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穿到现代女团被迫营业{娱乐圈} > 章节目录 3.梦境:刹那芳华
    谜珠这回竟然被一个凡人震住了,也不再与裴雪经耍嘴皮子,珠体一晃变成了上次的紫色漩涡,在裴雪经面前像一扇门一样展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其实比起门扉,在裴雪经看来这更像是一口深不见底的幽暗枯井。人总是会对未知的事物产生莫名的恐惧,况且谜珠还提前告知过她潜在的危险。

    于是她赶在被恐惧缠身之前,赶紧将一只手探入旋涡之中。

    刚开始没有任何感觉,可才过去了几秒钟,一种抽离式的痛感瞬间麻痹了小臂。就像是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强迫她的灵魂离开这具躯壳,不亚于将骨肉剥离开来的痛感。

    【大小姐,你还好吧?】

    “我没事。”裴雪经强忍住把手抽回的冲动,刻意压低自己说话的音调,不让谜珠听出异样来。

    【你千万不要逞强,如果到时候身体支撑不住,一定要召唤我把你送回现代】

    “我知道了。”裴雪经深吸一口气,像潜水一样猛地钻进旋涡之中。其实整个身体进入之后,痛感反而没有那么明显了,可能是整个肉身在平摊那份痛苦,让它不那么集中。

    【裴小姐你要记住,你是实体进入梦境的,所以尽量少让人看见你的现身或消失,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躁动】

    “好。”

    【梦境的主人叫作文卿月,是前朝罪臣的孙女。她本应和族人一起被流放边疆,但他的父母亲花重金买通督办,恳求他将女儿留在都城。那时文卿月才八岁,督办念其年幼,尚不懂事,就将她留在都城的南乐馆中做侍女】

    裴雪经自嘲地笑笑,说:“自我裴家在朝廷站错队之后,又少了摄政王的扶持,也大抵与这般光景相似了。”

    【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先找到文卿月,问问她的心愿。】

    宝魂谜珠话音刚落,裴雪经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一间雅致的房间门口。这房间的主人大抵应该在南乐馆身份极高,才能居于背靠亭台水榭,碧湖清荷的绝佳位置。

    此时虽是七月盛夏,但此处通风甚佳,兼有莲香水气,也没让裴雪经这个吹了几天冷气的新兴现代人觉得有多炎热。

    紧接着裴雪经发现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在谜珠说到“实体穿越”这四个字的时候她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实体穿越是在是太实了,实到她还穿着在练习室时的宽松T恤和运动裤。

    还没等裴雪经开始苦恼,她的精神霎时间恍惚了下,眼前的景开始重影。

    刚才和谜珠对话太认真,以至于她忘了自己还身处梦境的事情,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体能和精神力的快速消耗。

    裴雪经用手背擦去额头上因为消耗过大产生的薄汗,硬着头皮叩了叩精美的雕花木门。

    无人应答。

    这时候敲门反而比较奇怪吧。

    裴雪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奇装异服,心生一计,轻手轻脚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果然和裴雪经猜测的差不多,厢房内的布置也十分别致,室内的桌椅板凳皆是上好的梨木打造,摆件用物无不讲究。单说桌上摆的那件碧玉壶就不简单,上头镶嵌的是成色漂亮圆润的上好白玉,被雕刻成花瓣与花叶的精美纹样,又用真金勾边,以红宝石为花蕊,正是文人喜欢的趣味雕饰。

    这茶壶不单单金贵在做工上,更在于玩赏者的品味非凡,不知是房间主人亲自购入还是他人赠与,总之留给裴雪经的第一印象不错。

    正厅里没人在。

    裴雪经大胆撩开内室与正厅之间的水晶帘幕,这回总算寻见了人影。

    内室靠近南乐馆中的莲花畔,此时对着莲池的窗户都被支起,习习清风穿堂而来,撩起窗下的浅色薄纱。

    原来层层纱帐下摆着一架古琴,隐约能看出有个女子正端坐在古琴前,身姿窈窕纤细。侧耳细听,裴雪经还能听见极其轻微的琴声,是弹琴者刻意把手上动作压得很轻,来压低古琴的音量,似乎是刻意不让人听见。

    裴雪经三岁开始学琴,又属天资极高之辈,十六岁时技法就已极其精妙,只差年岁积累来感悟曲谱中的情感之境。

    她一听便知那女子弹琴的指法还很稚嫩,不过已经能大体弹出完整曲谱,想来应该是刚刚入门。

    可谁曾想她一瞧见裴雪经的身影就急忙从古琴后跪爬了出来,在裴雪经跟前连磕了几个响头,带着哭腔求饶道:“奴婢该死!不该擅自动了盛姑娘的琴,还请盛姑娘恕罪,奴婢再也不敢了。”

    只见眼前的女子衣衫颜色黯淡,本该是杏黄色的衣裙已经被洗到有些发白;梳得整整齐齐的发髻上没有任何点缀,只插了一枚再质朴不过的木簪子。如此看来,她应该是这房间主人的随身侍女或者南乐府上婢子。

    “你可是文卿月文姑娘?”裴雪经双手将她扶起,道。

    此时裴雪经垂眸扫过文卿月的手指,虽说练琴之人多多少少会生些薄茧,但从她手上的痕迹来看,明显是粗使活计给累出来的,手指关节要比裴雪经的粗上许多,并且微微泛着粉红色。

    那女子泪眼朦胧地抬头看她,被裴雪经陌生的脸孔和奇异的打扮吓了一跳,瞬时间从她身边弹开,躲在一旁的花瓶后边。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擅闯南乐府,这里可是盛玉韵姑娘的闺房!”

    这时裴雪经才真正看清了这个女子的容貌,她生的清秀可人,尤其是一双圆润杏眼纯真澄澈,仿佛能一眼望到底的春日桃溪。她的眼尾稍稍下垂,与她还未干的泪痕配合在一块,更衬得她楚楚可怜。

    “我是……”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要喊人了!”女子喝止了裴雪经下意识上前的步伐,她发抖的手指狠狠扒着一旁的屏风,眼神中充满了警惕。

    那一开始为什么不喊?

    裴雪经心生疑虑,但同时也顾不上这么多了,脑海中开始飞速胡编乱造自己的身份。突然她碰到了自己口袋里的手机轮廓,心下一动。

    “我是天上的神女,近来常常听到你的祈愿,特地下凡来帮你的。”裴雪经看那女子半信半疑的模样,用自己不太熟练的手法悄悄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悄悄投在屏风至上,煞有其事地装作施法的模样,“你瞧。”

    【我没看错吧?一个古代人在对另一个古代人炫耀自己会玩手机?】

    连宝魂谜珠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吐槽。

    【大小姐,如果你以后爱豆混不下去可以考虑转型做个演员啥的。】

    【闭嘴。】

    “怪不得……你知道我的名字。”文卿月被说服的速度甚至把裴雪经吓了一跳,“文卿月……南乐府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我。”

    裴雪经这才想起来,罪臣之后是要被革去姓氏的。更别说文卿月还被留在天子脚下,都城之内,一定是被新主子赐了奴名,原本的名字早就被废除了。

    “原来天上真的有神女,”文卿月面色微绯,低声道,“神女大人真的听到我的愿望了吗?“

    “没错,我……”裴雪经正说着话,突然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准确来说,她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飘忽,无法自由操控自己的喉咙,甚至能从第三视角看到自己的躯壳立在原地。

    【大小姐!时间快到了,赶紧跟我回现代。】

    【要怎么回去?】

    【回到我把你传送来的地方!快!】

    文卿月从花瓶背后走出来,有些手足无措,道:“神女大人,出什么事了吗?”

    此时裴雪经顾不了这么多了,她利用仅存不多的意志力,拖着自己沉重的躯壳从内室冲了出去。这时候她开始庆幸自己穿的是练习时用的衣服了。

    “站住!”

    谁知刚踏出盛玉韵的房间门,裴雪经就被身侧传来的男声吓了一跳。

    这男人的声音很沉,稳而有力,疏冷中带着威严,震慑力极强。

    裴雪经下意识寻声望去,只见来人身着鳞甲战袍,约莫身长八尺,身姿挺拔端正,两肩宽厚有力。幸好他没有将长发高束,两颊垂下的乌发稍稍削弱了他迫人的武将气魄,否则裴雪经真要以为自己踏入了什么战场,即将要被擒为战俘。

    【阿谜,快送我回去!】

    【不行,你要尽量少牵扯文卿月之外的人,如果你在他眼前消失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现在裴雪经完全没心情看清这个男人长什么模样,甚至来不及把门关上,径直朝屋后狂奔而去。

    【阿谜,等我一跑到莲花畔旁边,你就赶紧送我回去。】

    【没问题!】

    那少年将军没料到裴雪经还有逃跑的胆量,随即跟了上去,但只是一个拐角的功夫,眼前奇怪的少女就已经没了人影。

    ********

    算谜珠这个家伙还有点眼力见,直接把裴雪经精准传送回到了公司宿舍里。等裴雪经躺在床上缓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完全没有动弹的力气了。

    “大小姐,你还好吧?刚刚可吓死我了。我不是跟你说感觉不对劲就要告诉我的吗?你怎么还一直死撑着。”

    “我还好。”裴雪经尝试性地勾勾手指,她的动作变得就像是磨损了的CD,播放起来一卡一卡的,好像还能听到骨骼强行运动的咔嚓声。

    “按道理来说,应该是要回到原点才能传送的。可当时的突发状况,我只能强行把大小姐你传送回来,所以会加剧体能的消耗。”

    “这未免也太死板了,”裴雪经说,“万一我下次跑到离传送点很远的地方怎么办?”

    “大小姐,你放心,我一定和星君回禀此事,他会想办法的。”

    “就这么点小事,还得和星君回禀?”裴雪经开始质疑天上神仙每天到底用的是什么垃圾法器,说实话真还不如网文系统,“梦境是你开启的,传送点应该跟着你移动才对。”

    “不要把我说的这么像GM畅游内测服务器……”

    裴雪经突然想起最后在梦境里见到的那个男人,“话说回来,那个武将打扮的男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