手做的油饼子,妈妈看到我过来了,就让我先把马爷爷的那一份端过去,然后又把泡好的茶水端到了爷爷的卧室。

    从爷爷卧室出来以后,母亲端着早饭,拉着我来到我的卧室里,妈妈这时候将早饭推到我面前,关切的说道:“快吃吧,别凉了。”

    我看着早饭,问了一下父母吃不吃,父亲说道:“你先吃着,吃完了别乱跑,我去趟店里,等会儿回来,到时候有事情和你说。”

    “哦,知道了!”我嘴里嚼着油饼子,含糊不清的回答着。

    “行了,你去吧,孩子刚回来你就这态度,欠你了还是......”母亲瞪了父亲一眼,然后抱怨着说道。

    父亲看到这样,叹了一口气,穿上棉衣出门了。

    在父亲出门的时候,我看母亲眼里充满着深深担忧的神情。

    这时候,母亲突然开口问了我一句话,当时我愣着忘记了回答。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