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在慌乱之间,裴雪经虽然没有看清楚那男人的脸,但隐约记得他硬朗的轮廓五官。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当练习生的这几天,裴雪经除了要上一些最基础的声乐课、舞蹈课和形体课之外,还有一些镜头练习和舞台表现课程。

    如果从一个爱豆的评定角度来看,那个将军倒很适合上镜头诶。仔细一想,他的脸真的很小,五官立体,骨相很是出彩,只是和当下主流的美型男爱豆风不太符合。

    因为他的个人风格实在是过于强烈,整体的脸部线条都是比较硬的,就算不仔细鉴赏五官,也能感受到他野性不羁的气场。

    “梦境里的人,阿谜也认不全噢,可能只是偶然碰上的人而已。怎么了吗?”

    “没有,我只是在想他如果当爱豆话会怎么样。”裴雪经认真地说,“好像还挺适合的?”

    “如果不是我亲手把你从古代送来的,我还真以为你是什么现代追星女孩……”

    “不,我真觉得他——”裴雪经顿了顿,感觉自己眼皮有些沉重,“我也说不上来,只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哪里见过。”

    “大小姐,先别想这个了,你快好好休息吧,这次传送消耗量实在太大,我怕你选拔赛的时候会撑不住。”

    “嗯。”裴雪经任由睡意翻涌而上,一下就把那个年轻将军的事情抛在脑后,沉沉睡去。

    这一觉,裴雪经一直从周六下午睡到了周日中午。中间孟若琳有叫她起床吃过一次东西,还替她向练习室的老师请了病假,可算帮了裴雪经大忙。

    裴雪经周日从床上醒来时,这才感觉精神了许多。她用左手扶上右肩,转动脖子活动颈部,一整套拉伸下来整个人轻快了许多。

    简单洗漱过后,裴雪经一边咬着全麦吐司,一边死盯着手机里“JewelS 宝石计划”的招募说明发愣。

    这次宝石企划的发起人是国内目前规模最大的Epoch娱乐公司,听说这次他们购入的是海外的新型偶像孵化计划ip,在公司内外公开招募最有潜力的女训练生。

    裴雪经现在隶属于Epoch旗下的小型工作室,也算是Epoch娱乐公司的人才储备之一,这次总公司开启这么大规模的选拔赛,各个小工作室是铆足了劲想把自己的艺人往上输送,更别说还有公司外想出道的素人了。

    裴雪经好不容易才过了初选,下周一就是和Epoch娱乐总公司的评委面对面的日子,竞争压力肯定非比寻常。就连原来的裴雪经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通过选拔,更别说是现在半吊子的她了。

    “阿谜,上次的梦境,我是不是没有完成任务?”

    谜珠出现在她的手机屏幕旁,说:“虽然我很不想这样说,但……是的。”

    “你上次说的,消耗谜币越多,你能发挥的作用越大。那完成心愿需要消耗的谜币数值,是怎么计算的?”裴雪经撕下一小块吐司,说话的气势有几分当年协佐裴老夫人打理账本的影子。

    “这是由你现代的气运值和事件通过难度决定的。举个例子,直接通过选拔赛需要的气运值是6874点,而大小姐你的气运值……这中间的差距太大,消耗的谜币数量也就越多。”

    “但如果你只是让我帮你改善一下某一位评委对你的初印象,这个难度远远没有让你通过比赛大,所以消耗的谜币也不会有那个少很多。”

    裴雪经垂眸,说:“你让我再想想。”

    这次“宝石计划”的招募对象竟然还包括没接受过训练的素人,难道让他们训练一个月就出道?那说明业务能力并不是评判的唯一标准。

    那评判标准究竟是什么呢?

    “最有潜力的女爱豆”,这句话感觉意味深长的样子。

    对噢,善用搜索。

    自从裴大小姐学会用手机上网搜打歌视频时候,她瞬间发现了互联网的好处。搜索引擎真是个好东西,好像只要在里面输入自己的问题,就会得到很多回答。

    这可比去庙里烧香拜佛管用多了。

    既然是购入日本的著名偶像ip,那肯定能找到相关的设定概念才对。

    果然,裴雪经这个正经古代人才花了半小时不到的时间,就差不多get到了所谓的新型偶像孵化计划的概念。

    这个概念主推的是“养成系偶像”概念,不像寻常一味强调爱豆的唱跳实力那么简单,更多的是注重偶像的可塑性和独特性。

    尤其Epoch娱乐向来是国内造星的领头羊,这次引入的概念不出意外的话也会是国内首例,他们在人员配置挑选上花费的心思肯定不少。

    听孟若琳说这次“宝石计划”团体配置才四个人,依裴雪经的推测,加上Epoch娱乐以往的艺人特色,他们要找的一定是独具个人特色的艺人才对。

    既然谜珠这边行不通,那她就只能自己另辟蹊径了。

    “走了。”裴雪经都不知道原宿主到底多久没有出过练习室了,衣柜里尽是些黑白灰的练习室服装,她在衣柜里翻了好久才找出一条像样的衬衫长裙,把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粒,把自己捂了个严实。

    结果她在全身镜面前站了半天,还是又摸出一条牛仔长裤穿在衬衫裙里面。

    “大小姐……”宝魂谜珠看完裴雪经惊为天人的出门look之后,半天说不出一句整话,“……不热吗?”

    “还好。”裴雪经不知是真没听懂,还是假装没听懂谜珠话语中诡异停顿的含义,换好鞋子推门走了出去。

    可你平时看打歌舞台不是挺开心的?

    打歌服不露吗?

    你以后上舞台怎么办?

    谜珠本人缓缓打出三个问号。

    ********

    裴雪经这次出门不为别的,她想找一张琴。

    关于个人特色才艺展示这件事,裴雪经这两天不是没有想过。她自小精通琴棋书画,但总觉得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可最近在现代观察下来,虽然通晓乐器的练习生并不少,但弹琴的好像不多。

    裴雪经弹的琴习惯性地被现代人称为“古琴”,流行程度远远要低于筝,在网上能查到的信息也不多,所以她想从这方面下手试试。

    宝魂谜珠作为一颗常常穿梭在古今之间的见多识广的珠子,这时又有话要说了:“大小姐,其实您可以上网买一张琴试试。”

    “我看过了,”裴雪经每天都在努力扮演一个成功融入现代生活的古代人,“选琴讲究契合二字,更有四善九德之评价,要与心悦之琴结缘,哪有那么简单。我一没有上手试过音色,二也看不清琴的成色,还是去当面试过比较好。”

    “原来有那么多讲究。”宝魂谜珠其实根本没有在听裴雪经说教,“那咱们就去附近的乐器城看看。”

    裴雪经在两大乐器城逛了个遍,不仅去过了专门的琴馆,就连综合性质的乐器店也没放过。可每次裴雪经都是只看一眼,或者轻拨琴弦,就皱皱眉转身离开了。

    “大小姐不如去故宫瞧瞧呢,说不定有您想要的东西哈。”珠子明明只是在空中悬浮地跟着她逛街,这时都觉得很累了。

    “故宫不是在北京么?一来一回的,怎么赶得上明天的选拔赛。”

    “……”

    裴雪经不死心地翻看着手机导航,在城内某个不是乐器店聚集区的地方找到一家乐器收藏店,里头包含的乐器tag赫赫写着“古琴”两个字。

    “好像这还有一家。”裴雪经循着导航轨迹看去,这家店离练习室也不算远,“咱们现在过去,待会还赶得及回练习室。”

    ********

    怪不得这家店不在乐器城里,因为这整个店的装潢都不像是一个对外售卖的商店,更像是某个收藏家的私人乐器藏馆。

    这个乐器藏馆地理位置在城区内算不上偏僻,坐落在市中心某处角落,整体的装修风格偏向复古欧式,裴雪经还未走近就能透过乐器店的落地橱窗看到里头陈列的乐器。

    不仅仅是古琴,应该说不仅仅是东方乐器,里头还有小提琴、手风琴等西洋乐器,每种乐器的数量并不多,但即使是外行也能透过外观猜测这些乐器的价值不菲。

    走到店门口,裴雪经才发现这家店没有名字,也没有接待的店员。她推开门,刚踏上柔软的德黑兰地毯,就被大厅中央的雕花古钢琴吸引了过去

    虽然继承了原宿主的记忆,但裴雪经对于“钢琴”的认知还仅仅停留在字面意义上,没有亲手触碰过。所以当她第一次按下钢琴琴键时,她被流淌出来的独特音色所震撼。

    这种击弦乐器的音色远比古琴华丽清脆,别有美妙之处。虽说裴雪经是第一次接触,但已经对它产生了兴趣。

    “咳咳,大小姐。”谜珠看裴雪经好像打量钢琴入了迷,赶紧出声提醒。

    裴雪经收回琴键上的手指,将目光投向店内的其他地方,总算在这一众外表华美的西洋乐器之中发现了相对古朴的古琴。

    店内的古琴也不多,只有两架,但裴雪经还没有细看就知晓,这里的古琴和之前店内看过的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虽说选材和斫琴工艺上还是与她在裴府时的那几张琴有所区别,但已经算是上佳之品。

    裴雪经轻轻拨动了两下琴弦,倾听音色,很快就选定了其中一张琴。

    她个人更加喜好南琴一些,音色相比北琴更加温婉清雅,手感也更细腻,是她善用的琴。

    “你好,女士。”

    突然背后有人说话,裴雪经转过身去,只见一位金发蓝眼的外国男人微笑地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