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鬼道术士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拜师
    正当我刚把嘴里的油饼子咽下去的时候,母亲突然问道:“你是不是在学校里看到那种东西了?而且还打算管下去?”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愣了起来,看着母亲关切的眼神,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既不想他们担心,但是又不能撒谎,所以喝了一口豆腐脑以后,我缓缓的点了点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母亲看到我承认的样子,母亲掩着泪,肩膀不住的抖动起来,嘴里不停的嘀咕着:“害命啊,这不是害命吗?”

    看到母亲这个样子,我开始安慰起母亲来。

    “妈,没事儿,这有什么的啊,不就是遇到了一些事情嘛,况且有爷爷给我的玉佩,而且还有马爷爷给我的神器,不会有问题的,你放心吧。”

    母亲听到马爷爷给我了神器,狠狠的抓住我的胳膊说道:“是不是一把戴着一颗玉珠的匕首啊,上面像是一个七龙戏珠的造型。”

    我点了点头。

    母亲突然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拍着胸脯,激动的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我被母亲突然的变化搞懵逼了,一时也反应不过来,看着母亲有重开笑容,我也就再没有多问。

    然后吃着母亲做的早饭,和母亲聊了一些大学的事情,并将和慧珍阿姨见面的场景告诉了母亲,母亲也将她和慧珍阿姨的过往跟我讲述了一些。

    看我吃完了早饭,母亲将碗筷收拾起来,然后让我休息一会儿,看到母亲端着碗筷离开我的房间。我回想着刚才母亲反常的样子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醒了过来,可当我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我居然在宿舍里,而且我居然睡在下铺,可是我明明记得我的床铺在上铺啊,怎么会变成下铺啊?眼睛转了一圈后发现,我居然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

    这时候我发现我居然手里拿着一把刀,然后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将刀刃在我的手腕上靠近,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我没有做错,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哪里不对了?还是我不够好?”心里不停的在重复着这些话,然后狠狠的一拉,就听见刀刃划开皮肤的声音。

    “嗤~”

    我手腕开始不停的流出血来,可是我想喊救命,嗓子却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腕的血液一点一点的向着地板流去,最后流出一大滩的血来,我的眼皮这时候越发的昏沉,抑制不住的想要闭上眼睛,似乎周围的环境开始慢慢变得黑暗起来.......

    这时候,突然一道亮光向我射来,像是白玉一般,直冲我眼前,我狂喊着不要。

    突然,我睁开眼睛,看到马爷爷和爷爷两人严肃的坐在我面前,而我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看我的手腕是否被割开,看到完好无损的手腕,长长舒了一口气,可是还是对刚才梦境心有余悸,身上已经被汗水湿透。

    “刚才做噩梦了?”爷爷关切的问道。

    “嗯!”我双手撑着床,有气无力地说道。

    而爷爷和马爷爷同时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这时候感觉到一股热流向着我的全身流淌,感觉因为刚才的梦而失去的力量在慢慢的恢复,我想动一下,可是爷爷这时候发出一声洪厚的声音喊道:“不要动。”

    听到这股重如罄钟的声音,不知为何,昏沉的脑袋也变得清醒起来。

    慢慢的好了起来,这时候我才发现,母亲像个弱女子一般,战战兢兢、身体无力般的靠在门框上看着我这里发生的一切,自己忍着哭声,不停地抹着眼泪。

    看到我精神逐渐恢复,母亲说了一句‘我去倒水’,然后离开了房门。

    原来,爷爷他们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并不是像武侠小说一样,把什么真气传入到我的身体里,就是将我个人身上紊乱的磁场,通过外力的作用恢复正常。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个专属于自己的磁场,每个人的磁场有强有弱,这个可以通过修炼进行增强,就好像有的人你感觉他的气场很强,那就是因为他这个人的磁场比较强,对周围的磁强有着很强的压制,而当我们出现噩梦或者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就是我们的磁场进入了一个其他大环境中磁场,导致我们身上的磁场发生混乱,也就会让我们见到的一些所谓灵魂和鬼魂,而这些鬼魂就是一种脱离肉体而形成的的磁场,他们通过磁场变幻,使我们能够看到他们。而一些修行的人就是通过修炼除了增强自己磁场的大小,更是通过修炼能够看到其他磁场的场线,从而通过自己看到所谓不干净的东西,这些也是爷爷在后来告诉我的。

    母亲将水端来以后,离开了房间。

    我看着爷爷和马爷爷的表情,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爷爷打断了我的话,让我什么都不要说,原来爷爷他们已经看到了我身上不干净的东西。

    在这里,我需要介绍一下我的爷爷,爷爷身高有一米七左右,虽然已经年老,但由于早年运动量较大,所以身材保持的较好,头发自从奶奶去世以后也掉光了,留着一嘴的络腮胡,胡子也已是黑白相间,但唯一不变的就是眼神,眼神依旧带着光彩,和马爷爷一样并没有因为年龄增长,眼神开始变得浑浊,而是越发的有神。

    虽然从小被爷爷带大,但是对于爷爷的事情我了解的并不是很多,大多数也是通过故事了解,这次也是马爷爷才了解到爷爷的过去。

    当我感觉身体恢复正常,那种无力感也在消失的时候,父亲抱着一个大箱子从店里回到家里。

    父亲看到我的样子,愤怒的瞪着爷爷,无奈的摇了摇头,低着头叹了口,然后将箱子放下,走向阳台默默的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听着父亲不停的在抽着烟,我看了爷爷一眼,这个时候爷爷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踏着腰,勾着背,因为父亲刚才的眼神像针一般刺痛了爷爷。

    马爷爷看此情形,咳嗽了一声,拍了拍爷爷的后背,然后向着父亲的方向走去,爷爷这时候直起腰,眼神也恢复了精光,然后盯着我说道:“你对于你在学校的事情怎么看啊?”

    我思考了一下,看着爷爷,一时被爷爷问的语塞。

    低头思考了一会儿,抬起头对着爷爷说道:“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苍天饶过谁。”

    爷爷听到这话,眼神放起光来,然后拉着我的手说道:“你都是听谁说的?”

    我摇了摇头,缓缓地沉声说道:“我不知道听谁说的,但是我经过这些以后,我突然明白的。”

    爷爷听罢,点了点头,然后转过头冲着马爷爷喊道:“老犊子,可以了,有人了.......”

    爷爷正要说下去,就听见马爷爷和父亲那边传来争执的声音,然后就听见父亲喊道:“这么做对吗?你说对吗?本来一家人能生活的好好的,就因为他要逞能,害我们早早没有了妈,然后现在又来祸害我们小的,他到底要干什么。”

    听着父亲嘶声裂肺的叫喊着,从小到大我没有见过父亲这个样子,一时间听到父亲的声音,心里慢慢的伤痛起来,这种感觉在后来发生的事情中,让我更加的难受。

    慢慢的父亲不再大声的嘶吼,而是默默的抽着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着。

    爷爷听到父亲的话,没有多说,叹了一口气后,我就看见爷爷的双眼流出了一丝丝泪水,这时候,马爷爷走了过来,看到爷爷的样子,哀叹了一声,拍打着爷爷的后背,然后轻声说道:“好了,也说通了,这些就是命数,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一切皆有命注定。”

    爷爷一个八十多的人仰起头,泪眼婆娑的看到马爷爷,哽咽的问道:“难道这就是命吗?这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吗?”

    马爷爷脸色一变,厉声说道:“该面对的是需要他们面对的,我们能活到现在已经不错了,所以剩下的就看他们的命吧。”

    说罢,马爷爷转过身,看着我说道:“子阳,使劲睁开你的双眼,睁的大大的,不许眨眼。”

    听到这话,我不由得疑惑起来,然后本能的想闭上双眼,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眼睛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般,眼睛开始睁的特别大,眼泪开始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这时候就看到马爷爷的袖口中突然出现一道金光直射我的眼睛,我想闭上,可是怎么也比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金光射向我的眼睛。

    我突然感觉眼睛像是在楼顶时候那般,生疼生疼的,然后感觉有一丝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这时候就听见爷爷说道:“真像啊,简直一模一样.......”

    本来想听后面说什么,可是这时候母亲突然走进来,然后看到我的样子,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爷爷一把抓住母亲,然后安慰的说道:“没事儿的,这是正常的反应。”

    我在母亲冲过来的时候,从母亲惊恐的眼睛中看到,我的眼睛又一次的变红了,母亲也在爷爷的安慰中变得安稳,不再激烈。

    这时候就听见,马爷爷喊道:“赵氏,子阳,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甲子时生人,属四柱全阳人,今我师门收你为徒,可否愿意,速速回令。”

    听到这话,我脑袋突然翁的一声,不省人事。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