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

    裴雪经整个人僵直住了,如果有漫画效果的话甚至能看到她身上留白的线条。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她!裴雪经!就算不敢自夸是蔺国七弦琴国手,裴府大小姐的琴法技艺也是闻名天下的!

    还有舞剑!这可是摄政王不外传的!大将军的家中藏剑她都摸过!

    冷静沉着如裴雪经,表情管理如女偶像,她还是绷住了脑子里最后一根线,但是心里的OS已经在狂轰乱炸了。

    谁知道那rap导师的一句话,好像让笑点蔓延了似的,坐在他身边的舞台指导也笑了起来。

    可秦芷曼没有笑,她单手手背撑着太阳穴,食指指尖在桌面上轻轻敲了几下。

    这几下细微的响声好像是什么大作的警钟,突然笑声就都止住了。

    秦芷曼面无表情地扫了那两人一眼,紧接着看回裴雪经。

    “很好。”秦芷曼说,“你知道我想看到什么。”

    裴雪经这幅身体从来没有接触过古琴,少女的指尖是柔软细腻的,由于刚才的触弦太过于猛烈,导致她的指尖泛起丝丝疼痛。

    都说十指连心,裴雪经感觉到自己的半个手掌已经麻了,而那个手臂也不怎么好使,勉勉强强听着秦芷曼的话。

    “我很喜欢聪明人,尤其是聪明的艺人。”秦芷曼低下头,又继续在笔记本上写什么,好像从刚才裴雪经弹琴开始她就在陆陆续续地做着笔记,“回去等消息吧。”

    “谢谢老师。”裴雪经又鞠了一躬,这次着重把眼神投在刚才传来笑声的一侧。说实在的,她很少动怒,而且很会遏制怒气,这也是她第一次在现代社会感受到不尊重。

    原来失去了身份地位光环的加冕,人可以被看得这么轻。

    那没落的裴家,这一代代下来是怎么过的?

    裴雪经不知道,也不敢再去想了。

    ********

    自Epoch试镜后过了一个星期,裴雪经都没有收到总公司的任何信息,她就和从前一样,每天都是吃饭睡觉练习。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环,对着镜子做表情管理。

    这天,裴雪经正对着落地镜练习新舞,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她的私人手机很少有人联系,因为17岁就开始练习的缘故,她不像同龄女生那样热于社交,除了母亲偶尔在忙碌的工作之余会对她嘘寒问暖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来自外界的关切。

    在曝光度几乎为0的情况下,说她自己糊都是抬举了她现在的处境。之前还听孟若琳她们开玩笑说世界上最悲惨的职业是什么,是不红的偶像。

    “您好,请问是裴雪经小姐吗?”

    陌生号码,陌生的女声。

    “我是,请问你是哪位?”裴雪经心里萌生了某种预感,她紧紧握住练舞室的把杆,手心沁出薄汗。

    “裴小姐您好,我是Epoch娱乐秦芷曼总监的秘书。秦总监今天想约您来总公司一趟,不知道您今天下午有时间吗?”

    “当然有。”糊逼一天25小时都是有空的,难不成还有通告给她上么?

    “那么我们就约下午三点。”

    “请问一下,秦总监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裴雪经觉得奇怪,如果是谈合约的事,秘书应该在电话里直接告诉她喜讯,为什么说的这么含糊。

    “具体的秦总监没有交代我,您可以亲自问她。”

    “谢谢。”

    下午,Epoch娱乐总公司。

    当裴雪经走进艺人总监办公室时,秦芷曼正坐在办公桌前,单手捧着文件夹翻看些什么。

    “来了。”秦芷曼合上文件夹,“坐。”

    秦芷曼的办公室很宽敞,内装修是极简风格的北欧式,整体色调偏向蓝色和白色,与外头Epoch娱乐极其现代化的气派大楼相比,这里像是一方净土,却又能完美融入。

    裴雪经在真皮沙发上坐下,秘书给她沏了杯美式。

    “一星期过去了,感觉怎么样?”秦芷曼在裴雪经对面的沙发坐下,将手里的四份文件放在茶几上。

    “和平常一样,练习。”

    秦芷曼单刀直入:“感觉自己通过了吗?”

    “我不知道。”

    这是裴雪经的实话。

    “Jeethyst紫水晶,出身于英国皇家舞蹈学院,专攻古典芭蕾。清纯风在女团市场是永远不会过时的,尤其是思溪的气质非常好,我相信她能抬高JewelS的整体形象。”

    没有了?

    其实裴雪经在听到沈思溪的名字时,脑子里就嗡的一下只剩空白,秦芷曼的声音在她耳边越飘越远,她只能听见自己类似耳鸣的声音。

    但她看着秦芷曼欲言又止的模样,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秦芷曼很闲吗?专门把她叫到总公司来奚落她一番?绝对不可能。可是成员都介绍完了,还留她在这里干什么。

    “第五个人的简历不在我这,”秦芷曼轻轻合上文件夹,“所以我叫你过来,把档案再重写一遍,交给我。”

    “什么?”

    “你的简历,和你本人的实际情况差的太远,就算我留在手里也没有任何参考价值,所以我特地叫你过来重填一遍。”秦芷曼的笑竟然看起来有几分温柔,“怎么,不开心吗?”

    “可是,组合不是只有四个人吗?”

    “初始企划里的确只有五个人,而且你和沈思溪的人设很接近,我们在权衡之下还是选择了沈思溪。”秦芷曼毫不避讳,“不过,那天我看了你的表演,觉得你很特别。虽然你和沈思溪都是走清纯路线,但你的中国风特色却是当前市场上没有的,所以我想让你试一试。”

    “还有就是,你的眼神。”秦芷曼说,“我很喜欢聪明的艺人,尤其是女艺人。”

    她将一张空白的简历表沿着茶几表面,推到裴雪经面前。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裴雪经从听到秦芷曼开始介绍计划开始,就感觉这次的选拔结果八九不离十了,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秦芷曼会特意为了她增开新的女团名额。

    “谢谢您,秦总监。”裴雪经接过简历,不过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原来那张简历上到底写了什么,她的记忆点有些模糊,到底和她本人是有不像。

    “别这么见外,以后叫我秦姐就可以了。如果你真的感谢我,就好好努力,千万别让我失望。”

    “秦姐。”裴雪经问,“听说你也兼任经纪人?”

    秦芷曼明白了她的意思,回答道:“现在不了。最近穆悬那边的事情太多,我得亲自盯着。”

    “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当初我发掘了穆悬,公司也不会这么相信我看艺人的眼光。”秦芷曼说,“不过,你们这些小姑娘可能比我还了解他,他的确是天生属于舞台,我不过是推他一把。”

    “我不太知道他。”裴雪经低头写着字,身形没有半点晃动。

    听了这话,秦芷曼反倒对裴雪经另眼相看:“这很好,我很反感手下的艺人去追星。别家缠着穆悬炒绯闻的已经够烦了,没想到自家女艺人也有贴上去的,真让我头疼。”

    “填好了。”裴雪经盖上笔帽,战略性地喝了口咖啡,难喝得她又不动声色地将其放下。

    “你的代表宝石,想好了吗?”

    “想好了。”裴雪经从一开始就有了主意,“珍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