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长姐难当
    扶云路没走几步就被人叫住,扶云路认命的回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来人身着鹅黄对襟襦裙,绣五翟纹饰。头配白金流苏步摇,流光溢彩,熠熠生辉。女子生着一张鹅蛋脸,杏眼,一双秋瞳减水,鼻子小巧翘挺,樱桃嘴不点自红。

    此时她杏眼微瞪,樱桃嘴正嘟着,纤巧俏皮。

    扶云路在心里赞叹了一句,好一个可爱的小娃娃!

    “看什么看?连本小姐都不会认了吗?”那小娃娃见她看着她,没好气的说。

    她收回刚才那句话,这一看就是个被惯坏的女娃娃,一点都不可爱。

    扶云路懒得搭理她。

    她估摸着这个女娃娃就是花月夕同父异母的妹妹,花月白了。

    说起来花家跟扶家还有点渊源,她嫂子花雨竹就是出自花家的。

    她嫂子花雨竹跟花月白的爷爷花自宽是亲姐弟。

    虽然扶云路跟花月白并没有血缘关系,但依着辈分,扶云路都可以当她奶奶了。

    “你跑哪去疯了?爹都找了你一天了,等下可有你好受的!”花月白见傻子不理人,准备吓一吓她。

    可惜扶云路不是傻子花月夕,自然不会真的害怕。

    花月白见她无视她,气愤的对着花月夕吼道,“喂!听不懂人话了吗?我说你等下要!挨!打!了!”

    扶云路被她吵得头疼,翻了个白眼,堵住耳朵,”行了!我知道了。聒噪的很。“

    花月白一愣,这傻子怎么不傻了?惊得她一时都忘了生气。

    扶云路向前厅走去,留下还在愣神的花月白。

    ......

    此时前厅正乱作一团。

    扶云路躲在窗户外面,准备先观望观望再进去。

    最上位坐了一个中年男子,国字脸,阔嘴唇,额角宽大,面若红铜。

    此刻他正横眉怒眼,额头青筋抽动,明显憋着气。

    看样子这位是她名义上的爹——花复问没错了。只是她真的很好奇,花复问这幅尊容,是怎么生出花月夕跟花月白这两个明眸皓齿的女娃娃的?

    “混账,叫你看着她的呢?人呢?还没找到?我花家怎么尽养了些个吃白饭的废物?!”花复问把气一股脑都撒在跪着的那个老妈子身上。

    那老妈子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求饶。

    天知道她怎么就这么倒霉,轮到她看着那傻子就出事了。

    “爹喝茶,消消火。”一个青衣罗裙,云髻雾鬟的姑娘给花自宽端了杯茶。

    花复问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扶云路摸了摸下巴,从衣着上看倒是看不出点什么,但是她刚才对花自宽的称呼,也还是让扶云路猜出来了女子身份。

    这个举止有名门之风,长相清秀的女子就是’她‘的庶妹,花芷蓉了。

    ”爹爹勿气,其实这事也并不完全是许嬷嬷的错。毕竟姐姐那么大个人,虽然姐姐现在’生病‘了,到底也还是要讲究个尊卑有序。姐姐要是硬要跑出去,嬷嬷也拦不住。“

    花芷蓉嘴角晕开浅笑,替许婆婆求情。

    “花家还是你最可心,不像其他孩子,只知道闯祸!”

    花复问觉得花芷蓉行动间自带一股清风,总能抚平他心中的怒火。看自家这个小女儿是越看越满意。

    “算了,此事也不全怪你。下去吧!”

    那许嬷嬷一听,连忙爬起来,“谢老爷不责之恩,谢三小姐。”

    这三小姐真是清秀优雅又心善啊!体恤下人,又待所有人都极好。

    许嬷嬷在心中感慨了一下,又向花芷蓉投来感激的眼神,花芷蓉微微颔首。

    老妈子退下了。

    花芷蓉这番话说得很是圆融,谁都不得罪,还卖了老妈子一个人情。不得不说,她这位三妹真会做人。

    ”是花辰姐姐还没回来吗?“花芷蓉小心翼翼的问到。

    辰是花月夕的字,花芷蓉称她的字,从表面上看花芷蓉应该对花月夕还是不错的。

    ”天知道她又到哪里野去了,天都快黑了连个人影都找不到!真是把花家的脸都丢尽了!“花复问想到这事就来气。

    ”都这么晚了,若是姐姐彻夜未归,传出去姐姐的名声可怎么办?“花芷蓉满脸担忧。

    扶云路直觉花芷蓉这个人不简单。

    ”你怎么知道那傻子会回不来?你这话说的可真有意思!“

    这个声音她听一次就记住了,正是她刁蛮任性的妹妹——花月白。有些意外这个刁蛮的女娃娃会为她说话。

    ”二姐误会了,妹妹这不是担心大姐,这才口不择言说错话了吗?“花芷蓉有些委屈。

    ”是不是口不择言,你自己不清楚吗?“

    花芷蓉眸中含泪,咬唇不语。

    “切,别在本小姐面前装可怜,本小姐不吃你这套。”花月白轻蔑的瞥了她一眼,扭头傲娇到。

    扶云路险些笑出声来。这个傻娃娃唉,也太缺心眼了些。人家根本就不是演给你看的好吗?

    “行了,还嫌家里不够乱吗?姐姐没个姐姐样,总是让妹妹让着你!”花复问厉声训斥花月白。

    “她明明......”

    “妹妹给姐姐赔个不是,姐姐莫要再生我的气了。”花月白还欲辩解,却被花芷蓉打断。

    “你!!!”花月白气结,”算了!我懒得跟你废话!“扭头就准备无视她。

    扶云路心下好笑,能把这位大小姐脾气的小娃娃气成这样,花芷蓉还真是个能耐人。

    扶云路活动活动筋骨,准备出场了。

    “哎呦喂!!”’花月夕‘一声响摔在地上,在那鬼哭狼嚎着。

    三人的视线全被引到她身上了,皆是一惊。

    花月夕边哭叫边偷偷打量着花芷蓉的表情,果真见她惊讶之余还有些恐惧。

    扶云路心下已有结论,看来花月夕的死跟花芷蓉脱不了干系。

    花月白心中也是一惊,这个傻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现在才知道回来?你跑哪野去了?”花复问率先反应过来,训斥花月夕。

    花月夕装疯卖傻,痴痴的抱怨到“我也不知道,到处都是草!!!好高好高的!!还有很多碑,一点都不好玩!!”

    花复问估摸着她是跑到了下元边界的荒地去了,只是凭她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材傻子,一个人能跑那么远?

    荒地离花家最起码也要两日的脚程,花月白也察觉有些不对,“谁带你去的?”

    花月夕看向花芷蓉。

    花芷蓉见她看着自己,眼神有些慌乱,下意识的就要躲闪。

    花复问和花月白顺着花月夕的目光也看向了花芷蓉。

    “我自己去的,是不是很厉害!”花月夕突然大声开口,吓得三人都是一跳。

    “你个傻子瞎叫什么啊!?”花月白骂到。

    花月夕撅了撅嘴,表示委屈。

    花芷蓉微微松了一口气,好脾气的劝道,“姐姐何必动怒,大姐是个’病人‘,要多担待些。”

    花月白没好气道,“什么病人?分明就是个傻子!”

    花复问却神色有些凝重,向花月夕问到,“那你怎么回来的?”

    她心神一动,随便扯了个借口,“有一个路过的好看哥哥送我回来的。”

    “他长什么样子?”花复问追问。

    “哎呀,反正就是好看。”花月夕瞎掰扯,“好像哥哥的领子上还有个流云一样的图案,好好看的,阿辰也想要!!”

    三人闻言都是一阵抽气,流云纹是襟江扶氏的标志,只有扶氏子弟才可能在领口绣上流云纹。

    送她回来的肯定是扶家的子弟。

    ”那他现在在哪呢?快快把他请过来,要好生答谢答谢。“花复问激动的说道。

    若是花家能跟扶家的人再扯上点关系就好了。

    花家祖上虽然跟扶家有过姻亲关系,但是花家是个小门小户,扶家当年可是四大家族之首,自然也没有能力成为扶家的隶属门派。不过花家当年依着裙带关系得利不少,确实也让其他家族眼红了许久。

    但是即使是姻亲关系,也都过了四百年了,扶家家主早都换了人,这层关系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语。

    扶家现在根本就看不上他们这个小门小户,不过也就是象征性的扶持下罢了。

    现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怎么能放过呢?

    ”大哥哥说他还有事要办,送完我就走了。还是飞着走的!!大哥哥会飞!!!“

    ”走了?“花复问有些失望。

    “爹爹阿辰困了,阿辰要回去睡觉了!”说完便脚下开溜跑了。

    算了,下次亲自登门拜谢好了,机会也还是有的。花复问想着别的事,倒是把要教训花月夕的事情给忘到脑后了。

    -

    花月夕确定花复问没有追来后就停下来了,随便喊住了一个下人就问自己屋子在哪。

    反正他现在的身份是傻子,也不怕别人怀疑。

    花月夕找到了自己的住处,跟花月白的待遇简直是天差地别。

    她住处偏远不说,屋子器具简陋,东西杂乱,什么破烂玩意都堆放在角落了。

    活像一个叫花子的窝。

    花月夕也只好就着这间屋子用了,改天想办法给自己弄间好一点的。

    花月夕刚刚准备坐下,就听见院中一声响。

    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