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鬼道术士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无因之果
    第一百五十五章 无因之果

    当师姑为辅导员开启了阴阳眼之后,辅导员问出跪在地上的人是谁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及时回答,而是看着辅导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辅导员问话的时候,跪在地上的胡一菲慢慢的抬起了头。

    当胡一菲抬起头的一刹那。

    “啊.......鬼啊.......”

    辅导员直接尖叫了起来,这是一种因为看到恐怖的事情,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恐怖叫声,听到这个叫声,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必须让刚刚开启阴阳眼的辅导员适应这个的一个过程。

    此刻的胡一菲并不是正常的样子,因为惨死,身上充斥着怨气和冤气,加上刚刚修炼了鬼物修炼术,此刻已经是一只恶鬼的状态,所以她的整张脸看着非常恐怖不说,而且因为她此刻没有办法控制好自己的状态,所以整张脸乌青乌青的,而且脸上能够看到道道黑色的阴气在脸上流动,由于眼睛被人挖去,所以她的眼窝子直接是空洞的,就连正常的鬼眼珠子都没有,所以看起来更加的渗人。

    就这个形象,对于辅导员来说着实有点吓人,虽说辅导员也是见过鬼物的,但是当时那种神情紧张的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反应过来的,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是在平稳的状态下,虽说辅导员和悠悠这种妖怪在一起,可是至少悠悠他们还有个人形啊。

    所以当辅导员看到胡一菲的样子之后,她有那种惊恐的反应也算是正常的。

    因为胡一菲此刻并不能看到周围的环境,只能通过感知来确定是谁,所以她并不知道这个人是辅导员。

    过了没多久,辅导员似乎已经适应了胡一菲的样子,站在原地看着胡一菲的样子,来到我的身边,轻声的问道:“子阳,这个人是不是就是你说的被副校长残害的学生啊?”

    听到辅导员的问话,我点了点头,对着辅导员回应道:“是的,她就是被副校长害死的那个学生。”说着这话的时候,我看到眼前胡一菲的样子,愤怒的睁着双眼。

    胡一菲似乎感受到了我的怒气,依旧保持着跪着的姿势,转过头对着我说道:“子阳大哥,你别愤怒了,到时候恶人有恶报,我相信老天不会让我冤死的。”

    所有人听到这话的时候,对于副校长所做的这些事情都感觉到愤怒,正当我们所有人看着胡一菲样子的时候,楼上传来了脚步声。

    然后就看到马金波从楼上走了下来,依旧是一副凛冽的表情,但是他的眼神中充满着温柔的样子看着胡一菲,慢慢的走到了胡一菲的身边,催动了自己身上的鬼气,然后轻轻的将胡一菲从地上扶了起来。

    因为马金波催动了身上的鬼气,所以能够结实的触摸到胡一菲的鬼躯,并且胡一菲也能够感受到马金波的动作,在马金波将胡一菲扶起来的时候,胡一菲睁着一双空洞的眼神,轻声的问道:“是和我同级的那个马金波吗?”

    听到胡一菲的问话,马金波点了点头,对着胡一菲温柔的说道:“是我,我们之前聊过天,你受苦了。”

    胡一菲在听到马金波的回答之后,对着马金波说道:“马金波,没事儿的,子阳大哥帮助了我这么多,并且答应我报仇,所以这些事情.......”

    说到这里的时候,马金波打断了胡一菲的话,说道:“你好好修炼吧,争取能够自己为自己报仇吧......”

    说着这些话的时候,马金波转过头,看向师姑,重重的跪在地上,这一跪让我们所有人一时间不知所措。

    看到这个情形,师姑斜着眼看向马金波,对着马金波疑惑的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马金波对着师姑说道:“希望柳师傅能够帮助一下这个胡一菲,帮她提升一下修为。”

    听到这话,师姑非常不满的看着眼前直接跪在地上的马金波,对着马金波厉声问道:“那你跪在地上又是什么意思?”

    似乎是感受到了师姑的不满,马金波依旧直挺着上身,对着师姑说道:“感激和乞求。”

    听到马金波的回答,师姑突然转怒为笑,对着马金波说道:“那你怎么会知道我不会帮助她呢?”

    这一问,让马金波直接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师姑的问话了,跪在地上尴尬的看着师姑。

    师姑对着马金波说道:“行了,起来吧,谁还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况且这个胡一菲姑娘的魂魄是被子阳救的,所以不论怎么样我都会帮她。”

    听到这话,马金波对着师姑重重的磕了头,随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虽然胡一菲看不到马金波的动作,但是她听到了马金波和师姑之间的对话,所以对着马金波轻声的说道:“谢谢你,马金波大哥。”

    马金波摆了摆手,对着胡一菲说道:“没事儿的,别担心了。”

    我们所有人都知道马金波为什么要这么做,一是为胡一菲的遭遇感到愤怒和不满,二是希望有能力的人能够帮助他们这些弱小的人,三是因为胡一菲算是和马金波是一类人,两个人都从小都是阴阳眼,两个人所遭遇的经历都差不多,所以马金波对胡一菲就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看着师姑答应了下来,所有人也舒了一口气,我曾经也想过,要是师姑不答应,那我就和胡一菲商量一下,让她和我签订契约,到时候进入到吊坠当中修炼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只是没想到,马金波居然那么干脆的跪在地上来为胡一菲争取,这一点着实让我有点诧异,但是对于马金波的这个行为我们所有人对马金波有了一个新的认识,那就是这是一个绝对仗义,并且能够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

    就这样,胡一菲的事情算是解决了。

    这时候,师姑对着胡一菲说道:“听说你的阴阳眼被人破坏了,所以此刻的你只能通过感觉去感知周围的炁场,而不能通过眼睛来观察?”

    胡一菲听到师姑这话是对自己说的,所以赶忙面对着师姑声音的防线,看向了师姑,虽然看不见师姑的位置,但是能够准确的找到师姑所坐的位置,在面对着师姑的时候,胡一菲点着头,对着师姑轻声的说道:“是的,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您.......”

    听到这话,师姑对着胡一菲说道:“不用那么麻烦,非要称呼什么,你就叫我柳师傅就行了。”

    胡一菲在听到后,对着师姑说道:“是的,柳师傅,我的阴阳眼被人夺去了,所以此刻我只能通过炁场来感应对方的存在,而且这些都多亏了子阳大哥的帮忙。”

    师姑点了点头,对着胡一菲接着说道:“既然你是子阳救的,那么就有一点,你必须和子阳签订契约,这样我才能够帮你。”

    听到这话,我赶忙上前对着师姑说道:“师姑.......”我正打算阻止师姑的话的时候,师姑对着我厉声喝道:“你闭嘴,你懂什么。”

    听到师姑的喝止,我赶忙闭上嘴,不满的嘀咕着:“您这不就成了乘人之危嘛......”

    嘴里不停的嘀咕着,辅导员则轻轻的拉了我一下,然后对着我轻轻地摇了摇头,意思是我不要再说了,看师姑是怎么安排的。

    看到辅导员的样子,我不再多说什么,而是看师姑到底会怎么说。

    师姑瞪了我一眼之后,对着胡一菲接着说道:“这件事情我要帮你,那必须要有因,我才能帮你,否则没有因的去帮你,到时候会产生什么样的果,我就不知道了,而且这种没有因的果我是要担着风险去承受,而且这种风险会不会影响到我身边的人都不好说,所以我不敢冒这种风险.......所以我帮助你了,不管将来你怎么样,我都是因为你是子阳的灵物,所以我才帮的你,如果不是这样到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发生变化,而这些变化的原因就是我帮助了你,所以这个就是风险.......”说到这里,师姑停顿了一下,看着胡一菲,又转过头看着我说道:“这个你懂不懂?”

    听到这话,我知道师姑这是问我呢,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原来师姑要去帮助胡一菲要承担这么大的风险啊,难怪马金波会直接跪在地上进行乞求呢,反应过来这个东西之后,我尴尬的挠着头,正准备对师姑说话的时候,师姑瞪了我一眼,然后看向了胡一菲。

    在这里插一句,那就是所有修道的人都比较注重这个因果关系,这个世上没有任何的无因之果,如若出现这种情况,那此修道之人必将承受天道的惩罚不说,甚至会影响到身边的人,这就是天道,这就是规则,这是任何人不可逆的规律,即使是大陆神仙这类的人。

    在想明白了这些之后,我不再说话,而是等候着胡一菲的回答。

    胡一菲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对着师姑说道:“我知道呢。”

    听到她的回答,我知道这事情能解决了。

    师姑这时候问道:“那你就是答应我的要求了?”

    胡一菲跪在地上,对着师姑坚定的说道:“我答应您,愿意和子阳大哥签订契约,从此成为他的灵物.......”说到后面的时候,胡一菲就开始发起誓言来。

    听到胡一菲的誓言之后,师姑对着我说道:“子阳,你过来。”

    听到师姑的指挥,我赶忙走上前,对于师姑言听计从,师姑看到我的样子后,嗔怒的笑骂道:“臭小子,总是这么着急。”

    我尴尬的笑了两声。

    随后师姑就安排着让我和胡一菲订立了契约,将我的精血滴在了胡一菲的额头之上,然后就看到胡一菲的身上闪过了一道白光之后,恢复了正常,而我的脑海中则闪过了一道声音,这道声音就是我胡一菲之间的心念相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