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琳,你知道穆悬吗?”

    走出秦芷曼办公室,裴雪经问孟若琳道。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穆悬?当然知道啦!”孟若琳仿佛被按下了什么开关,“我们练习室几个妹子都是冲着穆悬进公司的,说白了就是玩票,家里条件好进来职业追星的。”

    “他很红吗?”裴雪经问。

    “超级红啊!!!穆悬现在可是Epoch娱乐的王牌艺人。从前他还在男团时候就人气一骑绝尘,公司一个劲防爆,想平衡队内人气,可还是防不住,不到两年就放他出来SOLO了。”

    孟若琳整个星星眼:“其实我不是他的粉,可是穆悬真的长得好帅啊,真的真的,你难道不觉得吗!?”

    “我没见过他,不了解。”

    “你真不知道穆悬?不行,我不允许!”孟若琳说着就开始掏手机搜图,“你没懂我意思!穆悬超特别的!你等等我给你找图。”

    夸张。这也太夸张了。

    裴家大小姐又开始回忆起当年在白朝,多少青年才俊踏破裴家门槛想与她说上一句话,其中根本不乏貌若潘安,才比文若者。

    就在裴雪经疯狂腹诽吐槽之时,孟若琳突然大力摇晃她的左手,压低声音惊叫道:“穆悬!真人诶!快看快看快看!”

    裴雪经抬眼望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全身黑的少年被人群簇拥着朝这边走来,他的个子很高,身形英挺颀长,在人群中很是惹眼。

    穆悬身穿一袭长款鸦色军装,腰间皮带上印着银鹰的标志,斜跨搭着铁扣,一直延展到右肩的流苏肩章下。暗金刺绣镶边,与鹰纹袖扣碰撞,增强了少年身上的霸道侵略气场,仅靠襟前的丝绸绶带淡化周身的金属质感。

    现在是七月盛夏,虽然Epoch的空调开得很旺,可穆悬外头还罩着一件鸦色大衣,头戴银穗军帽,脚踏长筒马丁靴,看得裴雪经都如置火烤。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穆悬边走边解开白衬衫的两颗纽扣,扯松领带,拨弄开额前的碎发。一粒逆光的汗珠从他的鬓角流下,途经穆悬左耳上的银边十字架耳环,沿着完美的下颌线弧度滑动,跟随着喉结处的律动轻轻起伏。最后,被穆悬戴着皮手套的手轻轻拭去。

    冷峻如锋的眉,破开藏于雷霆最深处的霞光,投入穆悬微敛的桃花眼瞳中,造就出不可思议的危险之美;高挺的鼻梁为这绝处景色营造疏离感,和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一起,衬出他独有的桀骜少年感。

    穆悬走来时,身后的所有的日光好像成为了他的舞台背景板,所有人的瞳孔都是他自由掌控的机位镜头。此时如果有星星的话,它们也会甘愿为这个上帝的宠儿献出自己的微光,明明是天边之物,在穆悬面前却仿佛生来为了臣服于他。

    区别于传统偶像,穆悬是叛逆、自由和少女幻剂的代名词。他的引力仿佛燃烧的万花筒,灼人眼眶,仍然想一窥玄妙。

    孟若琳好像先她一步回过神来,赶紧用手机拍照,说:“我要晕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穆悬的真人诶!他本人也太好看了吧!”

    不知是天生的镜头吸引力作祟,还是穆悬察觉了这边的动静,他侧过头来,看向裴雪经和孟若琳这边。

    一瞬,穆悬左边的耳环随着动作,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好像叛逆的芒星将沉睡天使惊醒。可当裴雪经真正与穆悬目光交汇的那一刻,纯白的羽翼瞬间凋落,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漆黑,融入他如同无尽之夜的军服之中。

    原来是堕天使?还是根本就是恶魔?

    “穆悬这军装也太绝了吧。”孟若琳不禁咋舌,“听说他最近在筹备solo专辑,那我岂不是抢先看到路透!今天还好陪你来公司,真是赚翻!”

    穆悬步伐很快,经过裴雪经身侧时掠起清风,混杂着不加遮掩的香水气息,如同蝶群纷飞,落在裴雪经的肩头、发间甚至耳梢。

    裴雪经不懂现代的香水,只觉得这种味道很奇特,馥奇甜香被压抑在焚香和生姜的辛辣刺-激之下,宛如盛放在荆棘丛中艳丽的蓝妖姬,初始的刺痛感只是盛宴的开端。

    没来由地,裴雪经太喜欢这种味道,好像暗示了这人轻佻的本性,让她联想到璞烟楼的花魁。达官贵人掷千金只为博美人一笑,倒像是穆悬的处境。

    “发什么呆呢?”孟若琳见裴雪经不回答,会心一笑。

    “想一件事。”裴雪经收回目光。

    “什么事?”

    “什么时候我的通告才能有穆悬这么多。”

    “就不能专心看帅哥吗?”

    ********

    今天是JewelS成员初次见面的日子,需要裴雪经到总公司一趟。

    还没走到Epoch娱乐的大门,裴雪经就远远看见公司门口乌泱泱地围了一大群人,以年轻的小姑娘为主。走近后看到她们的手幅,才知道都是在等穆悬的粉丝。

    虽然裴雪经上次已经见识过穆悬的惊世美貌,确实和微博上那些快要把他吹上天的彩虹屁有点相符,但作为一个正正经经的古代人,裴大小姐还是不能理解这种等上几个小时就为看一个人一眼的心情。

    总算被正式纳入艺人档案的裴雪经,现在可以乘坐艺人专属VIP电梯。她在电梯前刷了自己的员工卡,走了进去。

    “诶诶诶,等一下等一下!”

    就在电梯快要合上的那一瞬间,有人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半只手生生卡在电梯门中间,电梯门只好重新打开。

    “你这人怎么回事,听到有人来还不给按开门的吗?”走进来的是个助理打扮的男人,看裴雪经是个新面孔,就毫无忌惮地开始数落她。

    “抱歉。”裴雪经并不想在报道第一天就和人起争执,而且总不能让别人知道她不是很会按电梯这件事吧。

    看裴雪经冷着一张脸,男助理又说:“新来的咖位不大,脾气倒不小。”

    男助理一直按着开门键不放,似乎在等什么人过来。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出去换乘员工电梯的时候,穆悬走了进来。

    今天的穆悬是常服look,白T配黑色休闲裤,不对称的铂金圆环耳扣为他增添了吸睛点,即使墨镜遮住了他那双如落繁星的眼睛,也没有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平易近人一点。

    穆悬身上有种天生的巨星感,他无论穿什么衣服,摆出什么样的表情,都会有种疏离感横亘在穆悬与其他人中间。

    “穆哥。”男助理一见穆悬就迅速换了副乖巧顺从的面孔。

    然而他自己打了招呼还不够,还要拼命对裴雪经使眼色,让她和前辈打招呼。

    怎么?她见了穆悬还得请个安呗?

    裴雪经故意别开脸,和右上角监控的红点面面相觑。

    薄荷的清冷从鼻尖掠过,带着压抑的木质沉香,好像一条无形的薄纱环绕住她的双眼,轻轻摩挲着她的睫毛,勾着她的眼神向上方看去。

    裴雪经向左看去,正巧对上穆悬离了墨镜遮掩的桃花眼瞳,像是嵌了春枝的黑曜石标本,表面毫无波澜,深沉如海,却更让人生出向里探寻的欲望。

    显然,手持薄纱的人就是穆悬,他总是有办法任意操控他人的目光,即使不动用他那张脸。

    就像现在,穆悬只不过越过她的左肩按下了电梯键,却像完成了什么,所有人必须盯着舞台。

    和那天张扬的蔚蓝甜香不同,今天的香水气息让他显得更加沉稳了些。不过在裴雪经看来,却还是带着轻佻的态度。

    “去哪?”穆悬挑眉问道。

    他这个时期新染了蓝灰发色,整个人看起来更加不真实,好像是误入凡间的暗夜精灵。

    这个人说话没头没尾,再说她为什么要事事向他禀报?

    “见面会。”出于礼貌,裴雪经毫无感情地回答。

    穆悬轻笑了一声,问:“去我的休息室开见面会?”

    ???

    这个人还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

    裴大小姐正准备开一堂思想道德小讲堂,却发现楼层按键上只有穆悬按的地方是亮的——原来她一开始就没有按楼层。

    躲开穆悬的视线,裴雪经微偏过头,假装无事发生过。

    穆悬低低的笑音从上方传来,裴雪经只恨这电梯走得太慢,仿佛在恶意拖延她和穆悬相处的时间。

    “走了。”电梯总算慢慢挪到了目标楼层,穆悬戴上墨镜,背对着裴雪经挥挥手,“真想来的话,记得找我经纪人预约。”

    奇奇怪怪。不可理喻。孔雀开屏。

    这是裴雪经脑子里最先弹出的三个词。

    在电梯门重新合上的那一刻,裴雪经周身的警备终于放松下来。身为嫡室,她须得时刻谨慎言行,但在遇到穆悬时,她好像找回了那种感觉,周身的警戒线直接拉到最高。

    “叮”地一声,电梯到了指定楼层,打断了裴雪经的思绪。

    走到成员初回见面会的房间门口,裴雪经将手放在门把手上,从推开这扇门的下一刻起,她就要开启演艺生涯新的篇章

    “打扰了。”裴雪经叩了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