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大小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醒醒。】

    朦胧间,裴雪经隐约听到有人在喊她,可眼前的灰褐色浓雾始终让她看不清对方。

    好痛!

    她尝试转动右手,痛感瞬间像触电一样沿着手臂攀升。

    僵化的四肢被痛楚激活,迟钝地与游离的意识结合。

    裴雪经这时才真切地感知到躯壳的存在。

    她像被巨大而沉重的铁钉禁锢在地板上,每挪动一寸都非常吃力。

    【信息正在录入。】

    【当前进度:百分之十七。】

    【录入进程:基础现代知识。】

    “哒”地一声,刺目的白光驱散浓雾,惹得裴雪经微微皱起了眉头。

    如同提线木偶般地,她提起手掌遮挡住天花板上的白炽灯,撕裂般的疼痛随之而来,彻底击溃她的困意。

    “雪经!你怎么又睡在练习室?快点起来!”

    这次的声音要清晰许多,一阵忙乱的脚步声后,裴雪经感觉自己被人轻轻扶起,靠进少女满是沐浴香气的怀中。

    裴雪经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坐在光滑的木地板上。四周是落地的舞蹈镜,正诚实地映照出“她”和身边女孩的身影。

    “我知道你很看重下周的选拔赛,但你这样没日没夜的练习,要是伤到了筋骨怎么办?练习室空调这么冷,你还睡地板,真是腰没伤也得被你作出伤来。”

    “抱歉。”裴雪经挣脱女孩的手,抓住身旁的舞蹈把杆站起身来。

    这时她看清了这具身体的模样,脸倒是与她一般无二,但常年高强度练舞造就的肌肉线条紧实漂亮,要比千年前她纤弱的身子有力许多。

    裴雪经稍嫌冷淡的语气让女孩愣了一下,随即女孩的目光便投向了另处。

    “你看看你,都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了!”

    裴雪经顺着女孩的眼光抬起小臂,手肘上果真有几圈发黄的淤青。

    虽然这些皮外伤已经旧了,但超负荷的练习强度已经累及皮下,只要呼吸稍重,乳酸堆积的疼痛就会从肋间向四肢扩散。

    “她”每天到底都在干什么?

    “我去洗个热水澡。”裴雪经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钟面,现在是凌晨两点,窗外一片漆黑,就女孩的一身睡衣的打扮来看,她应该是起夜时顺着练习室的灯光找来的。

    裴雪经皱了皱眉,她鲜少子时之后还醒着,即使是尚书府上要清点账目的日子,至多到亥时也该就寝了。

    【信息正在录入。】

    【当前进度:百分之四十一。】

    【录入进程:裴雪经个人背景。】

    “若琳,”裴雪经转过身,准确无误地叫出女孩的名字,“你也赶紧去睡吧。”

    “好,你早点回宿舍噢。”孟若琳等裴雪经走出练习室,按灭了练习室里的灯光。

    【裴大小姐。】

    裴雪经把自己关进浴室,在这完全陌生的世界里,狭小的空间总算给她提供了零星的安全感。她双手撑在洗手台上,近距离观察“自己”的脸。

    果然这是千年后她唯一的回归转世,躯壳和从前的她完全一样,只是脸颊看起来更加削瘦,肌肤更加光滑细腻,可惜因为长期缺觉,眼下的暗沉也很明显。

    “裴大小姐。”

    裴雪经感觉自己脑海的深处被狠狠揪了一把,“她”的现代记忆和古代记忆的边界开始模糊,引起短暂的耳鸣。

    她捂住耳朵,下意识说了声:“放肆!”

    “大小姐,在这里说这个可不行噢。”

    一团淡金色的光芒不知从何处出现,悬浮在裴雪经眼前。仔细一看,这好像是颗通体透亮的珠子,上头雕刻着谜样的繁复花纹。

    它仿佛具有生命力,呼吸般地在空气中律动,似乎在与裴雪经进行面对面交谈,但声音却是直接从她脑海中传来的。

    “我忘了。”裴雪经揉了揉太阳穴,“我刚刚突然头很疼。”

    【系统恢复正常,信息正在录入。】

    【当前进度:百分之六十三。】

    【录入进程:娱乐圈艺人守则。】

    “不用担心,这只是首次启动实体化程式引发的系统过载,等信息载入成功后就不会了。”宝魂谜珠解说道。

    珠子飞近裴雪经的前额,确认无碍后退回远处,“对了,我还没和你打过招呼呢。我是命格星君座下法器‘宝魂谜珠’,负责监察人世间轮回转世,你也可以叫我阿谜。”

    “命格星君那日所言当真作数?”裴雪经无视这颗异常亢奋的珠子,边说边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状况,“真没想到,裴家的气运竟然尽数吊在裴初彤身上,如此说来,倒是我亏待了她。”

    “裴小姐大可放心,星君掌管命格已有千年之久,岂会拿气运之事儿戏——都二十一世纪了能不能好好说话,把我也带回这个调调了。”

    “二十一世纪……”裴雪经拿起洗手台上的洗面奶,仔细端详着上头奇形怪状的现代文字。神奇的是,她并不对这样她从未见过的东西感到陌生,她甚至知道如何使用它,还能够读出上面的怪异文字。

    只是这一切都不是她的记忆,她感觉到自己的脑海一片混沌,有一部分的记忆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读取出来的,那种运作流程很缓慢,像是低端的原始机械。

    “大小姐还记得自己的任务吧?”

    “自然。千年前裴家气运式微,而此事皆因我而起。命格星君交代,这是裴家千年来唯一的气运转机,我定当亲自把握。”

    “所以说能不能不要这样说话……”

    裴雪经冷冷剜它一眼,说:“我知道在这应该怎么说话,只是这样自在些。怎么,连这你也要管么?”

    “咳咳,不敢不敢。”珠子朝后绕了两圈,说,“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现代演艺圈的事情可不简单。况且裴家千年来气运一直不佳,如果按正常发展,‘裴雪经’在娱乐圈可是站不稳脚跟的。”

    “不简单?”裴雪经努力调动原宿主记忆中有关娱乐圈的背景信息,“就算再不太平,能比得过从前蔺国的朝廷争斗?我父亲官至尚书,我十六岁协佐老夫人打理裴府上下事务,前朝权贵、后宫娘娘见得多了,要争个女团C位有何难?”

    “……最好是这样。”珠子无言。

    裴雪经的确没有在脑子里看到什么明枪暗箭的场景,顶多也就“她”从前在练舞室累趴在地上的情景让她心惊了一下。

    还有就是那些比她晚进公司的后辈总能左右逢源,纷纷比她先出了道,这其中气运和家世的成分占去了大半。

    可这也没有什么好怨的,她就是为此而来的。

    裴雪经在其中看到更多的是各种纸醉金迷的视频,红毯上女明星之间的争奇斗艳,璀璨夺目的礼服妆发甚至可以和她从前在宫中看到的皇室用物比肩。

    可仔细品品,衣物用料和首饰器物终究还是不够讲究,只是视觉上给人的震撼感要强烈一些。

    她好像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会对娱乐圈这么向往。

    因为渴望舞台,还有荧幕。

    “对了,星君是不是还没有和你说过‘谜珠梦境’的事情?”

    裴雪经回过神来,回答:“那是什么?”

    “依星君所言,家族气运乃一脉相承,而裴家气运崩坏,并不足以支持你的星途发展,更别说逆天改命了。所以,命格星君特派我来助大小姐您一臂之力。”

    “所以,千年前的事情,果然也有命格星君的失职之处。”裴雪经没有露出谜珠料想中的惊喜表情,而是双手环抱平静地地盯着它。

    “哈哈……大小姐说的哪里话呢。”谜珠感受到了裴雪经灼热的视线,径直藏到了她的脑后。

    “上神的法宝,竟然交由我一个凡人使用,这难道不是出于愧疚所为?”裴雪经转过身回望它,“裴家虽是人间望族,却也不劳星君如此费心吧。”

    “……所谓‘谜珠梦境’就是能把你传送至另个时空中,在那里你可以完成星君下达的任务。”这颗珠子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而任务分为两种,一种是星君发布的强制性主线任务,用来维持你在娱乐圈所需的基本气运值;另一种是支线任务,由大小姐您自由接取。”

    “完成支线任务后能获得一定数值的‘谜币’。每次在我这里消耗谜币,我就可以实现你的一些心愿。具体需要的谜币数量,则要由您实现心愿所需气运值和您实际所持气运值的差额所决定,换句话说,心愿越难实现,所需要的谜币数量就越多。”

    说着说着,谜珠突然变幻成紫色的漩涡悬浮在空中,又转瞬变回来,说:“谜珠梦境会造成精神力和体能的双重消耗,你现在还没有完全适应这具身体,所以今天就不送你去梦境试试了。”

    “竟有此等好事?”裴雪经下颌轻抬,“难道星君就不怕我滥用法器?即使是命格星君那样手握重权的上神,也是要受天帝惩罚的,是不是?”

    “主线剧情触发的时间间隔都是由星君规划好的,所以大小姐不用担心这个,但是支线任务是完全由您的意愿支配的。但进入梦境是实体穿越,需要突破时空界限传送,所以消耗量会很大,维持的时间也不长,建议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主动进入噢。”

    “……夜深了,我先走一步。有事可以随时叫我~”

    【信息正在录入】

    【当前进度:百分之百】

    【宿主“裴雪经”信息录入完成】

    “等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谜珠淡金色的光芒好像颤动了一下。

    “裴大小姐还有何吩咐?”

    “虽然不是我想说的,但好像有人想让我这么说。”裴雪经用手指轻点额间,那里好像压抑着原宿主的部分情绪,“所以,抽卡的欧非是不是也归命格星君管的?”

    “……大小姐听我一句劝,好好混娱乐圈,远离互联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