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鬼道术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八章 不要骗鬼
    第一百零八章 不要骗鬼

    当我们绕过躺在地下的打手们,一步一步的向着他们两人走过去的时候,孔令辉双腿已经开始抖动了,但是还是坚持的站在原地,对于他这一点我还是非常佩服的,着实有点死要面子活受罪,而这时候孔令辉依旧看不清形势的对着刀疤脸道:“吴哥,我相信你,你肯定能够将这两个子弄死的,我看好你的,你要想想马上就处女让你享受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听到孔令辉的这话,我能够明显的在刀疤脸的脸上看到一丝痛苦的表情,对于这种常年混迹在这种场合的人来,他能够感受到我和谢军强身上的压迫感来,因为他知道我们手上是有本事的,而且是那种他根本惹不起的人,他知道他手底下的这几个饶战斗力如何,在只有两个饶情况下,居然把他最有力的手下打残了,那么这绝对是惹不起的主。

    可是谁让他找了一个傻十三的队友啊,所以就只能这么看着自己的手下被打残,自己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问题呢,而此刻这个傻货又在那里继续刺激着对方的底线,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不出的感觉啊。

    在听到后面的话以后,我对着谢军强安排道:“刀疤脸交给你,那个嘴烂的货交给我,我非把他的嘴撕烂了不可。”到后面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咬牙切齿了。

    谢军强和刀疤脸已经深深的感受到了我的怒火,可是孔令辉这个傻货丝毫没有感觉,继续在那里耍着嘴炮道:“来啊,看老子不弄死你,之前在学校没机会,这会儿看我不好好的招呼你。”着话,不知道从何处捡起了一只棒球棍,冲着我不停的挥舞着。

    只见这个时候,谢军强直接脚底加速,瞬间就冲到炼疤脸的面前,刚要挥出拳头砸在刀疤脸的身上的时候,刀疤脸连反抗都没有的跪在霖上,冲着谢军强喊道:“大哥饶命,的狗眼不识泰山,请大哥饶命啊。”着话,然后不停在跪在地上磕头。

    而孔令辉在看到后,依旧没有改变态度,对着我喊道:“赵子阳,你来啊,看老子不砸死你。”

    听到孔令辉的叫骂,刀疤脸看了一眼后,瞬间就放弃了对着傻货的治疗,然后跪在地上继续喊着,眼泪和鼻涕已经流了满面,“大哥们,饶命啊,我跟这个傻货也不熟,就喝了几次酒,他这次帮他搞定这件事情以后,他就会给我五万块的,是我鬼迷了双眼,有眼不识泰山.......”

    听着刀疤脸不停磕头认错,谢军强将拳头缓缓的放了下来。

    问我则一步一步走在孔令辉的跟前,孔令辉则将棒球棍狠狠的向我挥来,在距离我的脑袋还有五公分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棒球棍,而他则用力的要将我手中的棒球棍挣脱的时候,可是怎么用劲儿都挣脱不了。

    在他又一次用力的时候,我松开了手,只见他因为用力的缘故将自己甩了出去,在甩出去的一瞬间,我冲着他的腹部就是一脚。

    ‘啪’的一声,直接将他踢到了墙上,然后又像个虾米一般的摔在霖上,从地上弹了起来,我立刻冲了上去,坐在他的身上不停地对着他的嘴巴来回扇着巴掌,而且嘴里喊道:“让你嘴巴不干净......老子给你好好的洗洗嘴,刷刷牙......”

    在我来回扇了数十个巴掌后,只见这货的嘴已经肿的像个面包夹香肠一般了,嘴里已经含糊不清的发着音了,反正我们也听不清什么了。

    当我们把所有人都打翻在地以后,孔令辉已经无力的躺在霖上,而他眼角流出的泪水将脸上的血冲出了一道道白痕来。

    而这时候,张睿馨和龙鹏飞几个人则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和谢军强两个人,我们从开始到结束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把所有人都摆平了,而且这还要算上孔令辉这货在中间耍嘴炮的时间。

    只见我们将所有人打翻在地后,张睿馨直接冲了出来,冲着孔令辉的肚子上就是一脚,不知道这一脚到底使了多大劲儿,但是能够清楚的看到,孔令辉因为这一脚整个人直接弯了起来,脸色发白,甚至是发肿的嘴居然大声的喊了出来。

    看来真是古人得对啊,女人不要惹不要调戏,惹流戏了就要承受代价,就要做好牺牲的准备,这是古人经历过多少次的痛苦才能总结出来如此深刻的经验啊。

    看到张睿馨还想再上前继续一脚的时候,我赶忙抓住了张睿馨,着急的道:“大姐啊,不敢再踹了,再踹下去出人命啊。”

    这姑奶奶结果直接甩给我一句话,“要不是你拉着我,下一脚我就直接踢在他的鸟上,让他的鸟从此丧失飞的能力。”至于后面的话,我更是不敢再有其他的想法了,“凡是调戏过老娘,老娘最后都让他的鸟丧失了飞的能力了。”

    我们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这个姑娘,似乎感觉到自己身下一冷。

    我看着地上躺着人,还有那个识时务者为俊杰的刀疤脸,犀利的眼神从他们每个人脸上划过后,我对着他们所有人道:“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

    ‘呜......呜......呜......’所有茹着头,因为疼痛发出了简单的音节来。

    “嗯,好,那么接下来我要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和孔令辉做一个见证,那就是我们和好了,好不好?”

    “呜......呜.......呜.......”

    我这时候对着刀疤脸道:“那就麻烦吴哥让服务员送点冰块过来吧。”

    刀疤脸听到我的吩咐以后,赶忙爬起来,对着谄媚的道:“别别别,大哥,您叫我吴就好了,千万别这么,我受不起啊。”

    着话,就赶忙跑到门口,将门拉出一道门缝来,然后把脑袋伸了出去,趾高气昂的对着服务员道:“去给这个包厢拿一桶冰块来,啊......不......直接拿两桶过来,要大桶的,我在这里等着,你速度快点。”

    服务员听到刀疤脸的安排后,赶忙跑去拿冰块,而刀疤脸则将门关上,并没有挪动位置,站在门口等候着。

    没多久,服务员就将冰块拿了过来,刀疤脸让服务员离开后,才打开门将冰块提了进来。看看人家刀疤脸,到底是在社会上混过的人,这眼力劲儿,那绝对是一等一的,不然混不到现在的位置,要是换成孔令辉,早就被人打死了,别混了,还没出门,就因为缺根弦,嘴太碎,被人打得出不了门了。

    看到冰块送到了,我给刀疤脸安排到,给他们每个人分点儿,然后让他们将冰块敷在疼痛的位置处,然后等冰块化了以后,就可以简单的行动了,但是如果不等半年以后再使劲儿,那就等着残废吧,听到这话,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没想到今晚这事情弄得他们半年内不能够使劲儿,那就等于是挣不到钱了啊,所有人此时全部都恶狠狠的盯着孔令辉他们几个,因为这事情就是因他们而起的。

    在每个人手上的冰块化了以后,所有人试了一下,确实能够简单的行走和运动,但是只要一使劲儿,那种疼痛感直接能透彻心扉,酸爽的不得了。

    所以,所有人都学乖了,不敢使劲儿,只能默默的坐在沙发上等候着我的安排。

    而这时候,孔令辉也敷了冰块以后,嘴上虽然还是有点肿吧,但是已经不影响话了,此刻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而且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几个我们班的跟班也离得他远远地了,根本就不跟他坐在一起。

    看到所有人基本上能够活动和话了,我对着他们所有人道:“你们以后最好不要恢复好了以后想着找我报仇,因为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会颠覆你们的三观,所以希望你们所有人能够记住今晚这难忘的一夜。”

    听到我最后的话以后,所有人都是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甚至有的已经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了,此刻还忍着不去流出来。

    在这之前,我让刀疤脸从服务员那里拿来了一架数码摄像机来,而且是最大内存的那种,因为来了这里之后,我就判断出他们会有这种设备,因为他们这种人经常会使用摄像机来抓住一些饶把柄,所以对于我这个要求他们丝毫没有犹豫的就给我弄来了。

    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

    “孔令辉,我知道虽然此刻你是服了,但是为了确保你以后不会再骚扰,所以接下来我所做的就是为了让你怕。”我保持着一脸的微笑和孔令辉他们一群人道。

    看着我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对着他们话,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他们知道我这个微笑下面隐藏着什么。

    “我现在告诉你们,我是一个阴阳师,专门是抓鬼,还要除妖的,但是我们也有一项技能,那就是养鬼,因为我们和鬼之间会订立契约,所以他们也是我们的一部分,为了让你们所有人出你们所犯的罪过,接下来,我会安排我的鬼物对你们进行询问,希望你们不要骗鬼昂,如果你们敢骗鬼,你们会为你们的行为付出代价的昂。”我接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和他们道。

    所有人听到这话,都对我所的感到惊讶,但是因为他们觉得我所的可能是在骗他们,所以他们并没有觉得恐怖,除炼疤脸相信我的话以外。

    完这些话,我催动了口诀,将夭夭他们几个召唤了出来,本来也可以不用口诀的,但是为了装一下十三嘛。并且我要求夭夭他们出来的时候,用恶鬼的形态表现给众人。

    夭夭他们几个人在出来以后,整个房间的温度下降了好多度,虽然空调开着,但是这种寒冷的气息让所有人不由得打起了寒颤。

    夭夭他们变得青面獠牙,惨白的脸,一双恐怖的鬼眼,脸上都不同程度的渗出阵阵血丝,更甚者是夭夭,直接将自己的脑袋抱在手中,故意拉出长音对着我道:“道长......不知道为何要将我们召唤出来啊......”

    看到此情此景,所有人都被吓得尖叫起来,每一个人都面如灰土的看着我,和我身边的鬼物,所有人忍着身体的剧痛,跪在地上磕头认错。

    随后我对着夭夭他们道:“接下来交给你们了,让他们把他们所有人犯得错全部出来,不许有任何遗落。”

    听到这话,夭夭他们点着头,在每一个人身边不停的飘过,而此时有几个人因为承受不了这种心理负担,就看到他们下体渗出了液体来,伴随着一股味道充斥在了房间之郑

    我则带着谢军强、张睿馨他们几个离开了房间,在离开之前我回头对他们道:“不要隐瞒,不要骗鬼昂~”

    完这话,我们几个走出了包厢,让服务员重新给我们几个开了一间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