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扰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裴雪经推开门,房间的小厅里只有一个女生背对着她坐在沙发上,淡金色的长卷发遮住了脖颈,依稀可以看到穿着黑裙的直角肩。

    “你好?”见房间里的女孩没有反应,裴雪经又重复了一遍,语调微微拔高。

    女生好像被吓了一跳,纤细好看的肩膀抖了一下,侧过脸来看她。

    好漂亮。

    虽然才只看见侧脸,裴雪经就已经大概猜到这个女孩的身份。

    和裴雪经的古典婉约美不同,眼前的女孩是第一眼就能艳惊四座的大美人,从她异域立体的五官能轻易看出西方混血的影子。

    但她的脸又与一般的混血儿不同,比起西方人,反而更加贴近当下国内流行的精致洋娃娃审美,没有半点难以接受的地方。

    这个女孩应该就是秦芷曼说的门面担当,冷娅。

    “抱歉抱歉!”冷娅放下手中的镜子,用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站起身来。

    裴雪经本来以为她的眼睛是海水之蓝的颜色,可是当冷娅正对着她时,她才发现冷娅的另一只瞳孔却是棕色。

    “我的眼睫毛好像掉在眼睛里了,还卡在了隐形眼镜里面。”冷娅原本的瞳色虽然是棕色,但也和普通人的棕色不一样,是很清浅的森林棕,好像阳光下的琥珀。

    “不好意思啊,我得先处理一下。”配上她漂染的金色卷发,冷娅看起来更像个天使玩偶了。

    “没关系。”裴雪经还没有自己戴过美瞳,她真的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现代人可以面不改色地望自己眼镜里塞东西。

    看着冷娅熟练地将蓝色的美瞳摘下来,对着镜子补了补眼妆,裴雪经手心沁出了一层薄汗。

    传说的画皮故事好像在千百年后真的实现了。

    “我叫冷娅,刚刚真的不好意思,其实我也觉得很丢脸。”冷娅的声音软软的,带着些许鼻音。

    她不过穿着简单的露肩小黑裙,玲珑有致的身材却让这条裙子出彩许多。

    刚刚站起身来的时候,裴雪经就发现她的个子很高挑,其实裴雪经的个子已经不低了,但冷娅至少得有168左右,裙摆下的腿笔直纤细,腰处也是盈盈一握,可偏偏该有料的地方一分都不少,这也是她能在当下纸片人女偶像当道中出众的原因之一。

    “我叫裴雪经。”裴雪经颔首致意。

    “啊,我有听说过你,跳舞很好呢。”冷娅和她艳丽性感的外表不同,她惯常的神态看上去有些孩子气,说话的腔调也有点奶音,“我不太擅长跳舞,希望今后多多指教啦。”

    “好,别见外。”

    就裴雪经来看,冷娅像是涉世未深的样子,说起话来也恳切,让她很有好感。

    不知道队里的其他人怎么样。

    “久等啦。”

    就在裴雪经思考的时候,有人轻轻敲了敲门。从刚刚的脚步声判断,应该是两三个人结伴来的。

    冷娅和裴雪经同时从沙发上起身,看向房间门的方向。

    没想到剩下的三个队友是一同结伴来的。

    站在最中间的女孩是队里唯一的短发,穿着油画印花衬衫,半边扎在浅色牛仔热裤里,看起来有几分英气,容貌在女团界只能算是中流,属于清秀耐看那一挂。

    值得注意的是她的神色,好像是刻意为了抬高周身气场,下颌微微上扬,看起来颇有几分古代掉书袋的清高文人姿态。

    和短发女孩挽着手的,是个身姿格外窈窕纤细的女生。和冷娅的凹凸有致不同,她的体态更偏向身段上的柔美,尤其是傲人的天鹅颈曲线,一看就是常年练舞的结果。

    她乌黑的长发全数盘起,只留些许微卷的碎发修饰脸型,身上也只穿着简单的无袖白裙,只有领口处有些花边点缀,无处不体现出她对自己容貌和身材的自信。

    另一边则是队内个子最小的女生,裴雪经一眼就看出这是秦芷曼说的叶梓涵,因为五个人中只有她是走可爱路线。

    她虽然身姿不够其他四人出挑,但胜在辨识度高,非常有个人风格,令人过目难忘。

    比如她今天穿的淡蓝色洋装,配上白底蓝条纹的贝雷帽,碎花边的白袜子和小白鞋更衬得她格外娇小灵动。

    “我是陆北音,英文名叫lumi。”短发女生先声夺人,目光从裴雪经身上掠过,随后停留在冷娅身上。

    “前辈好,我叫冷娅。”冷娅规规矩矩地打了声招呼。

    “你好,我是裴雪经。”

    陆北音似乎对裴雪经的问候方式不是很满意,这时裴雪经想起来她的身份,两年前歌唱比赛出道的冠军,小有名气的创作型才女?

    那为什么还要重新再出道,就是为了兜住自己的前辈身份?

    “你们好,我叫沈思溪,希望今后能好好相处,互相照顾。”沈思溪没有短发女孩那种盛气凌人的架势,周身有种温柔的气场,但同时也是裴雪经盯得最久的一位。

    陆北音的态度虽然倨傲,但好在她做事过于显山露水,有什么小动作裴雪经看脸就能看得出来。

    但是沈思溪……裴雪经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的确如秦芷曼所说,裴雪经和沈思溪身上有种相近的气质。

    沈思溪号称古典芭蕾公主,而裴雪经打小出身朝廷权贵,不过裴雪经看起来要更冷一些,反倒是沈思溪让人心生亲近之感,像是温柔大姐姐。

    “姐姐们好,我叫叶梓涵,今后还请多多关照呀~”叶梓涵笑起来露出了两颗标志性的虎牙,像是室内的小太阳,试图照清室内女孩们之间的暗潮涌动,只可惜徒劳无功。

    裴雪经和冷娅,陆北音带着沈思溪与叶梓涵,两人与三人面对面站着,中间隔了一张茶几的距离,却好像是楚河汉界。

    有的时候女生之间的分帮别派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所谓的联盟就已经形成了。

    而且……看沈思溪和陆北音的样子,好像是早就熟识,而叶梓涵则是树大好乘凉罢了。

    “大家都坐吧。”陆北音说着,领着两人走到沙发旁,自己在大沙发的正中心坐下,沈思溪和叶梓涵分别坐在她两侧。

    而裴雪经和冷娅则恰好肩并肩坐在里测的小沙发上,这里也恰巧只能坐下两人。

    “秦姐应该也和大家说了吧,由我担任队长,以及,”陆北音好像是故意停了一下,提醒其他人把注意力放到她接下来要说的话上,“初次C位。”

    按照企划中写的运营模式,Jei姐和思溪前两天已经搬好东西住进大房间了,所以我想问问你要不要一起住两人间。”

    裴雪经皱了皱眉头,公司发的通知明明是从今天开始搬家。

    “好啊,那就一起住。”裴雪经点点头,她回想起陆北音看冷娅的眼神,怎么看都不像是善意的样子,看来冷娅也不是完全没眼力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