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老祖有令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拜见蒲男!
    “姑奶奶,是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屋外一人压低声音说到。

    是扶将离。

    “哟,乖侄孙你来了啊!没让人发现你吧?”

    “并未。”扶将离拿出一个包裹,“这里面有姑奶奶要求的空白符纸。“

    花月夕打开包裹,符纸挺多的呀。

    “还有银票和酒?不愧是我最看好的孩子,真是孝顺啊!”老祖说着就去摸摸他的头,却被扶将离侧身躲过,扑了个空。

    扶将离又拿出一个小瓶子,”这是丹药,以防姑奶奶受伤了。“

    ”嘿,这世间还有人能动得了你姑奶奶我吗?“老祖笑笑,不屑的摆了摆手。

    她讨厌丹药,也不需要丹药。

    ”还请姑奶奶收下,今昔非彼,不可同日而语。“扶将离弯腰作揖。

    ”好了好了,我收下便是,别动不动就见礼的。“花月夕拿过丹药。

    差点忘了还有一件事。

    ”花家的人或许过些时日会登门。我跟他们说是扶家的一个子弟路过顺便送我回来的。你们到时候就配合一下。“

    ”晚辈记下了。“

    “留下了陪姑奶奶喝酒吗?”老祖正试图带坏侄孙。

    “家规禁止扶氏子弟饮酒。”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得嘛!何必这么认真?”不要脸的老祖正‘循循善诱’。

    “晚辈告辞。”扶将离作了一揖便飞身不见。

    好嘛,完全带不歪......

    -

    花月夕回到屋里,收好符纸和银票,把酒藏在床下,没打算喝酒。

    末了,拿出丹药看了看,神色莫明,便把药瓶随手丢在了桌子上。

    药这种东西,用过一次就够了......

    微敛心神,便开始修炼。

    她内视过花月夕的丹田的,其实她底子并不差,如果她不是傻子,或许现在都学有所成了吧。

    ‘花月夕’凝神,便开始吐纳。

    九息服气。

    吐纳,察息。

    心念沉浮,在神识下生灭。

    此刻入定,心下变得清明了起来。

    扶云路少时天赋极高,像这种修炼的基础,几乎不用摸索就学会了。

    两世修炼,现在自然更轻松。

    花月夕接着服气。

    “噗!”花月夕喉中涌出一股鲜血,染的胸前一片猩红。

    一般初次修炼,都会排出身体内的浊物。

    但是一般人开始都是先出浊汗,吐浊气,多次服气以后才会出现呕吐、腹泻类的症状。

    也只有她这么激进,一开始就吐出於浊血气的。

    这并非坏事。

    她生前第一次修炼时就遇见过这样的情况,当时哥哥还以为她走火入魔了。

    没想到这次也一样。

    五感通透,六识清明,身体果然提升了不少。

    内视一下丹田,她现在达到明觉阶段了。

    达到明觉阶段的人,才算是正式入门修行了。

    花月夕趁热打铁,开始引气入体。

    这个阶段又叫筑基,百尺高楼平地起,筑基阶段就相当于打地基。

    所以即使她修炼神速,也未曾打算在这里加速。

    只有把各个筋脉打的通透了,在使用灵气的时候才不至于受阻涩,这点很重要。

    这点在制符上不太明显,但是在布阵上,就尤为明显了。

    一个阵法,若是布阵者在布阵时灵力受阻,结果就是阵法的灵气不匀甚至是缺失。

    若是御敌时出手慢了,恐怕连小命都有可能丢掉。

    神识引导真气自下丹田游走,逆督脉而上,沿任脉而下,经一个小周天抵达上下鹊桥。

    摸约过了两个时辰,任督二脉便已打通了。

    接着是大周天的引气。

    由丹田经会阴,再到百会穴,最后至涌泉穴,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大周天是在打通任督二脉的基础上打通其他筋脉的。

    花月夕看了看窗外,快要天光了。

    花月夕收气,十二经络基本上都打通了。

    其实这个因人而异。

    从前扶云路一开始打通的是奇经八脉,不过这个并无太大影响。

    现在她丹田里能聚集一些灵气,不过不能成型,只是灵气萦绕。

    等到时候化灵为体的时候便可以在丹田之处形成金丹了。

    说实话,现在这样还不错,一般情况下水平不容易被人看穿。

    因为,没有金丹......

    但是即使修炼出金丹了,也还是可以有办法隐藏实力的。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结丹一般会久一些,许多人到老才能结丹。

    结丹有一个重要的好处就是冻龄,所以世人往往都急于结丹。

    当然,她除外。

    上辈子她天赋异禀,孩童时期就能结丹了.......

    不过那时不想结丹的太早,便一边打基础,一边习制符,等长成少女模样才肯结丹。

    她伸了伸懒腰,虽然一宿没睡,但是精神更充沛。

    花月夕在院里打来一盆水,准备洗洗脸。

    却突然愣住,胸前还留有一片发紫的血迹。

    等下被人看到怎么解释?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反正她现在是傻子,怎么出现都不奇怪。

    稍微洗漱了一下便往前厅逛,准备给自己弄点吃的。

    -

    奇花异草,黛瓦红墙,花家倒也气派。

    花家虽是仙门小家,但在一众小虾米中,也算是排头了。

    不过跟扶家肯定没法比。

    花月夕正得瑟呢,就听见前方一阵吵闹声。

    “所以呢?你根本不打算娶我为妻是吗?”一个气急败坏的女人声音。

    花芷蓉?

    花月夕连忙躲藏起来,准备听墙角。

    没办法,老祖向来就是这么不道德。

    一个身着宝蓝色锦绸的男人从身后拥住她,“不是的,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这么多年了,我心里只有你。”

    花月夕一惊,差点就叫出声来。

    我的娘诶,花芷蓉居然喜欢他?

    这位样貌端正的公子正是大名鼎鼎的景千山。

    景千山是谁?

    傻子花月夕的未婚夫!

    他的大名鼎鼎,不是因为他武功有多厉害,其实他武功一般,在仙门同辈里也算不上翘楚。

    之所以有名,那完全是因为花月夕的傻子名声太过响亮。

    痴傻大小姐配上儒雅公子哥,这简直就是坊间话题的最佳笑料。

    其实花月夕长得很好看,这也是当初夺舍时选她的重要原因。

    不过因为痴傻,她总是邋里邋遢的,也没谁有心情看一个邋遢傻子的脸是丑陋还是绝美。

    她在成为’花月夕‘以前就听扶天青说过这位未婚夫,现在看来真是一个大麻烦。

    因为扶天青说过,花月白跟这位景公子情投意合。

    那现在这算什么?

    蒲男吗?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啧啧,当真风流啊!

    老祖真是自愧不如。

    突然有些恶俗趣味。

    “拜见蒲男!“

    两人俱被这突如其来的高声拜见吓了一跳,下意识就要分开。

    一看来人是傻子花月夕,纷纷松了一口气。

    ”是你?!“景千山用嫌恶的目光看着花月夕。

    ”蒲大哥,你可真是我辈楷模,居然把一个两个的都骗得服服帖帖的!在下佩服!”花月夕说的那是诚恳无比。

    蒲大哥...哦不,是景千山听得恼羞成怒,就要上来打她,“你个傻子瞎说什么啊!”

    花月夕本想假装就地摔倒,再哭喊着闹到前厅去。

    不想花芷蓉竟然一把拉住了景千山,“你又何必跟一个傻子计较呢?”

    有些意外,花芷蓉竟然会为她说话?

    景千山闻言目光渐柔,“你还是太过善良。“

    也对,她要维持她温柔贤惠的形象嘛。

    花月夕懒得再待在这个能瞬间腻死人的地方。

    迈着六亲不认的嚣张步伐就往前厅觅食去了。

    只是她没看见身后一道阴冷的目光,仿佛能将人洞穿。

    那目光不是景千山的,而是花芷蓉的......