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被灌输他人的记忆,实际上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现在是5点56分。

    裴雪经向来在卯时自然醒,由侍女伺候梳妆起身。但在这拥挤的练习生宿舍里,她才躺下两三个小时就睡不着了。

    一方面是因为身体实在是太痛了,另一方面是她脑海中回荡的刹车声和鸣笛声不断地在折磨她的神经。

    没错,现代的裴雪经本应在这个平凡的夜晚死去。

    不得不说裴家一脉传下来的气运实在差的离谱,凡是试图经商的,必定要亏得血本无归;裴家的女儿嫁人,不是被辜负就是丈夫早夭。

    反正大到求职嫁娶不顺,小到喝凉水塞牙,就没什么好事发生。

    好不容易到了“裴雪经”这里,她生的与千年前的裴家尚书嫡小姐一般貌美,身体也健康,甚至考了个过得去的学校,被星探相中当了练习生。

    怎么着也该轮到这个天资与努力兼备的女孩子发光发亮一回了,可老天偏偏要在她参加选拔赛之前安排个狗血的车祸情节。

    虽然裴雪经魂穿过来的时间回溯到了车祸前一小时,但还是替“裴雪经”受着与车祸同等的皮肉之苦。

    怪不得这浑身撕裂般的疼痛根本不像是单纯的训练伤,原来真是被车碾了一遭。

    裴雪经拖着沉重的身体爬下床,换上简单印花的黑色T恤和练习用运动裤,走到洗手台用冷水把自己拍醒。

    她并不是很能理解这种衣服设计到底有什么美感可言,只剩下一张好看的脸在硬撑。

    即使到了现代,裴雪经的脸还是带着浓郁的古典美感。

    她的五官虽不如时下流行的欧美整容风立体,但胜在端正,从额头到嘴唇,每一处拆分开来单看都是标致美人的配置,当然拼凑在一起更是出挑的好看。

    一张莹白如玉的瓜子脸,嵌缀了两泓翦水秋瞳,玉鼻没有过分高耸,只是清峻纤巧如笛身,恰好衬着小巧的樱桃口。原宿主的唇色很浅,这点和千年前的裴雪经一样,不抿口脂时看起来过于素了,好像一张未着色的美人图,怀着弱柳扶风之气。

    仔细看看,其实裴雪经这张脸带着几分天生的冷意,尤其是不说话的时候,神态萧瑟,给人的距离感十分强烈。

    还好从前的裴雪经活泼爱笑,甚至话多的过了头,很快就能驱散冷淡的初印象。

    可裴雪经这位正宗尚书嫡小姐向来不苟言笑,虽说继承了原宿主在镜头前的灵动眸光,却也摒去了三分天真,再配上裴府严加教导的端庄仪态,总是端着气势,更是看着冷傲。

    糟糕了,这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雪经,是身体不舒服吗?”孟若琳在裴雪经之后第二个来到练习室,她只看裴雪经跳了一小段舞,就出声问道。

    “有一点。”裴雪经一脸平静,实际心里已经捏了一把冷汗。

    在听到音乐的时候,裴雪经就能马上回想起舞蹈动作,从肢体记忆可以看出,原宿主对这些舞蹈非常熟悉,可到了她这里,偏偏就是跳的很僵硬。

    果然和预料的一样,调动输入的记忆已经有些迟钝了,更别说是肢体的记忆。

    裴雪经跳起舞来就像是被磨掉边的木质齿轮,每个动作她都能标准的做出来,但衔接在一起就是很奇怪。

    “雪经……”孟若琳迟疑着开口,“你最近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

    裴雪经暂停音乐,转身挤出个灿烂的微笑:“没有啊,怎么了?”

    “昨晚我看你就闷闷不乐的,还以为是起床气,但看你今天跳舞也不在状态。”孟若琳好像很吃裴雪经硬挤出来的假笑,“基本上每次跳舞录视频,你都会加表情的,我还是第一次看你跳舞脸色这么差。”

    “有吗?”裴雪经回头看看镜子,只觉得自己一脸平静,哪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孟若琳好像鼓足了勇气才说道:“我知道你在公司练习的时间有点长,而且凭你的实力早该出道了,但是也别想得太多。我听说前几天就有国外的艺人得抑郁症的,你这两天的反常真的有点奇怪……”

    “别瞎想啦,我不会的。”裴雪经这回说的是真心话,“我这两天纯粹是……痛经。”

    和昨天的谜珠对话一样,裴雪经感觉自己的意识被鸠占鹊巢了。

    这个“裴雪经”到底每天都在想什么?

    “你还好吧?那待会老师来的时候你往后站站吧,别让她发现了。”

    “好。”裴雪经说,“对了,之前我们练习的视频,能不能发给我看看。”

    “群里不是都有吗?”

    “……清理了。”

    如果说原宿主的思维是裴雪经第一搞不懂的东西,那手机一定是这个世界上她第二搞不懂的东西。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手机这么复杂的东西!?

    孟若琳奇怪地看了她一眼,说:“你没有存在手机里吗?”

    “呃……内存,内存不太够了。”

    “真是的,早叫你存云盘了,总是这么丢三落四的。”好像裴雪经的回答恰巧戳中了“裴雪经”的什么初始人设,孟若琳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话题。

    “分享给你了。”孟若琳晃了晃手机。

    循着手机消息提醒,裴雪经顺利点开了视频链接。其实她也知道这种重要内容肯定是有被原宿主存好的。

    但她只是单纯地不想钻研手机这个鬼东西。

    “啪”地一声,裴雪经失手将手机摔在了地板上。

    准确来说,是她把手机甩出去的。

    虽然做好了这个奇怪的方形盒子会发出声音的心理准备,但看到“另一个自己”在屏幕里活灵活现的时候,裴雪经大小姐还是被吓了一跳。

    孟若琳哑然失笑,说:“你就不能小心点。”

    裴雪经极力克制内心的不适,开始看过去录下的舞蹈视频。原宿主果然很擅长舞蹈,几首歌都是站在中心位置,也就是谜珠提到过的C位。

    这也许与她在练习生中的资历有关,但她的舞蹈确实在练习生中是相当出众的。不单单是节拍卡点,动作简洁有力,更重要的就是她的表情管理。

    从刚开始听到孟若琳的话时,裴雪经就费力地在脑海中搜寻“表情管理”这个词的含义,这下看了视频,她才全然明白过来。

    干巴巴的表演是没有美感可言的,要带给观众情绪上的感染力,表情管理是必不可少的。不仅仅是恰到好处的微笑弧度,更要有配合舞蹈动作或节拍的神情才行。

    可现在的裴雪经,做不出来。

    裴雪经自小学习琴棋书画,舞蹈也有涉猎。但家中并没有让她入宫的打算,所以她是按自己喜好学习的剑舞和一些基础舞蹈。

    从前她以为那种表情只是舞姬表演的一部分,或是妃嫔对皇帝的献媚讨好,就对所谓表情管理不屑一顾,但现在看来并非这么简单。

    最起码从她自己的观感来看,“裴雪经”的表演足以打动她,但她现在的表演除了肢体僵硬,两眼更是空洞,就连她自己对着镜子都看不下去。

    今天是周四,下周一就是“JewelS 宝石企划”的选拔赛,她这样一定选不上。

    无力感侵袭而来。

    裴雪经讨厌这种无法掌控自我的感觉,再这样下去,能否重新书写裴家气运暂且不说,但她肯定会辜负这个女孩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努力。

    “要一起练吗?”裴雪经放下手机,对孟若琳说。

    ********

    “阿谜。”在对着镜子做表情做到僵硬的第三天,裴雪经终于忍不住了。

    “裴大小姐有何吩咐?”那颗圆滚滚的金珠子又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隔在裴雪经和镜子中间。

    “有一件事情我想问问你,”裴雪经用右手抵住太阳穴,“我最近感觉有点奇怪。”

    “大小姐是身体不适吗?”

    “不全是。我只是感觉,脑子里常常会冒出另外一个人的想法,但是又不完全是凭空出现的声音。”裴雪经说,“就好像……这是我原本的想法。不太对劲,我现在也有些说不清楚。”

    谜珠回答道:“噢,那是原宿主的部分残存意识啦。只不过并不是所有的意识都能被大小姐你感知到,只有你们灵魂产生共鸣的部分才会被读取出来。”

    “灵魂共鸣?”裴雪经本人其实并不是很想把自己和原宿主的吐槽精人设联系起来,“你是说,我的想法里有和她共通的地方?”

    “不要把嫌弃写在脸上啊你!即使是对着我也要好好管理一下表情吧大小姐!”

    “所以,后天的‘宝石计划’选拔,你有什么计划?”裴雪经冷不丁打了个直球

    “诶?”

    “诶是什么意思?”

    宝魂谜珠被裴雪经的眼神吓得瑟缩了一下,小声说道:“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我最近在网上看了一种叫‘系统文’的东西,”裴雪经一本正经地说道,“你是不是和那种东西差不多。”

    “所以上次我不是叫你少上网……”

    “回答我的问题。”

    宝魂谜珠支支吾吾:“算是吧。”

    “存档读档你会吗?”

    “我会的话星君就不用大费周章送你来现代了……”

    “兑换商店呢?”

    “神器是不能随随便便在人间变出东西来的……”

    “屏蔽痛觉懂不懂?”

    “呜呜呜……我只是个监察轮回的……”某珠子开始装委屈。

    裴雪经不禁对自己这几天上网的成果感到迷惑,皱眉问道:“那你会什么?”

    “上次不是跟你说了,我能帮你开启‘谜珠梦境’。”

    “所以你上次说的‘用谜币实现心愿’具体指什么?”

    谜珠说道:“现代娱乐圈不是有句老话叫做‘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吗?你现在的状态就是命不太好,也没人捧这样。”

    “……”

    “一句话,到底能不能帮我通过选拔。”

    “我替你算一算。”宝魂谜珠周身的金光投影出满屏的数字,在空气中飞速流转,“如果按现在的状况,要全靠运气通过的话,大概需要6874点气运值。”

    “我现在有多少气运值?”

    “负50。”

    “……”

    “裴大小姐!这已经是历代最高峰值了!上一次裴家最高气运值那也才负108呢!”

    裴雪经沉默片刻,说:“也就是说,如果我现在不想别的办法,是不可能正面突围选拔赛的?”

    “呃……倒也不能这么说。”谜珠迟疑了一些,“其实倒也是这个道理哈。”

    “送我去梦境,我要做支线任务。”裴雪经沉声说。

    “可大小姐你现在的身体状况……”

    “送我去梦境。”裴雪经一字一顿,眼神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