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鬼道术士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独自一人
    作者:

    精彩小说网,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就在马金波的父亲和母亲二人着急忙慌的打算去找马金波的时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在一个羊肠小道上,一个低着头,手指不停的在卷动,迈着小步子,拖着一副弱小的身躯,向着山里走去的孩子。

    这个人就是马金波。

    此刻,正是夕阳十分,太阳已经是落在了山头上,太阳的余光照射在马金波的身上,拖出了一道长长的影子,此刻这个孩子满脸都是泪痕,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我是害人精吗?我会害死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的,对吗?”

    马金波所走的路线正是他们从老先生那里回来的路线,只有三岁的马金波已经能够记住很多的事情了,从幽魂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成长了。

    他趴在父亲的肩头,一刻都没有闭眼,就是这样默默的一点一点记住了回来的路线,实际上那个时候他已经在暗暗的在心里就想着要回到老先生跟前去询问一个问题了。

    就这样,小小的马金波就这样迈着小步子,一点一点的向着老先生住的地方走去,身上什么都没有带,一步步的迈着。

    画面回到马金波父母这头,马金波的父亲和母亲两个人已经着急的在村里四处的呼喊着马金波的名字,然后不停的问孩子去了哪里。

    村民有的七嘴八舌的说着去了那里那里,可是他们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急的马金波的母亲直接坐在地上哭喊着,并且不停的指着马金波的父亲怒骂:“你个老王八蛋的,有你这样的吗?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这样我就能一直将孩子看在跟前,这下好了,估计他是知道了这事情,自己跑了,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你赔我孩子.......你赔我孩子......你陪我孩子啊.......呜呜呜......”

    看着马金波母亲此时坐在地上不停地哭闹,马金波的父亲也特别的烦心,但是他知道这时候也不能对马金波母亲发火,因为她也是刚刚大病初愈,这时候又受到这么一个刺激,这个搁给谁,谁都受不了的,所以马金波的父亲只能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对着马金波母亲挤出难看的笑容安慰道:“孩子还不一定知道呢,说不定跟谁家孩子跑出去玩儿了,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马金波的母亲听到后,更加难受的哭起来说道:“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他能去哪里玩儿啊,跟他二叔家的孩子玩儿的好好的,还能跑出去不成啊。我的孩子啊,我苦命的孩子啊......呜呜呜......你在哪里啊?妈妈着急啊.......你快回来吧.......”

    此时,马金波的父亲胸口似乎憋着一口气,被憋得十分难受,然后对着马金波的母亲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来:“你先回家,我去找孩子,要是找不到,我也就不回来了。”

    说完,转身向着村口的方向走去。

    听到这话,马金波的母亲一愣,不再哭闹了,直接从地上爬起来,对着马金波的父亲喊道:“孩子他爸,你去哪儿啊?你等等我啊,我跟你一起啊。”赶忙向着马金波父亲的方向追去。

    这时候,在家里的亲戚们乱成了一锅粥,每个人都在思考着这件事情,对于这件事情,他们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们都觉得此刻不能影响到自己家,所以很快他们都有了心目中的答案,只是这个时候,他们没有一个人主动去帮着马金波的父亲,也就是他们的大哥去寻找孩子。

    就这样,坐在房间里等着,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大哥已经向着村口走去了。

    马金波的爷爷看到大家的表现以后,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的向着村口走去。

    而马金波这个时候依旧一个人迈着小脚步,深一脚浅一脚的向着老先生的地方走去,夕阳快要进入山底,天色这时候也变得昏暗起来,因为农村没有受到光污染,所以当天色黑下来的时候,会显得更黑暗一些。所以马金波这个时候战战兢兢的继续走着。

    而当马金波的父亲来到村口的时候,看见自己的老父亲已经站在了村口。

    马金波的父亲赶忙跑过去,疑惑地问道:“爹,你怎么在这里啊?天快黑了,你快回去吧,回家休息吧,您也跟着我跑了不少路了。”

    这时候,马金波的爷爷掏出一根老烟枪来,又从烟枪上的布袋中掏出一撮烟丝,熟练的将烟丝摩擦按进了烟枪的烟斗中,马金波的父亲看到后,从兜里掏出火柴,熟练的给父亲将烟点燃。

    马金波的爷爷熟练的在烟枪屁股处嘬了一口,然后从鼻子中吐出一口青烟,对着马金波的父亲说道:“你好好想想金波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他离家出走了能去哪里?”

    听到这话,马金波的父亲似乎突然被马金波爷爷的一番话所点醒,但是他还是没有找到思路,疑惑的问了一句:“这话怎么说啊?”

    “哎,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你觉得这么小的孩子能去哪里,既然他知道了情况,那么他从哪里知道的?”

    马金波的父亲抬起手就对着自己的脑袋拍了一下,恍然大悟的说道:“对啊......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估计他这会儿还在路上吧......这天也马上就要黑了,我想他应该还没有走远.......”

    马金波的父亲知道了马金波去了哪里,心里也不再担心了,快速的向着前方跑去。

    而这个时候马金波的爷爷站在马金波父亲的身后,看着马金波父亲跑去的方向,低声的说道:“我也是没办法啊......所以也不希望你们能原谅我.......只是这件事情你不应该找他们来商量的.....以后你们要面对的更麻烦啊.......哎......”说完这些话,马金波的爷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转身向着马金波的母亲走去,马金波的母亲远远的就看见了马金波父亲跑去的方向,快速的追上去,马金波的母亲来到马金波爷爷的跟前,穿着粗气,抱怨的说道:“爸,你怎么不拉着金波他爸啊,这天都黑了,你让他去哪里啊?”

    说完马金波的母亲正准备要哭的时候,马金波的爷爷将烟斗中抽残的烟丝倒了出来,将烟枪别在了后腰腰带上,没有理会马金波母亲的问话,厉声的说道:“妇人之心,跟我回家。”

    马金波的母亲看到这个,委屈就要哭出来,马金波爷爷接着说道:“放心,他知道孩子去了哪里,别给他添乱,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赶紧跟我回家,安抚你那些不省心的弟弟妹妹们吧。”

    听到这话,马金波的母亲算是放下心来,跟着马金波爷爷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这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可是马金波父子就这样还一前一后的走在前往老先生的路上。

    因为孩子还没有成长,体力根本不能完成这样的任务,所以走得很慢,而且是边走边休息的,这时候天更黑了,小孩子恐惧感涌上了心头,已经被吓得不敢再往下走了,这时候听着周围安静的一切,似乎感觉到会被吞噬掉,这时候越发的恐惧。

    呆呆的站立在原地,一时间不知进退,耳边听着凉风呼啸,山林中不断有动物发出鸣叫声,此刻的马金波越发觉得恐怖和委屈,甚至想哭喊出来,可是他知道这时候不是哭的时候,只能忍受着这一切,然后定了定心神,回想起老先生当时的话,又重新鼓起了勇气,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这时候,马金波似乎听到了一声狼叫,吓得赶忙躲在了一个土堆中,不敢露面,只能看着周围,然后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周围的声音。

    这时候,一声又一声的狼叫声越发的清晰,似乎此刻就在他的身边一般,吓得马金波躲在土堆前根本不敢动弹,只是这个时候因为害怕,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抖动起来。

    随着身体抖动的越发激烈,马金波这时候吓得直接叫了起来,用稚嫩的声音,大声的喊道:“你们不要过来,我不怕你们。”

    如果当时身边有一个大人在,看到马金波此刻的样子,估计会直接被逗笑,笑的腹疼吧。

    但是此刻的马金波却看着非常的勇敢,一个弱小的身躯硬生生的撑出了一个硬汉的样子,只是这时候周围没有人能够看到,反倒是周围的一些游荡的孤魂野鬼能够看到。

    而此刻的马金波也能够看到,马金波这时候对着一个漂浮在空中,穿着一件破烂的麻布衫的人.....鬼,对着他一遍一遍的喊着:“叔叔,快救我快救我,有狼啊.....”

    那个漂浮在空中的鬼似乎没有听到马金波的喊话,仍旧呆呆的在空中飘来飘去,这时候快要飘到了马金波的面前,等到马金波近距离看到后,直接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哭着喊起来:“妈呀......鬼啊......鬼啊......”那是一只刚死不久的魂魄,还没有受到阴风的洗涤,此刻还没有什么杀伤力,而且记忆丧失,所以非常的呆滞,因为是吃了毒药而亡的,,所以他整个人看上去非常恐怖,一张灰白的脸,脸上的七窍都流出血来,两种色差的对比下,显得非常恐怖。

    鬼魂没有理会马金波的喊叫,直接从马金波的身体上穿了过去。

    马金波哪里受得了,直接坐在地上尿了一裤子。

    可就在尿完之后,马金波这时候就看到一个人拄着拐杖还是什么,一步一步就像马金波那种走法一步一步的向着这个方向走来,虽然这次是在地上走着,但是马金波因为刚才被吓到,所以这次学聪明了,不再胡乱的喊叫了,只是静静地趴在刚才尿湿的地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看着那个即将走到跟前的人.......不知道是人还是鬼......温馨提示:按回车[Enter]键返回书目,按键返回上一页,按键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